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慕明:为什么科研成果报道会有“浮夸风”?

科技日报记者 张盖伦

“用不实、浮夸、蒙骗方式报道自己的成果,这个问题可能最大。”

2月28日,在B站进行的一场直播讲座中,讲到数据采集、处理和报道“不忠实”的灰色地带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学术主任蒲慕明特别点出了“浮夸”。

“为了强调论文的重要性、强化它的影响,(有些人)就夸大、不实地报道自己(的成果)。”

这场讲座的主题为 “科研诚信与科研创新”,直播全长近3个小时。

直播讲座截图

要讲科研诚信,先要明确何为不诚信。蒲慕明指出,在提议和执行科研项目、报道或评审科研成果时,有伪造、不忠实和剽窃行为,即为科研不端行为。其中,“不忠实”指的是操纵科研材料、仪器或实验程序,以及改变、省略数据或结果,使得科研结果不能准确地表达在科研记录里。

实际上,除了能被明确界定的科研不端行为外,还存在各种灰色地带的不端行为。夸大自己的研究成果,就是其中一种。它不光指论文中的夸大,也指媒体报道的夸大。“我们常常看到,文章只要是国内外高档期刊出来的,就都说是重大突破,这是不好的。”蒲慕明说。

蒲慕明(资料图)

有些人明明知道自己的论文没那么重要,但为了个人的荣耀,争取大众关注,或者为了职位升迁、获得个人利益和科研资助,仍然说这是重大突破。“对这种不忠实,我们社会文化是容忍的,媒体是容忍的。但是,科学界容忍不容忍?”蒲慕明表示,“同行(会)看到这样不实的报道,时间久了,对这样的科学家是有自己的评价的。”

有时,科研人员甚至会有意地欺骗其他科学家。蒲慕明举出了黄禹锡的例子。黄禹锡是韩国著名科学家,主要从事干细胞研究,也一度做出非常多有意义的工作成果,被称作韩国“克隆之父”。据其同事透露,黄禹锡一向有浮夸倾向,但单位和同事也都予以容忍,毕竟,黄禹锡很会讲,能获得大量资助,对其所在单位也有帮助。但到了最后,“忽悠”变成了彻底地欺瞒。2006年1月,韩国首尔大学调查委员会认定,黄禹锡研究小组之前发表在《科学》杂志上有关培育出胚胎干细胞的数据属伪造。“他从灰色地带走向了科研不端。”蒲慕明说。

直播中,有人问蒲慕明,如何看待媒体过度报道科研成果。蒲慕明直言,不光是中国,全世界的媒体都有这个问题。过度报道,会让大众失去对科研人员的信任,对他们产生误解。媒体的素质非常重要,但媒体的部分工作人员不能完全理解科研的内容。如果科学家有所夸大,媒体也往往照单全收,继续做夸大报道,没有独立性判断。“我常常告诉我的研究生,你学会了科学,最好的职业是去媒体里做科学记者。”蒲慕明说。

讲座截屏

灰色地带的不端行为之所以广泛存在,是因为灰色地带的问题通常很难被发现,科学家甚至是著名科学家,对灰色地带行为也有不同看法,有时他们自己也有不同程度的灰色行为。而且,科研管理机构和科研单位未能对此类不端行为出台明确的规则指南。“此类不端行为广泛被容忍,被发现后没有任何后果。”

那么,对于明确的科研不端行为,是否就能够做到零容忍呢?

蒲慕明说, 实际上,我国科研规范和不端行为的定义和惩戒条例基本完善,但欠缺的是对惩戒条例执行的监管机制和明确的责任主体。所以,有时不端行为发生之后,还是会不了了之,因为管理机构定下的条例无法真正实行。

再就是科研人员本身的素养和学术共同体的问题。“科研人员缺乏基本诚信自律,对科研不端行为、尤其是灰色地带行为缺乏认识。”蒲慕明指出,一些科研人员在出现问题时习惯回避自己的责任。“通讯作者要对文章的内容负责,即使是学生和博士后造假,导师也要出来说他们做错了事。但这种认错的情怀很缺乏。”

具体到科研单位来说,学术不端的举报通道、处理过程应该明确,对举报人的保护应该到位,并要保证调查委员会的客观性与公正性。出了学术不端问题后,科研单位应该有补救措施。

不少来自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学生观看了直播。有人评论说,这个视频应该每半年一年就看一遍,以提醒自己在做研究时不忘初心。

来源:科技日报 文中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编辑:陈可轩

审核:管晶晶

终审:冷文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