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复工调查:短期缺人缺原料,长期供应链外迁

分工越细致,协同起来效率越高、弹性越大,这是珠三角模式的优势。一旦出现问题,整张网络要恢复运转也相对复杂,需要更长时间。

【疫后经济指北】是腾讯新闻联合优质媒体打造的一档关注新冠肺炎疫情下经济影响的栏目。

文/《财经》记者 陈潇潇 周源 王凤

编辑/谢丽容

划重点:

  • 1过去十数年,珠三角发展出了全球绝无仅有的供应链模式。从螺丝钉、金属结构件、再到芯片加工,千百个供应商环环相扣,像乐高积木一样搭成一张网。
  • 2中国六成以上的电子加工企业在珠三角地区,大部分自动化产线需要80%以上的员工到位,才能跑起来。
  • 3为了鼓励新老员工尽快到生产线上,富士康龙华园区推出了相对诱人的入职奖金分批次发放制度:3月31日之前入职,入职满60天发放4250元,入职满90天发放2500元,共计6750元。
  • 4为了救急,大部分企业的做法是把现有人员集中在一些有条件跑起来的产线上。不少公司的管理层人员也临时下产线,临时补充劳动力。
  • 5对于供应链企业来说,相比疫情,来自经济下行、产业格局重构以及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才是最深远的。
  • 6综合多家供应链企业的观察,过去为规避风险,大部分国际制造巨头会在同一个国家找两家供应商。现在的趋势是一个产品会在两个国家分别设定供应商。
  • 7在两地设立供应链的好处是,一旦国内市场受影响,可以迅速将产能转移至海外,反之亦然。要有产品对冲,有市场对冲,有客户对冲,甚至经营模式对冲来抵消负面影响。

“如果我们反应慢一点,就危险了。”拓邦螺丝的市场经理谭鸿霖对《财经》记者说道。这家位于东莞的螺丝制造企业,在2月10日复工当日就接到了瑞典客户的尽调。对方意思很明确,如果响应不够迅速,可能会被换掉。

这是珠三角大部分出口外向型制造企业复工日的场景。拓邦螺丝有六成客户都在海外,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国内制造业短期内按下了暂停键。但这些海外客户的生产还在持续,他们最关注的是供应商复工后的交货能力。

刚复工那几天,工作人员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回复客户邮件。深圳一家金属结构件公司的总经理黄奇告诉《财经》记者,不仅每个客户都会做复工调查,同一个客户,还有不同部门打电话尽调,一个环节要反复确认很多遍。

据《财经》记者了解,整个珠三角区域,这些出口型制造企业复工最早,受到的考验也首当其冲。一方面要满足海外客户的追货要求,另一方面,由于2月挤压了订单,现金流受到了考验。如果不及时交货,回一部分血,到了4、5月就会面临资金压力。

整个供应链的恢复速度比想象中要慢,复工开始了,复产还需要一个调解期。

“复工的意思是可以开门,就像电影院营业一样,来一个人也算复工。但是你不一定能保障生产。”黄奇说道。接下来,不仅是人员到齐率,材料库存是否能跟上,都将是考验珠三角企业的关键。

人不齐,效率上不去

珠三角是外来务工大区,仅广东省的外来务工人员就有2600万,他们来自全国各省市。由于多地实行交通管制,人员回流速度也比其他地区要慢。

黄奇的公司在苏州也设有工厂,苏州不是劳动力输入型城市,工人以本地人居多,复工两周后已有近百位员工到岗。但公司位于深圳的厂区,截至目前,只到岗了寥寥几十位工人。

中国六成以上的电子加工企业在珠三角地区,对于劳动密集型企业而言,产能大小取决于有多少工人按时到岗事实上,大部分自动化产线需要80%以上的员工到位,才能跑起来。“一个萝卜一个坑,产线上的环节是连续的,人少了开不起来。”黄奇说道。

以自动化产线为主的富士康陷入用工荒。一位深圳富士康龙华园区的主管告诉《财经》记者,截至2月28日,园区的复工率是30%,“生产线基本处于半开工状态。”为了尽快恢复产能,每个师级干部都有人头任务,必须推荐一个普通员工进厂上班。完成了有奖金,但完不成影响绩效。

为了鼓励新老员工尽快到生产线上,富士康龙华园区推出了相对诱人的入职奖金分批次发放制度:3月31日之前入职,入职满60天发放4250元,入职满90天发放2500元,共计6750元。

另一种情况是,有时人到齐了,少了关键岗位的人也不行。尤其是那些需要工程师级别的人员随时在场的产线。“工程师本身就在产线上占一个岗位,如果缺了,哪怕其余人员都齐,这条线也开不下去。”黄奇说道。

经《财经》记者调查,多数珠三角企业的人员要到3月中下旬才能齐全。为了救急,大部分企业的做法是把现有人员集中在一些有条件跑起来的产线上。不少公司的管理层人员也临时下产线,临时补充劳动力。

从2月17日起,黄奇公司的深圳工厂,从厂长、经理到办公室人员都亲自上了产线,加班加点出货,只求能回一点现金流。但由于办公室人员不熟悉动作,整条线下来,效率并不高。

深圳江波龙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蔡华波告诉《财经》记者,由于各种限制,即便人员到了七成,目前效率也只能恢复到平时的30%。不过,蔡华波认为,很多企业目前主要关注员工到岗问题,一个月之后,原材料短缺现象可能才是最大的挑战。

