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率先清零的黄冈英山县:志愿者曾因红会与当地领导激烈争论

疫情期间,不少地方的官方慈善机构饱受质疑,但英山县红十字会却因“一颗鸡蛋都要公示”而走红网络,被誉为湖北唯一一个“满分县”。这些背后,有一个名为“英山人新一代商会”的社会组织,在英山耕耘多年,在疫情中火速就地转化成一个防疫救灾的志愿组织——“英山ncovrelife科学防疫志愿中心”,全面深度参与当地防疫工作。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凤凰星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记者丨刘思洁 编辑丨覃旭

2月27日,英山县累计确诊的62名新冠肺炎患者全部出院; 3月1日,英山最后一批因新冠疫情留观的人员解除隔离,是全省第一个实现“四类人员”全部清零的县。

英山是湖北省黄冈市下辖的11个区市县(含一个农场管理区)之一,2019年刚刚摘掉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截至3月7日,黄冈市累计确诊新冠肺炎2907人,在湖北省内仅次于武汉和孝感,是疫情很严重的一个地级市。英山县确诊病例较少,抗疫成效较好,有多重原因,其中一个是,当地政府与民间力量能够进行合力,官民形成良性互动,自发性自治组织涌现,独立承担诸多协调工作,英山社会潜力得以释放。

疫情期间,不少地方的官方慈善机构饱受质疑,但英山县红十字会却因“一颗鸡蛋都要公示”而走红网络,被誉为湖北唯一一个“满分县”。

这些背后,有一个名为“英山人新一代商会”的社会组织,在英山耕耘多年,在疫情中火速就地转化成一个防疫救灾的志愿组织——“英山ncovrelife科学防疫志愿中心”(下简称志愿中心),全面深度参与当地防疫工作。据近期在武汉一位救灾机构负责人评价,“其架构相对完善,团队业务相对专业,确实为县一级公益组织所罕见”。

县中医院收到的志愿中心对接的物资

特殊时期既能规避风险,又能满足公民知情权的办法

“为了更具公信力,请公示政府认可的文件。”2月16日,在一个为英山县偏远村解决民生物资建立起来的名为“英山ncovrelife村村通”的微信群中,有人提出质疑。

有群友们回复,“只要我们都是真心为民众做事,有没有文件很重要吗?”争论并没有在这个400人大群里激起什么涟漪,这些消息很快就被统计救灾物资的相关信息所淹没。

此前一天的2月15日,一个由滞留英山的知名教授参与联署的《英山籍十教授关于疫期乡村民生紧迫问题的若干建议》的文本,在英山的不少微信群中流传。教授们从人员构成、物流配比、日常供应链等角度分析,并从粮油蔬菜、卫生用品、慢性病用药、特殊人群急诊转诊、春耕物资、个人需求等9方面提出明确意见,很快得到县抗疫指挥部的直接回应。

这些行动背后,就有“英山人新一代商会”的聚合作用。邓世杰是该组织的创始人之一,也是此次志愿中心的总负责人。多年来商会和当地政府之间保持着较好的关系,又能够敏锐洞察到政府可能还没有关注到的民间需求,随后采取行动。

相对大众而言,他们较早得知英山的疫情情况和政府的措施,也是碰巧。1月21日上午9点,邓世杰带着助手闫彬前往县政府,按照原计划,他们和黄伟副县长要沟通大别山阅读空间的新址问题。交流中得知英山已有了疑似新冠肺炎疫情。1月23日,他们再次在县抗疫指挥部会议室门口等待该县田县长,但等了一个多小时,只有神情凝重的县委办主任出来见了他们。

当晚,一个汇集了380位志愿者和普通青年的名为“英山ncovrelife科学防疫中心”的群建立起来,当晚就想办法帮一个滞留英山的武汉同济医院护士返汉做工作;24日,第一个针对发热人群的“隔离病人问诊咨询群”建立起来,瞬间突破200人的扫码限制,一批医学院学生志愿者被召集起来。此时,英山还未对外公布确诊和疑似病例。

