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一线,女警撑起半边天

一身警服,一个口罩,是她们的抗“疫”装备。在疫情最严峻之时,她们走进社区,敲开每一扇禁闭的大门,通过走访排查8000多户人家,跑出了辖区的安全。

还有一群人,她们远行千里,连夜追击犯罪嫌疑人。山里的盘山公路来回走了好几遍,面对涉疫诈骗,她们只想让犯罪分子尽快落网。

这些逆行的女警察,脱下“战袍”,她们是母亲,是妻子,也是女儿。她们舍小家为大家,值得被铭记。

疫情当前,她徒步走访8000多户居民

结束了忙碌的一年后,孙莉娟春节期间回到了湖南老家。她是一名80后,曾在部队门诊部从事了15年的医务工作,2018年转业时选择了广州黄埔警队。她说,自己对制服有着难以割舍的感情。

广州黄埔区萝岗派出所萝岗警务室社区民警孙莉娟

在家里吃了一顿团圆饭后,大年初二上午,孙莉娟从手机里看到了分局下达的返岗通知。由于长期在部队生活,她察觉出事情的紧迫性。还没等萝岗派出所发出指令,她就买了当天晚上的火车票,“怕耽误了工作”。

临走前,孙莉娟将11岁的儿子和2岁的女儿托付给家里的老人照顾。尽管这种分离已经不是第一回,但她还是有些不舍。

上火车的时候,孙莉娟发现车厢里竟然只有她一个人。正当她纳闷时,乘务员走过来对她说,“就只有你一个不怕死的”。

孙莉娟不是不担心自己被传染,坚持逆行只是放心不下工作。作为萝岗警务室一名社区名警,她的职责是到辖内的片区走访排查,并发挥自己的医学专业知识,指导居民做好疫情防护。

社区是疫情联防联控的第一线,也是外防输入、内防扩散最有效的防线。121栋住宅楼1.4万余人的安全,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别看孙莉娟身段娇小,她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汉子”,值班、处警、巡逻、走访排查,样样都是一把好手。

不过,疫情当前,小区很多居民不愿意接触陌生人,害怕自己被传染。因此,敲开一扇扇禁闭的大门,并非一件易事。

为了让大家放心,每次走访时,孙莉娟和同事不仅会佩戴口罩,而且还会自觉地与居民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这使得在进行防疫知识宣传时,她需要提高嗓门说话。一天下来,孙莉娟几乎要走访6栋居民楼,每栋都有20多层。

“上门走访时,我一般是坐电梯到顶楼,再往下跑楼梯逐层逐户走访,这样节约等电梯的时间,就能完成更多排查数据,消除更多疫情隐患。”孙莉娟说。

由于不方便到居民家上厕所,孙莉娟和同事走访时尽量不喝水,等中午回派出所吃饭时,才赶紧喝上一大口。结束一天的工作后,她总是“口干舌燥,喉咙也很疼”。

尽管已经十分谨慎小心,但孙莉娟走访时还是遇到了一些不理解。当她像往常一样敲开一位住户的门时,一位老阿姨顺手接过了她派发的传单。突然间,一位30多岁的年轻男子冲出来,他手里拿着消毒水,直接对着门口喷洒。幸好孙莉娟站得有点远,身上只沾上了少量的消毒水。

看到这一幕,平日性格爽直,快言快语的孙莉娟心里真有些难受,但她还是把自己的情绪放在一边,提醒他们及时申报个人健康信息。她坦言:“从对方的角度来看,我们每天在外面走,是最危险的人,换位思考我也能理解。如果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其实我们也是冒着感染的风险在走访。”

为了不漏掉一户人家,孙莉娟总是会多敲几次门,直到有人回应。碰到家里有小孩的,她难免想到自己的孩子,便忍不住多叮嘱几句。遇到独自在家的老人,孙莉娟也会格外照顾,一步步地指导老人填报自己的健康状况。

令孙莉娟至今放心不下的,是辖区内一个湖北籍的住户。虽然该住户不在广州,但她打听到对方不幸染上了肺炎。“我当时进行电话核查时,他没有接电话,然后给我发信息说在武汉的医院隔离,看到后心里真难受。”当她把情况反馈上去后,始终没有勇气拨通对方的电话,她说,“害怕再也收不到对方的任何回音”。

至今为止,孙莉娟所在的萝岗派出所辖区没有出现一例确诊患者。随着广州市逐渐开始复工复产,她又开始对返穗人员进行跟踪走访,尤其是那些居家隔离的人。空闲的时候,她还当起了配送员,给小区中签的住户派发口罩。

从大年初二到现在,孙莉娟一直没有休息过。平时也只能在午休的时候给孩子发视频,因为晚上常常忙得忘了时间,孩子也早就睡了。

每当说起孩子,孙莉娟语气不自觉地变得柔和起来。她笑着说:“我儿子是个小暖男,去年大庆安保期间,我很多天都没回家,他就自己从天河区坐1个小时的公交车到派出所见我。小女儿也即将3岁,在她的认识里,警察是抓坏蛋的。这段时间经常问我,妈妈!你抓完坏蛋没有,啥时候能回家?”

