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亏200亿,中国人再不复工,这些老外要急眼了

来源:大猫财经(ID:caimao_shuangquan)

作者:猫哥已获得转载授权

这个不平凡的春天,世界工厂中国差不多停摆了,怎么安全复工?怎么保证经济增速?不光我们着急,很多海外公司比我们还着急,扳着手指数日子盼望我们复工。

因为,再不复工,大家都要停产或者破产了。全球化分工精细,供应链断供,在这场疫情中格外显眼。

01

身为疫情中心的湖北省,是低调的“汽车大省”。

光是武汉,就已经聚集了东风乘用车、东风本田、神龙汽车、东风雷诺、上汽通用五大整车企业、工厂。

在上市公司里,有三家汽车行业的公司属地为湖北——东风汽车、骆驼股份、襄阳轴承。

●东风汽车大家很熟,而另外两家也都是汽车行业内举足轻重的汽车零部件厂商。

●骆驼股份此前被指定为马来西亚宝腾Proton X70电池的供应商。

●而襄阳轴承则可生产12类型2000多个品种的公制轴承和英制圆锥轴承,年生产能力超过7000万套,是国内最大的汽车轴承厂家,客户包括欧美和东南亚等地区企业。

2月初的时候襄阳轴承、骆驼股份发的公告都是“初步定于2月14日复工”。然而,根据最近的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显示,湖北省内各类企业先按不早于3月10日24时前复工。

还有大量的汽车产业链企业没有上市,让零配件供应乏力。

仅武汉市,就有600余家大型车企和零部件公司;十堰市有规模以上汽车零部件企业600多家,资产总额超过1000亿元,从业人员20万人;襄阳市从事汽车及零部件生产制造的企业达到500多家,其中过亿元企业200多家,过100亿元的企业有4家。

现在,这些工厂通通趴窝,海对面的汽车公司们突然就懵圈了:

●韩国现代计划暂停韩国本土生产的Palisade SUV车型,因为两家关键供应商线束零部件短缺。同一时间,韩国双龙汽车也表示,鉴于零部件供应中断,将关闭位于韩国平泽的工厂。

●菲亚特克莱斯勒也发出了 “停产预警”。菲亚特克莱斯勒首席执行官麦明凯表示,如零部件生产和运输中断情况进一步恶化,该公司一家欧洲装配工厂可能在2-4周内被迫停产。

●日本的汽车厂商也很郁闷,丰田、本田、日产等车企都在武汉装配整车,还采购浙江江苏湖北的零部件。丰田公开说目前有部分从中国进口的品类无法实现替代生产。

●通用汽车也危险了,美工会联合会警告称,如果中国继续停工,通用至少有三家工厂将面临停产。

●印度整车厂塔塔汽车也表示,中国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会阻碍捷豹路虎的生产,可能影响捷豹路虎2020财年约3%的利润预期。

“零库存”,一直是汽车厂商追求的目标,遇到黑天鹅统统抓瞎,现在停工一天,给汽车行业带来的损失大概200亿,现在湖北省复工没戏,广东和江浙沪地区都小心翼翼,全球汽车行业都盯着中国,都挺煎熬的。

02

除了汽车,全球的手机出货也被这次疫情耽误了。

不管是国内的各大手机品牌还是三星苹果,无一幸免。

单武汉就有给苹果供货的富士康园区,华为武汉研究所(主导笔记本项目),小米武汉总部,联想、大疆等终端企业的相关产品生产线。

《财富》杂志刊文称:“几乎所有的重要的消费电子产品,都在中国制造”。这话一点也没有夸张。

电子行业中属于武汉的上市公司有13家之多,还没算上其他省或者外国的企业来武汉设的分厂。

同样没法复工的河南紧邻湖北,也是全球电子产业链,尤其光电、组装中的重要区域。

全球90%的iPhone都出自郑州富士康工厂,但目前富士康只有约10%的工人复工。目前富士康预计,到2月结束时,复工比例只能恢复到50%。

另外,在广东和浙江,也有iPhone 组装商富士康、和硕、三星和LG的工厂和供应商,他们的全面复工还遥遥无期。

现在看,苹果今年的新产品生产、交付都可能延迟,最后影响到销售。

除了手机本身的零部件之外,AirPods的三大主要制造商立讯精密、歌尔股份和英业达都是中国的,现在的状态也是大范围停工。现在AirPods库存少又不能复工,而苹果收到2020年上半年的订单有4500万套,很可能无法准时交货。

03

湖北还是中国乃至全球的面板产能基地,在武汉市就聚集了京东方、TCL科技、深天马三家头部面板企业的五条产线,既有针对TV市场的大尺寸产线,也有针对平板、手机等市场的中小尺寸产线;既有LCD产线,也有柔性OLED产线。

手机、pad、电脑、电视机、行车记录仪、ATM机等等,所有的显示屏都离不开这些面板供应商。

电视面板中的前五,京东方、LGD(韩)、三星(韩)、华星、群创,有三家都在中国。

中国的面板生产能力2018年追上了韩国,逼得三星和LG停止了新增扩产计划,市场份额不低,受影响的公司很多。

日本电子游戏公司任天堂就说,预计疫情将对其在中国的生产和运输造成“不可避免的”延迟,受影响的商品包括Switch游戏主机、控制器Joy-Con和近来新推出的游戏《健身环大冒险》外设,现在健身环由于缺货已经开始大幅涨价,比炒鞋还疯狂,半个月价格涨了三四倍。

04

除了汽车手机电视屏幕,还有一个高科技的产业非常低调——光通信。

这个行业似乎大家都没接触过,可是我们的全部网络设施,现在大力发展的5G通信,都要依赖这个光通信!

