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遭大额弃购,盲目“恐高”不可取

作者:陶丹

短期震荡之后,A股重回强势,科技股更是成为领头羊,但就在这样的氛围中,却出现了科创板新股石头科技被大额弃购的消息,涉及金额超过1500万元,弃购金额之大为近年来新股发行所罕见,更一举打破科创板成立以来的纪录。从中折射出A股相当部分投资者的投资行为并不理性,以价格论高低的“恐高症”仍有市场。

从理性投资的角度来看,既然参与申购新股,主观上就希望能够打中,中签者欢天喜地等待上市之后获利抛出是很自然合理的行为。如果一开始就不看好新股本身的基本面,或者认为价格存在泡沫,那么作壁上观不参与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对这些中了签又弃购的投资者来说,“前恭后倨”的表现只能说明当初的申购存在冲动、有相当程度的盲目性。毕竟0.04%出头的中签率,每一位中签者也只有500股的认购资格,涉及金额不到14万元,对真正符合科创板开通资格、账户资产在50万元以上的合格投资者来说,并不是高不可攀的事情。同时,这家公司在发行前后的基本面并没有发生巨大变化,也没有影响公司的负面消息出现,并不至于让投资者在申购到缴款短短几天之内,做出中签弃购的决定。(了解证券市场新动向,关注vx:hzkxmt)

从单一投资者个体来说,有两种可能性会导致弃购新股。一是中签当天账上没有足额的资金可以缴款,但如果认购意愿强烈的话,可以变卖账上其它股票,或从其它渠道筹资来实现。如果当初真有50万元账户资产可以开通科创板资格的话,筹集不到14万元资金用于缴款应该难度不大,因为资金不足而放弃缴款很有可能是此前开通科创板只是短期资金挪移“冲一把”,并不见得真正有50万元长期资金可以投资。第二种可能是有“恐高症”,打新的时候“一键申购”,并没有太认真关注上市公司的情况,甚至连发行价及中签之后需要缴款的金额都未必有足够的了解,等到真正中签之后却担心发行价太高存在破发风险,因此主动放弃缴款。笔者认为,出现这么大规模的弃购,更有可能是第二种情况,因为和石头科技当天同时发行的另外两家科创板新股,弃购数量并不多。对这类投资者来说,“恐高症”冲走了中签“幸运儿”的喜悦,进而做出弃购的决定,并不是理性的投资行为。

200多元的发行价到底高不高?从绝对价格来看当然高。但名义价格的高低,并不一定和内在投资价值成反比,在美股数百美元一股的公司并不少见,巴菲特的投资旗舰伯克希尔公司更有价格数十万美元的股票存在,和这些公司相比,200多元人民币的发行价谈不上太高。而A股市场本身,近年来也有许多绩优股在高价区屡创新高,贵州茅台、长春高新等就是典型的代表。相反,低价股中却充斥着被边缘化的绩差股,去年甚至有多家触发“面值退市”机制而黯然走人。因此,单看200多元的发行价就一刀切否定公司的投资价值,既不公平也不理性。

此前有券商研报显示,网上弃购占比与获配所需资金呈显著相关性,当网上获配资金高于2万元时,网上弃购占比均值提升至0.43%,说明弃购和“恐高症”确实有相当程度的正相关。尽管弃购并不会对投资者造成实质性的损害,但一旦在12个月内3次中签没有缴款,将会被停止半年的打新资格,这点也是弃购者需要高度关注的。

对于本次弃购的主角石头科技来说,发行市盈率不到60倍,在科创板和科技股中并不算高得离谱,单纯因为绝对价格高而放弃缴款,也存在不理性的成分。本周五该股上市首日最高价超过500元,为每位中签的投资者创造超过10万元的获利机会,放弃缴款的投资者恐怕现在都后悔不迭。

战胜盲目的“恐高症”,投资者除了加强对基本面的研究,提前做好资金安排规划之外,监管部门和券商也不妨针对发行机制做一些改进。比如,一些券商针对打新中签的账户,会自动冻结账上资金的相应额度,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缴款当天因为买入股票或转出资金而导致无法缴款的情形,值得所有券商推广甚至强制实施。而监管部门也不妨适当下修单一中签者的申购数量,将其与发行价格挂钩,比如发行价在100元以上的允许上市公司将每签500股下修到100股,这样一来可以大大降低投资者的缴款门槛,减少大额弃购现象的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