伊格尔辞职,迪士尼新CEO在新冠危机之际掌舵

在伊格尔(Bob Iger)突然辞去迪士尼首席执行官一职后,迪士尼公司25日宣布,现年60岁、曾负责迪士尼主题公园和消费品业务的查佩克(Bob Chapek)将立即接手。此时正值迪士尼在华面临危机之际,查佩克面临的是更大的挑战——致命的冠状病毒疫情迫使迪士尼暂时关闭了上海和香港的主题公园,同时中国大陆各地的电影院仍处于关闭状态,这增加了电影在中国推迟上映的可能性。此外,由于伊格尔这位传媒界大佬的表现过于出众,查佩克未来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伊格尔领导迪士尼扩张版图

在25日的一份声明中,伊格尔表示,现在是开始将公司控制权交给新领导人的“最佳时机”。伊格尔被许多人视为好莱坞最有权势的人,自2005年以来一直担任迪士尼首席执行官。此前,伊格尔曾多次推迟退休。

伊格尔在一次电话会议上表示:“就在最近12个月,这家公司变得更大、更复杂了。”“我觉得,随着资产基础的建立和我们战略的部署,我应该把尽可能多的时间花在我们业务的创意方面。”他补充称,他继续担任执行董事长,以指导“创造性的努力”,这也将使公司的转变变得更加容易。

伊格尔在迪士尼的这几年策划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交易,首先通过收购皮克斯,扩大了公司的动画足迹。然后,他着手整合了业界最强大的两个品牌,分别斥资40亿美元收购了漫威和《星球大战》的品牌持有者卢卡斯影业。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部分组合在一起的方式让它们看起来就像是理所应当——为迪士尼的商业开发计划提供资金,为其主题公园提供游乐设施,并为一系列数十亿美元的全球票房大片提供动力。但这种确定性在当时并不总能得到认可,包括那些质疑迪士尼是否为这些项目支付了过高价格的人。

伊格尔还以710亿美元的价格与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敲定了一项收购福克斯大部分娱乐资产的协议,其中包括福克斯的电影工作室和国家地理等有线电视网。

除了将《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等系列电影、詹姆斯·卡梅隆(James Cameron)的《阿凡达》(Avatar)系列电影、漫威(Marvel)旗下的《神奇四侠》(Fantastic Four)和《X战警》(X-Men)等漫威大片纳入迪士尼的范畴之外,迪士尼的巨大成就还成为该公司借助Disney+向流媒体领域扩张的关键基石,此举将公司带入与Netflix的直接竞争,所以也有人称Disney+为Iger+。

更无形的是,伊格尔流畅的举止和亲切的态度使他成为了公司强有力的公众代表。在公司的形成过程中,迪士尼的名字一直与创始人沃尔特·迪士尼(Walt Disney)联系在一起。“迪士尼”品牌总是承载着超乎寻常的期望,这要归功于它与家庭娱乐的联系,这种联系代代相传。

现年69岁的伊格尔已经组建了一个庞大的“兵工厂”,因此有理由认为,迪士尼的成功将取决于如何管理这些令人羡慕的资产,至少在短期内是这样,而不会有太大的扩张压力。

迪士尼董事会成员苏珊·阿诺德(Susan Arnold)表示,在伊格尔的任期内,该公司的市值增长了5倍。该公司目前的市值约为2300亿美元。

新人查佩克

伊格尔宣布辞职的时机,以及给继任者留下这么多时间过渡的安排,都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一方面,伊格尔最初升任迪士尼首席执行官也让人摸不着头脑:2005年,当伊格尔从传奇的时任首席执行官迈克尔 艾斯纳(Michael Eisner)手中接过帅位时,人们普遍认为,从气象员转行的伊格尔没有足够的创造力来驾驭迪士尼。但至少从公司的角度来看,伊格尔的表现还算不错。

另一方面,新人查佩克在迪士尼之外的知名度非常低,但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伊格尔的潜在继任者。查佩克过去5年一直负责公园业务,这是迪士尼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此之前,他负责消费品业务,还负责过迪士尼的电影发行业务。

但在25日的电话会议上,伊格尔表示,迪士尼董事会“很久以前就认定查佩克是(他的)可能继任者,查佩克也曾在一段时间里负责董事会的紧急事务”。

阿诺德说:“他(查佩克)对公司的广度和深度有着深刻的理解,他也很欣赏迪士尼与消费者之间的特殊联系,这让他成为了最佳人选。”尽管如此,消息公布后,该公司股价在盘后交易中下跌了2%。

但是,迪士尼的一系列举动都在试图告诉华尔街——以及关心世界上最重要的媒体公司之一的管理层的消费者——他们不应该认为迪士尼会有很大的改变。如果你喜欢迪士尼的漫威、星球大战和皮克斯的电影,你将在未来的几年里继续享受这些,如果你喜欢迪士尼+和迪士尼的其他流媒体服务,比如Hulu,你也不会失去他们。

面临疫情影响危机

目前,这位新CEO面临的第一个重大挑战是冠状病毒危机。此前,迪士尼股东迎来了重要的一年,2019年该公司股价上涨了32%,这是自2013年以来的最佳表现,这得益于其新开展的迪士尼+视频流媒体服务的成功推出。但由于该公司在流媒体业务中面临日益激烈的竞争,以及冠状病毒对公园和电影前景的影响,其股价今年以来已经下跌了11%。

虽然病例在中国境外激增,但迄今为止对迪士尼影响最大的还是这个亚洲国家——中国是这家娱乐巨头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香港和上海的迪士尼主题公园自1月底以来一直关闭,该公司本月早些时候说,关闭将使本季度的收入减少约1.75亿美元。

但查佩克25日在接受彭博社电视采访时对从疫情造成的损害中恢复感到乐观。他说:“当你有一个像我们一样强大的品牌,拥有巨大的特许经营权和内在的消费者需求时,我们知道,当我们能够重新开业时,我们会比以往更好、更强大地回来。”

根据上海和香港公园的网站,截至2月26日,上海和香港公园重新开放的日期尚未公布。上海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Guosen Securities Co.)的媒体分析师张衡说,“由于我们不知道迪士尼乐园何时重新开放,因此很难了解关闭对迪士尼乐园的影响”。“疫情的爆发无疑给迪士尼在中国的线下业务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