1月27日,英山已经多例疑似病例,为避免社会上恐慌心理,县委县政府集体决策,要求加强信息公开,在不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前提下,让老百姓有知情权,充分保持与老百姓的互动,于是邓世杰肩负起每天转发县领导编写的疫情通报到各社群的职责,减轻了社会焦虑,有利于疫情防控。

志愿中心的系统性是在行动中慢慢形成的,大家边做边想边借鉴,最终发展出7个小组的完整体系。第一个是1月23日成立的医疗救护组,主力是一批医学院的研究生志愿者,专门针对发热疑似病人;随后在27日成立的物资物流组,主要是对接捐赠物资,开接收证明,入库和配送物流,建立15家医院的需求分析,成员主要是大学生和本地司机;30日成立了心理干预组,督导是外地朋友,成员是48名心理学研究生和一位中学老师;2月4日同期成立村村通组、特殊人群组和事实报道组,旨在解决被忽视的普通人的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事实报道组的职责除了制作文章和视频传播信息,还特别注重做网络信息的甄别工作,进行事实核查并有针对性地澄清。

事情最开始并不容易。已经在“英山人新一代商会”工作了三年的胡铝,担任物资物流组长,第一次和医院系统接触,为了拿到一批物资发放到7家医院的接收回执,花了一整天的时间。2月1日,胡铝单独对接了几十台呼吸机的物流签收工作,过程中经历了差点被经过地有关部门征收的风险。到了后期,物资组流程渐渐确立,效率就提高了,一天完成30多批物流签收。

紧急情况下物资物流组工作需要环节上的通畅,更需要各单位的信任。他们在1月30日组建了需求系统群,当地11个卫生院负责人,中医院、妇幼医院、县医院和精神病医院4家医院负责人,县疾控中心主任和卫健局局长进群。而由各地商会、校友会、基金会组成的供应系统则专门建了另外一个群,大家齐心协力,几百批物资先后顺利通过关口,输送到前线。在各方努力下,英山医疗物资匮乏的问题得到了缓解。

黄县长在群内直接回复解答群众反映的问题(伟娓道来为黄县长)

“村村通”群最初主要是普及科学防疫,协调道路封锁,提醒人们不要聚集,并反馈不良行为给政府的指挥部。随着2月12日防疫管控升级,工作重心转到民用物资供给上来。恰巧这一天,两个英山籍的商贸企业老总加入,接替了之前25岁的青年组长,方法和效率都大大提高——与3家连锁大超市合作,利用互联网公司信息表单收集需求,征集20余人的志愿车队,供—需—送三部分独立封闭,避免交叉感染。“村村通”志愿者还做了很多事情,如帮助解决顺丰快递滞留在城区的170件民生物资处理,为当地果农销售滞销水果出谋划策。

在胡铝等多名志愿者看来,他们的坚持更多的是源自于一种内驱力,认可自己所做的事情,“不能在灾难中无动于衷”。当然,也需要主动去寻找合适的人,2月4日的“村村通”组公告招募到66人,2月13日重组,招募到380人。协和医学院的杜华康是被高中同学闫彬拉入志愿者中心医疗组的,跟陈义春博士等人一道参与问诊咨询。

看见需求,民意被汇集,被政府看见

2月4日,志愿中心给县指挥部写信,建议起用滞留英山的医疗器械行业的商人。2月6日, 县指挥部安排局长们和“志愿中心”组建了一个联合办公组群,6位医疗器械的专业人士参与货源资质审核,确认比价,指挥部指定局长作为联络员,上报采购意见建议,最后提交给指挥部,决定权在常务副县长,绝大部分被采纳。

1月26日,湖北跨县跨区封村工作启动,外地有县采取土堆、水泥墙方式。该组织的核心社群有数名在外人士提出强烈反对意见,并与几位局长发生争执,最后副县长出面协调,表示不会采取极端方式封路。不久,有人在群里反映村里喇叭坏了,县文化局局长马上回复组织抢修,几小时后,在群里发了修复后的喇叭效果。

