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极端应对措施将拖垮全球经济,还可能把特朗普拉下马

病毒的传播及影响范围越大,那么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赢得总统大选的机会就越大。

文 | 《巴伦》撰稿人卡尔顿·英格利希、尼古拉斯·贾辛斯基

编辑 | 郭力群

一旦消费者开始减少支出,很难想象美国经济怎样才能避开衰退。如果这类最糟糕的情况发生,那么在11月总统大选临近之际,桑德斯倡导的“平民主义”可能会在选民中获得更大的吸引力。

在投资者研究分析各国当局每天发布的新冠肺炎病例数据之际,周三(2月26日)美股延续了近日的震荡走势。标准普尔500指数再次收跌,也是该指数连续五个交易日出现下跌。与此同时,分析人士已经开始研究这次可能会发展为全球性流行病的疫情在长期内可能造成的影响。

应对措施比疫情冲击更大

政府为遏制病毒采取的极端应对措施虽然有效,但会造成恐慌的蔓延,导致全球经济衰退和股市进入熊市的风险加大。

投资咨询公司Yardeni Research总裁、首席投资策略师埃德·亚德尼(Ed Yardeni)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及其引发的恐慌增加了经济衰退和股市进入熊市的风险。

虽然亚德尼对政府为防止病毒传播所做的努力表示支持,但他同时也指出,这些措施“引发的恐慌可能比病毒影响更严重”。他认为,新冠病毒对全球卫生系统和全球经济的影响并不比2003年的SARS和2012年的MERS疫情更严重。

亚德尼在研报中写道,政府为遏制病毒采取的极端应对措施虽然有效,但会造成恐慌的蔓延,导致全球经济衰退和股市进入熊市的风险加大。”

此前亚德尼曾观察到牛市期间股市出现的65次恐慌,他认为这次疫情导致的恐慌可能会成为第66次。

包括苹果(Apple, AAPL)、宝洁(Procter & Gamble, PG)和安德玛(Under Armour, UAA)在内的几家公司已经警告称,预计疫情会给它们的业绩造成不利影响。由于部分地区采取了隔离措施,人们不得不远离商店、剧院和酒店,而其他地区的人们可能会选择远离所有公共场所。

虽然亚德尼没有忽视新冠病毒造成的感染和死亡病例,但他指出,今年死于流感的人数更多,而且据报道超过80%新冠肺炎病例是属于比较轻微的。

亚德尼写道,“虽然我们不是病毒学家,但我们认为有两个乐观的结果:虽然疫情进一步扩散,但大多数病例是轻微的,我们学会了在这种威胁中生存;在气温逐渐回升的季节,公共卫生机构的努力和人们减少聚集最终会令病毒消失。

疫情可能影响特朗普连任

Stifel机构股票策略主管巴里·班尼斯特(Barry Bannister)提出了这样一个新观点:病毒的传播及影响范围越大,那么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赢得总统大选的机会就越大。

班尼斯特在研报中写道,“市场对2020年衰退风险的反应由于政治风险而变得更加复杂,因为如果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最终是特朗普和桑德斯的对决,那么在美国经济已经有可能出现衰退的背景下,如果桑德斯获胜,他所推行的政策可能会在更长时间内对长期资本造成不利影响。”

班尼斯特指出,现在判断新冠病毒会逐渐消失还是会演变成全球性流行病还为时尚早。与此同时,和疫情相关的不确定性也令人担忧。标准普尔500指数周三(26日)再次收跌,该指数已经连续五个交易日出现下跌。

工业或能源等周期性行业公司受到的影响尤为明显。工厂停产、供应链中断和取消出行都是这类公司面临的负面因素,其中也包括美国的公司。苹果(Apple, AAPL)、万事达卡(Mastercard, MA)和美国联合航空(United Airlines Holdings, UAL)在内的几家大公司已经发出预警称,受疫情影响,可能无法实现之前公布的业绩预期。企业盈利能力将受到冲击,但整体经济在一到两个季度内尚可承受疫情带来的冲击。

美国疾控中心(CDC)周二(25日)称,现在的问题不再是疫情是否会在美国蔓延,而是这种情况什么时候会发生。如果疫情迫使美国采取关闭购物区域或取消公共活动等措施来限制病毒传播,进而给经济造成干扰,那么一旦消费者开始减少支出,很难想象美国经济怎样才能避开衰退。

有鉴于此,短期内班尼斯特看好消费必需品和公用事业等防御型股票。无论经济是上升还是下滑,亦或是不愠不火,人们仍然需要买电和卫生纸这些东西度日。

班尼斯特说,如果经济陷入衰退、失业率大幅上升这类最糟糕的情况发生,那么在11月总统大选临近之际,桑德斯倡导的“平民主义”可能会在选民中获得更大的吸引力。如果桑德斯赢得大选,任职期间在不增加税收的情况下大幅增加联邦支出的话,那么采取措施应对经济衰退的美联储(Fed)可能会受到影响。

班尼斯特写道,“桑德斯的政策立场可能会赢得选民的心(以及对美联储的控制),但有一个风险是,桑德斯所支持的现代货币理论将迫使美联储将债务货币化,这会侵蚀美联储的独立性、削弱美元。

对于大宗商品来说,美元走软将构成利好,因为大宗商品在全球市场上通常以美元计价。

财政和货币政策刺激造成通货膨胀率上升,短期现金流增加,和成长股相比这对价值股更有利,因为成长股未来几年才能实现大部分预期现金流,折算到现在的话,由于通胀率上升,这些现金流放到现在已经贬值了。

财政和货币刺激相结合可能会迅速推动股市再度攀升。

班尼斯特写道,“往好的方面想,对经济衰退的担忧可以促使货币刺激措施的出台(美国可能会这样做)以及货币和财政刺激措施一起出台(美国以外国家可能会这样做,一些国家已经着手),股市今年因此可能出现V型逆转。”

这是班尼斯特的想法。目前没人能准确预测疫情将如何发展,但分析人士显然已经对疫情可能带来的后果有着各种各样的设想。

翻译 | 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