位于本次疫情爆发地的武汉光谷是我国光通信产业的聚集地,拥有包括华为、中兴、烽火、光迅、华工科技、长飞等光通信产业链的重要公司和工厂。

通信行业的上市公司当中几个大厂都在湖北省:

像长飞光纤在光纤及光纤预制棒三大领域的主营业务世界排名是第一,烽火通信的光缆生产在国内是第二,光迅科技在全球光器件厂商中排名第五。

国内的其他光通信设备、光模块、光器件、光纤光缆的整体制造产能分布在深圳、东莞、苏州等,要全面复工复产也还得等。

目前光通信下游厂商还没有像汽车厂一样停产,在全面使用库存材料,但是只够1-2个月,预计三月份就会面临告急。

05

普通商品断货还不至于太着急,但生病就着急了。现在全球的医药公司,也在指着中国的原料药供应。

美国人常用的降压药、治疗阿尔兹海默和帕金森的药物等药品的制药成分大多来自中国,胰岛素、抗抑郁药、血液稀释剂等都直接或间接依赖于中国供应链。美国商务部的数据说,美国97%的抗生素也产自中国。

可以说国内的原料药和成品药供应了全球。

猫哥来举个例子吧,有一种原料药叫硫氰酸红霉素,用来制作各种阿奇霉素、红霉素、琥乙红霉素、罗红霉素等等抗生素。这个原料药的全球需求量总共9000吨,湖北的科伦药业每年就生产3000吨,占了全球的三分之一,关键另外两家厂商,宁夏启元和宜都东阳光,也各有3000吨,这三家公司,就把这个抗生素原料药的全球需求解决了。

美国急了,欧洲也急。

德媒《明镜》近日刊登题为《新冠病毒可能危及德国药品供应》的文章,指出中国是德国药厂制药原料的重要来源国。德国联邦药品和医疗器械研究所(BfArM)的一项调查结果表明,有19种药物的原料来自疫情中心武汉市的一家活性成分生产商,17种原料面临供应紧张。

现在虽然还没收到疫情导致的供应短缺,但是休假隔离物流中断等事件可能导致德国的药企未来遭遇断供。

德国曾经自称“世界药房”,但如今,制造药品基本原料的工厂大部分都位于中国或印度。这些原料是制造降压药、止痛药、抗生素、强心药、抗抑郁药、化疗药和麻醉药等成品药不可缺少的材料。

英国《金融时报》也有报道,在抗生素、糖尿病药物、止痛药和治疗HIV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全球供应链中,中国是关键药物成分的生产者,这次疫情可能会影响全球的药品供应。

现在维生素已经出现了短缺,节后欧洲维生素E报价6.5至8欧元/公斤,贸易商出口报价涨至7至8美元/公斤,较节前上涨30%;维生素D3欧洲市场报价涨至9至11.5欧元/公斤;维生素A市场报价涨至64至67欧元/公斤。

上市公司新和成,维生素A产能全球第一,花园生物的维生素D3在全球市场中占了30%,金达威的辅酶Q10市占在全球排第一名,维生素A排第六、维生素D3排第二,兄弟科技是维生素K3市占全球最高的厂商,广济药业在维生素B2领域也是全球最主要的厂商之一。

现在统统受影响。

06

除了汽车、手机、电视屏幕、光缆、医药之外,还有很多制造业的细分领域,机械零部件等都依赖中国厂商,比如这两天在自家公司门口敲钟上市的双飞股份:

他家的轴承不只是可以双飞,而且可以不放润滑油,也不用担心磨损,主要是出口的,销往美国、日本、意大利、奥地利、德国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给MISUMI(原三住商事株式会社)、CCVISPA(意大利)、FULLCO(美国)等多家大公司供货。

抛开制造业上游的零部件和材料,末端的玩具、衣服、箱包鞋、小商品等品类的全球市场份额中,都是中国占比最高。外国的厂商在等零部件,消费者也在经历商品涨价的煎熬。

因为疫情,北美冰球职业联盟(NHL)的球棍生产正面临严重短缺。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称,冰球运动员使用的球杆中,约75%来自中国工厂。疫情时期,贸易暂停使联盟从一月开始就没有收到新的球棍,联盟已经考虑调用备用库存。

而美国《财富》杂志网站,在2月15日报道公布了一封泄露的邮件,内容是亚马逊正在从中国抢购货物,囤积库存,应对疫情风险。

希望疫情快快过去,春暖花开,大家都能回公司上班,全世界都指着我们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