就这样,“英山ncovrelife科学防疫志愿中心”成为了一道桥梁、一条缓冲带。在疫情中,民意被汇集,被政府看见。

一些小众群体,在平日的生活中,就是失语的存在,在疫情的特殊时期,更难被关注到。一开始,特殊人群组好几天找不到自己的服务对象,后来,他们找到了13位需要特别帮助的器官移植患者。日常中,他们需要坚持服用抗排异药物,也需要定期去武汉的医院复检。但因疫情带来的封路,上述需求都很难实现。

特殊人群组汇总了13名器官移植者的详细情况,打书面报告向副县长黄伟汇报,由黄伟联系县卫健局和县医院。第2天,县医院便发出了针对需要血药浓度检测的患者的通知。随后,特殊人群组整理出了复查送检的相关建议给防疫指挥部。第3天,患者的血样由县卫健局租车送往武汉同济医院。

特殊人群组还服务了多位白血病、血小板肿瘤病人。消息传开,一天接到十多次求助。2月16日,一位来自邻县浠水县的病人发来求助,经志愿中心转交书面报告给浠水县一位县委常委后,该病人18日得到了及时救助。

2月18日,群里有一位志愿者@黄县长,一位白血病人需要到武汉市协和医院紧急化疗,黄县长回复安排卫健局研究。也有大药房的员工因为上班需要办理出入证遇到了问题,在群里请求帮助,闫彬@了县长。县长回复后的半个小时,求助的人在群里说,问题已有市场监管局的领导直接去联系解决。

志愿者直接向黄县长汇报需要帮助的白血病人情况

面对深重的疫情困局,除了戴好口罩和紧锁房门,人们还可以做什么?在上海交大读研究生的回乡青年段晨曦,担任了心理干预组长,负责召集一批有专业知识的心理咨询志愿者。一开始,段晨曦找到县防控指挥部,工作人员说,还没有接到有患者和隔离人员有心理辅导的需求。2天后,该工作人员主动打来电话,说有位患者的心理状态不好,希望他们能够帮助,心理干预小组的工作就这样开始了。

2月4日,多名心理咨询师的信息和电话在县电视台播放,更多求助者寻来。到2月29日,他们累计为26名患者和隔离人员提供了心理辅导,服务甚至可以覆盖邻近的麻城市部分患者。

有时,志愿者们也会给政府提建议,成为监督者。武汉红十字会出现问题被舆论批评的正月初二晚上,邓世杰和红十字总会驻英山扶贫挂职的一位领导,就武汉市红十字会事件发生激烈争论。邓世杰坦言,暂时不得老百姓信任有历史原因也有制度原因,希望改进工作。第二天,兼任县红十字会会长的黄伟询问邓世杰能否派志愿者到红会办公室工作时,邓世杰表示老百姓对红会有疑问,再次提出建议。

在红十字总会和黄县长等人支持下,英山县加强信息公开工作,后来因为“一个鸡蛋都要公示”的事情,走红网络。据《南方都市报》报道,2月15日,“连鸡蛋都有清晰记录的捐赠明细”登上微博热搜,有网友晒出英山县两批捐赠物资公示记录,从30块的个人捐款、6瓶消毒液、2箱方便面,到4箱鸡蛋、6个口罩、1斤茶叶,捐赠物资明细一目了然。

志愿者在工作中遇到有基层公务员不作为或执行不到位的时候,也会向政府反馈。志愿者表示,一般都会有效果,这样老百姓才会持续反馈问题。

志愿中心每晚都有总结例会,还每天发布当日日报。一位核心志愿者表示,在志愿中心,不仅仅是干活,也是学习,每天都会收到应急救援行业的专业培训文章,他们也积极参与武汉若干个救灾社群,学习救灾的常识技能。