为了抓捕诈骗犯,她连夜千里追踪

脱下警服的谭素华,俨然一副辣妈装扮,她留着棕色短发,喜欢穿鹅黄色的卫衣,搭配蓝色牛仔裤。在工作中,她是一位雷厉风行的警长,抓捕犯罪分子毫不手软,屡屡攻破上级督办和重特大的案件。她说,“天下无骗”是她的心愿。

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刑事警察大队五中队二级警长谭素华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涉疫诈骗、销售伪劣医用器材等警情、案件屡有发生,这使得犯罪案件较少的春节,又变得忙碌起来。

大年初二,正和家人一起看电视的谭素华,突然接到返岗通知。女儿今年即将参加中考,她简单叮嘱几句后,就和同事一起开车从阳江奔赴广州。没想到,这一回,竟然是一个多月的连续作战。案件的审核、研判、侦查、打击等工作,她都要全权负责,几乎没有上下班时间的概念。

前几日,为了抓捕虚假售卖疫情物资的诈骗犯,谭素华和同事从广州出发,驱车1000多公里,赶到了长沙,中途没有任何停留,用自带的干粮——面包和泡面充饥。

由于担心犯罪嫌疑人逃跑,他们到达长沙后直奔蹲守点,通宵等候一夜,最后一举抓捕了2人,又连夜羁押到广州,破了10宗案件,涉案金额100多万元。

就在长沙案件侦破两天后,谭素华又接到了一桩口罩诈骗案。当前的诈骗具有高科技、非接触、多时空作案等特点,侦破上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谭素华主动将战场移到了网络,跟“影子”般的电诈分子进行不见面的“你来我往”,让他们在现实世界里原形毕露。

经过详细的研判后,谭素华最终找到了电诈分子的真实身份和藏身所。简单收拾行李后,她和同事开车到福建闽西山区。进入山区后,一路上几乎全是盘山公路。由于犯罪嫌疑人藏在不同的山里,谭素华和同事需要跨越一座座高山去追捕,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赶路,每天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

受疫情影响,村落里的村民不太愿意接触外来人,这对于他们的侦查工作十分不利。谭素华说:“村里的人看到外地人,就像瘟神一样”。

为了让村民提供线索,每到一个村落,谭素华和同事都将车停放在村口,然后佯装医务工作者去询问犯罪嫌疑人的下落。一户户打听下来,谭素华好不容易才找到犯罪嫌疑人的住所。

然而,由于抓捕行动走漏了风声,谭素华赶到第5个犯罪嫌疑人的居住地时,对方已经逃脱。

“其他4个都抓了,他已经知道了。像亡命之徒一样,骑着小摩托到处乱窜。通过各种研判分析,我们一路直追,他走山路,我们走山路,后来终于在一个路口堵住,我们在车上等了整整一晚上。”谭素华说,虽然在这7天的抓捕过程很辛苦,但当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时,还是感到很欣慰。

在疫情期间开展工作,谭素华和同事们有诸多不便。“在省内执行任务时,我们尽量当天往返,熬夜开车回来。因为很多地方的宾馆都没开,找宾馆也比较麻烦,没办法时只能在车里打会盹儿。”

不仅仅是出差途中的艰辛,疫情期间的抓捕行动,难免会有感染肺炎的风险。

2月6日,谭素华和同事在广州市越秀区抓获两名口罩买卖诈骗嫌疑人,她不仅让嫌疑人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行为,还供述出了一个同伙。为了防止该嫌疑人逃窜,她当晚连夜出差肇庆高要对在逃嫌疑人进行落地核查,并于次日一早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将躲藏在医院发热候诊人群中的嫌疑人抓获归案。

这些危险的事情,谭素华从来不和家里人说。目前为止,抓到的犯罪嫌疑人已经做了两次核酸检测,检测结果出来前,在单位隔离的她也有些不安。当检测结果为阴性时,她也松了一口气。

“我们也担心自己被传染,但疫情就是命令,与疫情有关的诈骗我们都要第一时间去破案,做警察都是这样的。”谭素华说。

来源写:青年说(ofyouth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