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认识长沙小众的一面

长沙是湖南省省会、首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人文荟萃、物华天宝,可以介绍的东西非常多;抗疫蜗居的日子,带你认识长沙小众的一面,品味星城味道,我们相信疫情终将过去、旅游定会复苏!

01潮宗街:湘雅起源地

千百年来潮宗街商贾云集、名流荟萃,明清时期已相当繁华,是迄今长沙市仅存的3条千年麻石大街之一,街区文化底蕴厚重。目前保留有14处市级文保单位,如:时务学堂,金九故居,潮宗街教堂等等。

阳光温暖和煦、映照在楠木厅的画卷上,吸引着行人停下脚步,推开嘎吱作响的大门,穿越古今一探究竟

九如里的里门是长沙古城内保存得最好的里门,高6米,宽2.5米,用机制红砖砌成,顶部呈山字型,中嵌汉白玉石碑,“九如里”三字系书法家黎泽泰所书。

建于1919年的潮宗街教堂,是长沙老城区内现存六座近代教堂中唯一完全由国人兴办的教堂

庚子年春,楚地大疫,湖南立即从湘雅系抽调千余精锐医护人员,驰援湖北;有“南湘雅、北协和”之称的湘雅医院就起源于此。

如果说,在中国近代史上,论起明朝的理学兴盛,人们一定会讲到长沙的岳麓书院和城南书院。那么,在中国的现代史上,讲起现代医学的兴起与发展,人们绝不会忘记中美合办的湘雅医学专门学校。

1914年底,中国现代史上第一所中美合作创办的高等医学教育机构—湘雅医学专门学校就开办在潮宗街南宗衡以南的一栋公馆里,这栋公馆,湖南政府于1914年8月拨给湘雅

11月5日,湘雅医学会正式接受,并请来泥木工匠进行了修理

12月8日举行了首期医预科的开学仪式

这栋公馆,有两百多间房子,与西南方宋代著名的伍能书院隔江相望;同城,与明代理学大师朱熹、张栻讲学的地点城南书院南北面居。

与此同时,湖南巡按使公署核准湘雅医学专门学校开办费5,000银元,每年的津贴费25000银元,新校舍的建设费156,000银元分年拨付。

除医学专门学校外,还有一所医院、一所护士学校,三位一体统一冠以“湘雅”之名。

首期医预科班开学这天,湖南巡按使公署主管教育的官员,湘雅医学专门学校首任校长颜福庆博士,首任教务长胡美博士,湖南育群学会与美国耶鲁大学校友会—雅礼协会的代表,以及该院的师生员工等,出席开学典礼。益邦供稿

02北正街:结缘韩国的美食街

北正街,古时北城门(湘春门)所正对着的街,号称“城北第一街”,是长沙最古老的美食街,南起中山路,北至湘春路,至今依然繁华。

当年的北正街可谓家家都是老字号,户户都是小业主。北正街的街史就是长沙商业老字号沿革的历史。当年美西司电影院、北协盛药号、百花村南货店、同利长南货店、吴济南药号、吴恒泰酱园、挹爽楼饭店、湘华斋茶馆、群艺剧院等名老字号名名噪一时

作为潮宗街历史文化街区重要板块,北正街有机更新已改造完工,按规划将打造成老字号美食街,吸引了马复胜、玉楼东、双燕楼等一大批百年老字号入驻

从北正街往里走可以直通潮宗街历史文化街区多个景点,楠木厅、金九活动旧址、九如里公馆、潮宗街教堂、时务学堂旧址、文化书社旧址等等,行走在老街旧巷之中,遇见老长沙人的自在生活,感受穿越时空的历史与文化。

青瓦砖墙都在述说着在这栋建筑背后的历史,金九活动旧址的主人金九,本名金昌洙,号白凡,韩国民族独立运动领袖,韩国临时政府主席,是韩国历史上的传奇人物,被誉为“韩国国父”。

1910年,朝鲜半岛沦为日本殖民地。1919年,韩国爆发“三一运动”,要求民族解放与独立,但遭到镇压,金九等大批韩国独立志士流亡至中国,并在上海成立了“临时政府”。

1937年11月全面抗战爆发,金九与“临时政府”百余名成员迁至长沙,临时政府设址在西园北里,金九住楠木厅6号,这里还是原朝鲜革命党总部所在地。1937至1938年,金九与朝鲜革命党、韩国独立党、韩国国民党三党组成的临时政府迁于此,从事抗日和国家独立运动,此举得到了湖南省政府的热情帮助和无私支持。