借助互联网技术联络和分工,运用现代协作工具,在陌生人之间快速搭建团队,根据需求迅速完成任务,及时披露信息,这是志愿中心工作的几个特征。

在邓世杰看来,在本次救灾中,英山的新志愿者组织有全新的公民意识,坚守伦理边界,有自组织的能力,有专业的技术支撑,有透明的操作场景。当然,要发挥作用,“还需要一个温室环境,就是四点:信息透明、决策链条下沉、干部专业化分权分工、公开的意见市场”,这才是英山县“全民抗疫”做得最好的部分。

“这个事情我们之前没有弄过啊”

这次志愿中心的核心骨干,都是新一代商会的工作多年的同事,少数专业人士则是临时招募来的,比如医学博士、医疗器械商人、心理督导等。

2015年6月 ,邓世杰回到英山,将已经运行半年的社群,以“英山县新一代商会”的名字在当地民政局注册社会团体。经过五年的发展,旗下的大别山阅读空间、英山人大学生联盟、英山一中校友联谊会等二级机构相继成立,一个联结当地政府、商界、学界和青年人的体系搭建了起来。

2009年 ,在外地上大学的邓世杰回英山县教育局实习,其间曾参与整理《英山人才录》的工作。他给记录在册的人打电话,能接通的电话寥寥。他觉得,这些英山培养出去的人才离开了英山,似乎就和这个地方无关了。后来在媒体工作的他,一直带着人才回流、文明再造的思路在调查中国农村社会,观察社会治理演进的样本。

2015年初,因几位乡贤聚会建了一个微信群,邓世杰想着把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最开始的想法只是为在外地打拼的英山人提供一个交流的空间,并没有做实体的想法。也是这一年端午节,英山发洪水,回了英山的各地老乡,当天举行了“英山人新一代商会”电商座谈会,商务局局长在座,县长也临时从前线来出席,成为该组织与当地合作的第一个样本。后来在县人才工作会议上,县领导表态,英山大学生非常多,希望把大学生联盟等事情做起来。

2018年2月所举办的英山一中校友会

去民政局注册是一个县团委领导陪同邓世杰去的。办事员听明邓世杰的来历,不耐烦地想打发他走,团委领导亮明了身份,办事员赶紧放下翘着的腿,突然转变了态度说,“这个事情我们之前没有弄过啊。”

英山县长期属于国家级贫困县,民间公益团体等在当地还是个新鲜事。在“英山人新一代商会”之前,当地的社会团体只有摄影协会、作家协会、老年协会之类,一般都挂靠在相关部门下。

准备注册期间,县里的一位领导和邓世杰私下交流了三个小时,他们聊到了乡村建设、教育、商业投资等等话题,给了他很多支持意见。

新事物的到来,总是伴随着质疑和不理解。因为叫“英山新一代人商会”,总是被人家误解为商会,但实际上,他们主要做以教育重建为核心的新乡村建设工作, “再造故乡”是其成员的共识。

在英山县,每年春节大年初三的新春座谈会,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县长会报告这一年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英山新一代人商会”各界回乡成员参加,大家只要举手就可以发言互动。

至今,他们都为政府采纳意见而觉得价值万重。在这种风气下,这几年,以范忠信、萧放教授为代表的英山籍知识分子,给当地提了多次意见,都被政府接纳,大家深受鼓舞。在2015年,有人给家乡的旅游产业献言献策,有人对英山县自来水水源地重新选址问题提出专业建议。也有人反映当地针对老年人的“电解水净水器”诈骗横行,县长及时回应,随后工商局很快查处。最近,还有人列出了关于分批分流放行外出的四条建议,一位局长回复说,正在研究准备。

2016年,商会发起了一个 “百人共建“的社群讲座项目,每期都由一位在外工作的英山人,结合自己的专业特长在群内做分享。这些人中有商人,有学者,还有律师、医生等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后,社群讨论更多的集中于对网上一些信息的甄别,对当下问题的解决建议。因为很多不实信息传播广泛,志愿中心专门邀请了专业人士做了“重新思考谣言与真相”的讲座,给大家普及科学知识,提高对事实的核查能力。对于人们提出的一些疑问或者建议,当地政府官员大多数时候都会回应。

