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究陆羽是否到过广德访茶品茶

广德市位于安徽省东南端,皖苏浙三省结合部的皖南山区。江南的灵山秀水孕育出深厚文化和天地精华的上等好茶,忆往昔,每到春时,四方来求。广德茶文化源远流长。据史载,早在西晋时期,广德寺庙就已种植茶树。到了唐朝民间也普遍种植,茶叶逐渐成为民间饮料。广德当时属浙西茶区,为全国八大茶区之一。

中国茶文化历史悠久,早在西汉时期就盛行饮茶之风,世界上最早的一部关于茶的专著《茶经》就是被尊为“茶神”的唐代陆羽所撰写的。陆羽(733-804),字鸿渐,复州竟陵(今湖北天门)人,是唐代著名的茶学家,被誉为"茶仙",尊为"茶圣",祀为"茶神"。

陆羽为了写茶经,公元762-774年期间,在浙江长兴长期旅居,陆羽以湖州为中心开展了茶学活动并为《茶经》定稿前,他翻山越岭来,游遍长兴、安吉天目山、江苏宜兴等地产茶区域,亲自背篮采茶品泉后得出的结论。广德与长兴、宜兴依山带水,我们不禁会问,陆羽访茶到过广德吗?

通过梳理历史资料,陆羽在广德的踪迹,目前我们没有发现有史载和相关有诗文等具体文字材料佐证,可谓证据缺失,但我们可以进行合理推测而得出陆羽到访过广德。其理由如下:

从史书中寻找佐证

《广德州志》曾转载过《茶经》上的一段话: “天目山邑中各山皆产茶,出米坞者亦清美。”除了天目山茶的品质好以外,还有米坞茶亦清香甘醇,这句是不是陆羽所讲无考证。值得注意的是,此处天目山当为长兴县境与广德交界处一座小山,而绝非今浙江省临安市之天目山,而米坞在《广德州志》中单独提出,作为古地名,在广德境内还是在长兴境内,有待考证。

《广德州志·卷二十八》(乾隆五十九年 周广业 胡文铨)载:“福山,县南九十里,此贯川有若高二丈许,有弹迹百馀俗呼为弹子石,又有钧台,旧传有仙人,钧于此。其山产茶,太守梅询诗茶为鹊山雪满瓯,亦云茶咏鸦山佳(通志.晋书),尤为时贡,南接宁国府,志引《茶经》云味与蕲州所产同。”福山即今郎溪境内鸦山。陆羽《茶经》:“横纹茶出宣州丫山。”据《乾隆府志》载:“即丫山,距(宣州)城八十里。”《采访册》:“南有塘泥岭,南通徽宁,北达苏杭,北有大岭接建平界。”此丫山即今鸦山。(注:福山、丫山是今鸦山古称或别称,《乾隆府志》中皆称鸦山,《太平寰宇记》、《方舆纪胜》、《大清一统志》中名其各有异。)

鸦山为天目山脉一支南北走向的余脉,东与广德的相华尖并立,南与宁国的高峰山对峙。《茶经》在"卷下·八之出"一章中,录下属于古安徽地境的茶叶,只有江南宣州府的"鸦山茶"。陆羽编写《茶经》所提及名茶,绝大多数必亲临产地,而长兴离今郎溪鸦山不远,陆羽到鸦山访茶,必经过广德。

从陆羽访茶路线中寻找踪迹

陆羽《茶经·八之出》中对浙江省湖州长兴所产茶叶记述最详。原文为: “浙西以湖州上,湖州生长城县顾渚山谷,与峡州、光州同; 生乌瞻山、天目山、白茅山、悬脚岭,与襄州、荆州、义阳郡同;生凤亭山、伏翼阁、飞云、曲水二寺、啄木岭,与寿州、常州同。”原文记录浙江长兴唐朝时茶叶产地共十处地点,皆在长兴县西北,其中,最近点乌瞻山、飞云寺在县西三十里 ,最远点长兴县城西北白茅山、悬脚岭(北峰在宜兴境内)。长兴西北七十里正是长兴、广德、宜兴三地交界处。广德在陆羽时期茶叶种植普遍,广德地形地貌与长兴西北一脉相承,陆羽只在长兴境内访茶,而不入广德境内,没有合理解释。