许许多多的韩国人来到楠木厅6号寻访国父足迹,瞻仰大韩民国留在中国长沙的历史。有一位韩国游客来到楠木厅6号的金九故址曾说“我们的国父金九先生曾在这里遭奸细枪击,是长沙的乡亲把他送到湘雅医院救治才活下来的。”

楠木厅6号这栋建筑建于20世纪30年代,坐北朝南,呈不规则三合院布局,总占地面积约225平方米。主体为两层,东北角为三层,砖木结构,小青瓦坡屋顶,青砖外墙,石库大门朝西,院内有前后两个天井,房间门墙均用木板间隔,木楼梯、木地板,原有房间18间,现存房间13间。二层设木地板外走廊,一层客厅里有防空洞。

1938年文夕大火中,建筑遭焚毁,仅东侧主体部分基本保留完好,2009年修缮。乐缘供稿

03百果园:闹市中的桃花源

五一广场和黄兴路步行街是长沙的商业中心,来过长沙的朋友们无不在这两个地方打过卡,或挤在拥挤的人群中拍照,或排在长长的队伍后等待美食,或逛着琳琅满目的商店。但很多人不知道,在如此喧嚣的城市中心,还隐藏着一个青砖白墙的“世外桃源”,承载着老长沙的历史风韵。

乘坐长沙地铁1号线,抵达黄兴广场站下,1号出口出来后直走50米,左转,往前走100米,就可以路过白果园,不留意看的话,真的就路过了。如果你停下脚步往白果园巷里面走,曲径通幽处仿佛穿越时空,一脚横跨喧嚣与静谧,过去与未来。

走进白果园巷,首先你会路过的一个遗址——《公沟遗址》,(插图)据《长沙市志》记载,1930年12月,长沙城开始疏通旧有御沟,并改名公沟,称长沙八大公沟。我们路过的是八大公沟中的第七公沟。公沟曾是长沙城最主要的排水工具,它能保证即使连月雨水,长沙城也能安然无恙。随着城市建设规划,这种古老的治水手段,渐渐退出历史舞台,第七公沟也只能作为一个“景点”旁观人来人往。

继续往前走,来到的是程潜公馆。

如果说起长沙的富人区,每个人都能说出几个高档别墅群的名字,但在民国时期,白果园是长沙当之无愧的富人区。在新中国成立前夕,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将程潜就居住于此。程潜将军深明大义,顺应历史潮流,对长沙的和平解放做出了重大贡献。时过境迁,轰轰烈烈的革命事迹幻化成了历史书上的只言片语。斯人已逝,留给后人的只有红砖白墙的革命遗迹与至死不渝的革命精神。

参观完程潜公馆出来,拐角处会遇到一家面馆,名字也很有意思——“铁男”,更像是赞誉湘军儿女的铮铮铁骨。面馆很小,走进去仿佛进入了电视剧“深夜食堂”的场景。面好吃,汤也好喝,适合一个人独自闲逛时填饱肚子。

如果您想要感受在历史的遗迹中品味岁月的味道且带着当地的饮食文化气息的话,不防再往前走两步,门牌31号,所以它叫31号公馆,它曾是晚晴十大高手之一的杜心五公馆,杜老晚年被聘为湖南省人民军政委员会顾问,和当时任湖南军政委员会主席程潜比邻而居。只是现在已经被改造为一家私房菜馆,这也算是对文物的另一种保护吧。

1938年的文夕大火几乎将长沙毁于一旦,位于白果园的湘鄂印刷公司印刷车间--湘江评论印刷处旧址是为数不多的“幸存者”,没有华丽的装饰,也没有精致的雕刻,青砖黛瓦,麻石街巷 破旧木门,但是从这里送出去的每一份报纸却是为当时年轻一代源源不断的输出着精神粮食。整夜响彻着机器轰鸣的印刷声,用它最有力的方式和时代抗争着,但历史的车轮从不为谁停留,艰难的岁月已经远去,这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往前是曲径通幽,而往后却是灯红酒绿。白果园的对面是最网红的文和友老长沙小龙虾和长沙最热闹的化龙池酒吧一条街,晚上灯火通明,热闹非凡,与白果园的宁静相比,仿佛两个平行世界。

春天已经来了,疫情马上将要过去,等您来长沙游玩时,不如转个弯,去白果园走走,暂时远离排队打卡的喧嚣,与保留在石缝里的民国时光来一场邂逅。刘芳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