破解材料短缺难题

深圳市集和诚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工业控制计算机(简称工控机)的企业,年营收过亿。该公司资深主管刘芸告诉《财经》记者,虽然芯片、主板等核心元器件备货较为充足,不太担心。但结构件有可能出现短缺,“一台计算机少一个零件都没办法发货的。”刘芸说。

结构件厂商们也在担心原材料供应问题。黄奇公司生产的轴就是一种结构件,主要用于打印机等办公设备,其主材是塑胶和加工后的金属。这些主材供应商也有自己的下游供应商,比如钢铁厂,他忧心钢铁厂产能是否能供应及时。

据《财经》记者了解,不少珠三角的不锈钢厂、特殊材料厂的彻底供应要到4月。但黄奇手里的材料库存只够一个月了。现在,每天一睁眼,就是给供应商打电话,只要有货,就立刻囤上。

这也是大部分珠三角企业的库存状态。库存意味着一部分现金流变成了固定资产,刘芸告诉《财经》记者,零部件都有安全库存量指标,例如,主板库存周期一般在1到2个月左右。

对于大部分消费类电子行业,这个周期更短,原因是产品更新太快。“上个月的产品要求,到了这月可能就变了,部件也得跟着换。”一家面向欧美客户的OEM厂商对《财经》表示,中小型电子组装厂几乎都不敢轻易囤货。但现在由于缺少元器件,复产艰难。

多位行业人士认为,之所以目前整个供应链没有暴露出明显问题,是因为大家还在消化库存。

等库存一旦消耗完,又来不及补充,才是考验来临的时候。

过去十年,珠三角发展出了全球绝无仅有的供应链模式。从螺丝钉、金属结构件、再到芯片加工,千百个供应商环环相扣,像乐高积木一样搭成一张网。

一台理光打印机上有700多个零件,95%都在珠三角生产,退回去10年这些零部件80%要从日本进口。刘芸就告诉《财经》记者,该公司原材料采购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地区。

理论上讲,分工越细致,协同起来效率越高、弹性越大,这是珠三角模式的优势。可一旦出现问题,整张网络要恢复运转也相对复杂。

这是因为供应是链条式的,断供也是链条式的。“即便我不缺原材料,但如果我的合作伙伴缺零部件,整体还是存在问题。”蔡华波对《财经》记者说道。

一旦缺货,要更换材料供应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据刘芸介绍,重新开发一款主板,算上评估用料以及前期研发验证、测试,至少需要两三个月。

这意味着任何一个零部件供应不上,对于整个产业链来说,都可能是致命的。原材料囤货的现象已经出现了。但能不能囤到足够的货,依然取决于现金流和资源的储备,在这一点上,巨头有绝对的优势。

据《财经》记者了解,有大厂直接锁住了一家存储芯片厂商的一整条产线。这家存储芯片本来是刘芸的供应商之一。“也就是说,这家厂是不可能再向我们这些小公司供货了。”无奈之下,该公司只得转向其他供应商。

一些元器件代理商则有意 “捂货”。仍以存储芯片为例,韩国三星是全球最大的内存和闪存芯片生产企业,SK海力士是全球第二大内存生产企业,随着韩国新冠疫情日益严重,珠三角的一些芯片代理商玩起了惜售,刘芸表示,存储芯片也是一天一个价。

加速供应链海外布局

尽管供应链受到了冲击,但大部分企业依然认为,影响是短期的。据《财经》记者了解,从2月下旬起,包括东莞在内的多数珠三角城市已开始实行先复工后审核的政策,另一方面,随着各地交通管制的放开,复工复产的步伐在明显加快。

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数据显示,截止2月21日,广东全省企业复工率为45.5%,其中,988家重点用工企业复工率为49.7%。多家珠三角企业乐观估计,供应链有望在4月恢复到80%。

拓邦螺丝总经理王宏对《财经》表示,对于供应链企业而言,相比疫情,来自经济下行产业格局重构以及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才是最深远的。

事实上,一些大型跨国企业已经在调整其供应链策略。过去一年,由于中美贸易摩擦,业内已形成了一个共识:不能将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供应链需要足够的弹性来应对任何可能出现的国际情势变化。现在疫情加速了这一过程。

谭鸿霖告诉《财经》记者,疫情已促使其瑞典客户成立了专项团队,准备同时在海外重新建设压铸件、塑胶件等零部件的供应链。另据《财经》记者了解,包括佳能、兄弟在内的日系厂商也都有加速改变其供应链格局的意愿。

综合多家供应链企业的观察,过去为规避风险,大部分国际制造巨头会在同一个国家找两家供应商。现在的趋势是一个产品会在两个国家分别设定供应商。

这意味着,疫情过后,供应链企业如何更好地适应新的产业格局,提升自我竞争力才是更核心的问题。

蔡华波认为,有能力的供应链企业加速海外布局将是一大趋势。事实上,正是出于风险考虑,公司此前将60%的产能都放在了海外。这次疫情发生后,基于国外的供应链,公司的海外工厂并没有受到影响,对冲掉了国内的一些损失。

在两地设立供应链的好处是,“一旦国内市场受影响,可以迅速将产能转移至海外,反之亦然。要有产品对冲,有市场对冲,有客户对冲,甚至经营模式对冲来抵消负面影响。”他对《财经》记者说道。

在时刻变化的国际形势中,多点开花无疑是提升综合竞争力的重要手段。黄奇对《财经》记者表示,公司在国内有竞争对手,但由于在越南设有工厂,尽管产能爬坡吃力,上游厂商并没有更换供应商。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财经》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