据《宜兴县志》载:“离墨山在县西南五十里……山顶产佳茗,芳香冠他种”。到了唐代,被称为“茶圣”的陆羽,为了研讨茶的栽培、采摘、焙制和品茗,曾在阳羡(今宜兴的古称)南山进行了长时刻的调查,陆羽在他的《茶经、一之源》中记及:“阳崖阴林,紫者上,绿者次,笋者上,芽者次”。从此,“阳羡茶”被选人贡茶之列,故有“阳羡贡茶”之称,南山与广德新杭仅一岭之隔。

唐大历十年(755年)陆羽远离长兴,去宜兴等地考察茶事。据《宜兴县志》(明陈遴玮修)所载,陆羽曾到宜兴与广德交界的石龙山访茶。广德境内石龙山下太极洞,远在两汉时即已成为旅游胜地。我们知道陆羽既是一位茶叶专家,又是一位著名的文学家、历史学家、地理学家,他既然来到石龙山,怎么会见太极洞而过门不入?

从陆羽人际交往中寻找线索

陆羽隐居浙西,实际是“言隐而不隐,居也不久居”,经常与“名僧高士,谭宴永日”,不时周游名山大川,频频更址迁寓,常常出入宜(兴)长(兴)广(德)三地一带访茶,陆羽好结友,交游极广。

陆羽在杼山妙喜寺,与唐代有名的诗僧、年长陆羽13岁的皎然和尚结成缁素忘年之交,感情甚笃。皎然《杼山集》中写给陆羽的诗就有十多首。共同的爱好,以及个性上的相近,使陆羽和皎然的友谊非同一般,两人友情达40余年。

“君吏桃州尚奇迹,桃州采得桃花石。”唐代安吉有一个姓康的在广德做县丞(从事),得到一块上含有桃花的美石,并请人琢成石枕,命名为“桃花石枕”。诗僧皎然来拜访他,看到这奇特美妙的石枕,连写了两首诗以赞美,即《桃花石枕歌送安吉康丞》《桃花石枕歌赠康从事》(引吴宗良《桃州诗话·桃州采得桃花石》)。《广德州志》(明丁保书):“桃花山产桃花石,唐改绥安为桃州,取绥山有桃之义”。若皎然到广德桃花石枕是事实,陆羽、皎然经常结伴而行,有时甚至形影不离,皎然到访桃州,很难说陆羽没有来过。

《唐朝名画录》说:“鲁公宦吴兴,知其(张志和)高节,以《渔歌》五首赠之。张乃为卷轴,随句赋象,人物、舟船、鸟兽、烟波、风月,皆依其文,曲尽其妙”。依据这些记载,可知颜真卿、陆羽、徐士衡、李成矩、张志和,每人都作过五首《渔歌》,据此在《渔歌》唱和活动中张志和与陆羽有交往。据《广德州志·卷二十二》载,隐士张志和曾寓居广德州北二十五里,筑台溪水之旁钓,遗有钓鱼台(《通志》)。张志和为了逃避唐肃宗的寻访而在隐居广德,陆羽经常到长兴西北访茶,没有理由不到广德张志和住地。

结论

广德武德七年(624年),废桃州,并桐陈、怀德入绥安,属宣州。天宝元年(742年),改属宣城郡,至德二年(757年)九月,改绥安县为广德县,属宣州。陆羽正处在广德行政建制不稳定时期,地名的不稳定性使得其在《茶经》、《陆羽自传》等著作中没有提及广德和广德茶,现在看来,是比较唯一合理的解释。

笔者认为,陆羽到过广德寻茶品茶的事实应该存在,甚至毋容置疑。康熙广德州学正吴甯谧在考证张志和、陆羽是否到访过广德时说了一句话:“长兴与广德接环,隐者入山,惟恐不深,潜踪至此,正未可知。(《广德州志·卷十一》)”这句话本文最好的注脚和答案。

一器成名只为茗,悦来客满是茶香。如果时光可以穿越,我们会看见陆羽在广德身披纱巾短褐,脚着蘑鞋,独行山中,深入农家,采茶觅泉,评茶品水;或许还会听见他在喃喃自语:“广德,好山!好水!好茶!”

作者:徐厚冰|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立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