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有道巨亏6亿:在线大班课,只在“赚吆喝”?

美东时间2月26日,网易有道公布了一份巨亏6亿的报表,与跟谁学3.0亿的巨额盈利,恰成鲜明对照。2019财年,网易有道录得净收入13亿元,同比增长78%;运营亏损6.1亿元,与2018财年的亏损2.2亿元相比放大三倍。

撰文 | 木木

同为在线大班课,同为主打“名师”,跟谁学与网易有道,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一个暴火,一个寒冰,正为现象级的存在。

- 01-

巨亏6亿元,在线大班课亏本赚吆喝

美东时间2月26日,网易有道公布了一份巨亏6亿的报表,与跟谁学3.0亿的巨额盈利,恰成鲜明对照

2019财年,网易有道录得净收入13亿元,同比增长78%;运营亏损6.1亿元,与2018财年的亏损2.2亿元相比放大三倍。

第四季度(截止12月31日),网易有道实现净收入4.1亿元,同比增长78%,运营亏损则由2018财年的5000万元,放大至2.0亿元。

网易有道的主营业务由在线课程、智能学习产品两部份组成,占比总营收八成。2019财年第四季,在线课程实现3.5亿元营收,同比增长200%以上。其中,K12付费学生人数16万人,同比增长近400%;生均付费则由上年同期的607元,上升至1088元。强势学科的分布:学科板块的初中语文、初高中物理,素质教育板块的少儿编程,增长迅猛。

网易有道营收情况

与跟谁学相比,网易有道多了一块智能学习产品的板块。2019年8月,有道词典笔2.0发布之后,网易有道顺势展开大规模线下渠道拓展,省级渠道一下子拓展了3个,终于在第四季录得400%的增长。这个例子表明,至少对硬件而言,线下分销渠道仍旧必不可少。

- 02-

对照跟谁学,有道一再扔下亏损“炸弹”

纵观网易有道的财报,最大的亮点,在线课程营收大增200%+;最大的槽点,营收13亿元,却亏损6亿元——基本上,亏掉一元,才能换取2元的进账,可谓惨烈。另一个“隐性”的看点在于——

网易有道则只能保持两位数的增长,一再扔下巨亏的“炸弹”。上市之际的2018财年,网易有道的营业亏损率甚至高达30%,可谓“滴血”上市。

要知道,与跟谁学相比,网易有道作为网易的单飞子公司,更为“互联网化”,创始人兼CEO周枫更是业内公认的技术大咖。除了“网易”这一尽人皆知的互联网品牌,网易有道平台上的活跃用户高达1.1亿,并以同比增长12%的速度保持增长......实力雄厚的流量池,让后起之秀跟谁学难以望其项背。

网易有道业务构成

同一模式,产品雷同,为何跟谁学“暴发”、网易有道巨亏,冰火两重天?一方面,更加深了有心人对于跟谁学报表的质疑,另一方面也暴露出网易有道自身的问题。对于互联网产品而言,专注、聚焦,正为题中之意,贪大求全的网易有道却走在了互联网趋势、风向的反面。

- 03-

贪大求全,网易有道站在“专注”的反面

正如传习邦所剖析,由一款一炮而红的学习类工具应用(有道词典),过渡为一个学习类社区,最后切入学习服务+产品的电商,不啻为聪明的Idea。

创业12年,网易有道两大基因,一为互联网工具应用,一为互联网社区流量运营,至于智能硬件、在线教育,无非是流量平台上刻意“嫁接”的套现手段。一个庞大的在线学习社区,定义于广义的“学习”,却不能通过工具、内容走向的聚焦集中在某一细分板块发力,埋下了网易有道“大而不当”的祸根。

智能硬件、在线教育,一为硬件,一为服务,遵循各自不同的规律,流量虽有交集,却难以形成真正的闭环。两线驳火,摊薄了有道的流量,分散了有道的资源、精力,倒不如跟谁学来得干脆:什么流量资源也没有,索性聚焦于K12板块,专注于在线大班课一阵猛打,庶几可以有所斩获.....

反观网易有道,同一个流量池,一手硬件,一手课程,一个也不能少,却一个也无法真正走进行业的纵深。在线教育的板块,网易有道同样也是不够聚焦,凡有“名师”,必然合作,逐渐变成一个囊括在线少儿编程、在线成人英语、K12学科教育,甚至大学四级、考研在内的“大杂烩”。

众所周知,互联网时代,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偏执”、专注是一个互联网企业得以生存、壮大的根本。网易有道也有其“偏执”——偏执于流量。骨子里“流量万能”的认知,当然与“教育”只能是槅门相望,尚未入门。

- 04-

投放一元换2元收入,流量平台不起作用?

以“一家在线教育公司”——而非“一家流量型互联网公司”——的标准来衡量,不够专注、不够聚焦的网易有道实际交出了一份惨淡的年报、季报。一个鲜明的指标是,2019财年的营收增长78%,同期的销售+营销费用却增长了三倍,由2018财年的2.1亿元,暴增至6.2亿元。

第四季度,网易有道的运营支出到达3.3亿元,仅录得4.1亿元收入。同样,这一数值也比上年同期的1.2亿元飙升近三倍。

同样,第四季的销售和营销费用高达2亿元,为上年同期5400万元的四倍。

惨淡的数据表明,网易有道的增长全靠投放,并且每投放一元才有2元的收入。对于“来之不易”的营收,自带的巨大流量池似乎并未其作用?

网易有道的“散焦”,与跟谁学的“聚焦”,打法、套路完全不同。至少从报表上可以看出,即使“名师”在手,即使疫情期间一而再、再而三的“公益”流量收割炉火纯青,网易有道由一个庞大流量平台彻底转型为一家主打在线大班课的“教育”公司,仍有漫长的道路可走。

“教育”是教育,“流量”是流量,二者只能得一。对于网易有道CEO周枫而言,必定是一番痛苦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