可以说,这个机构成为一个基于乡情连接、线上线下结合的 “民间智库”,从修桥办学到政策倡导,收集民意,上传信息,普及现代意识, 做到“再造故乡”。

2018年1月,青年人围坐在炉火前参加游学活动

教育重建是再造故乡的关键

邓世杰生长于英山农村,成年后在城市读书、工作,他最开始的构想中,是借鉴台湾地区的经验,把教育重建作为再造故乡的突破口。他曾经在国内一家颇有探索精神的公益图书馆工作过,后来在英山县建起公益图书馆,包括一个总馆和城关、农村两个分馆。

这个名为“大别山阅读空间”的图书馆,也发挥着公共空间的作用。依托着空间、商会和大学生联盟等,五年来,有十多家机构、数百名志愿者走进英山,多家机构的项目落地英山。针对孩子们的阅读课、科创课、电影课、手工课,针对中小学教师的阅读培训、对妈妈群体的妈妈学堂、公益机构的交流项目等,还有每年十几位教授带领的候鸟学院课程,都在英山开展。

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学生志愿者,进入这座大别山旁的县城,为中小学生开展冬夏令营,各地青年人走进黄冈各地,开展游学活动、进行社会实践等。

这些活动的开展都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不时的,省妇联、团省委、省总工会、市教育局等上级部门来英山视察,大别山阅读空间会作为当地优秀的社会创新实践基地被介绍。

至今,谈起这些年在机构内参与和组织各种活动的经历,段晨曦都会回忆起那些夜晚。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围坐在图书馆的空地上,抬头就能望到星空,大家依次自我介绍,表演才艺,交流自己的原生家庭、自己的成长经验。还有一次游学的夜晚,大家围坐在一块,聊亲密关系、女权等等在平日里不会与身边的人交流的话题。

段晨曦觉得,这里有时像一个乌托邦,那些难忘的经历、生命与生命的联结,也慢慢让她开始反思自己过去在学校参加的一些很功利的活动,思考自己未来的人生方向。

2017年1月,杭州师范大学范忠信教授带领大学生游学英山县南河段氏府

慕昌和邓世杰曾经一起在一家公益机构共事。在慕昌看来,邓世杰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当代知识青年:生长于农村,在城市求学工作,接受了公民教育,有较强的社会责任感,有着参与社会公共事务和改造社会的意愿和能力。这些经历也都被机构融入了运作的每一个细节,以至于一个依托互联网技术的“市民广场”被建构起来。

“英山人新一代商会”的每次会议,都尽量遵循“罗伯特议事规则”议事,希望实践民主精神,转有来源的信息,做有证据的质疑,提可操作的建议,作可妥协的辩论,打造“中文互联网上最有信息辨识度的县域社群”,也成为人们的共识。

不过邓世杰还是有很多遗憾,他们这些探索,到目前为止还 “没有影响到他最想影响的那批孩子”。来“大别山阅读空间”办借阅证,经常参加冬夏令营的孩子,大学生联盟里有责任担当且有成就的大学生,多数还是在这个小县城从事着“较为体面工作”的人家的孩子,比如政府官员、企事业单位等, “他们懂这件事的意义。”

邓世杰曾经想邀请姑姑家的孩子来参加他们的活动,可是姑父的回复是,“又不是搞学习,这些搞得玩的有啥意义?”“我们对于下层社会还没有足够影响力。”邓世杰反思说。

机构能得以良性运转,也仰赖于邓世杰和各方的沟通协调,特别是当地一些领导的支持。这个依靠着地缘乡情所搭建的共同体,似乎也只有在熟人社会中,才能凝聚成较大的力量。慕昌评价说,这样的社会创新,目前条件下能在县域范围内坚持,已属不易。而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此机构为当地防疫工作发挥的作用,也证明了他们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