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兰:除了转山、边贸,马帮依然活跃,印度、尼泊尔人送来什么?

西藏阿里地区又高又冷,大部分旅游线路的海拔在4200m以上,即便在比较滋润的夏天来访,也有火星一般的荒凉。然而阿里普兰县城却是这片不毛之地上难得的一片绿洲。这里海拔3850m,和拉萨一样有粗壮的柳树,孔雀河两岸种着大片大片黄澄澄的青稞。同时,普兰又因处在印度、尼泊尔交界处,自古以来是茶马古道终点,活跃的边贸经济、转山朝圣活动让它散发出异域风情,其有趣远远超过阿里其他地区。(图:从孔雀河南岸眺望普兰县城)

来普兰是因为冈仁波齐转山。经历连续在高海拔8日各种身体不适之后,迫不及待想找个底海拔缓缓,用一餐美食犒劳下身体。到了普兰,气温升高了,空气也湿润了,街上像样的饭馆也有不少,终于可以不用吃泡面糌粑酥油茶。一番休整之后,又精神抖擞,马上有了欣赏普兰的心情。

普兰县城是峡谷地形,像簸箕。阿里第一高雪山纳木那尼和界山纳木阿比淌下来的雪融水汇集成孔雀河向东流进尼泊尔。公路沿着孔雀河修筑,到尼泊尔边境只需1小时车程。峡谷越走越窄,直到变成土路即是国界。隔着孔雀河可以看到对岸尼泊尔小村庄,那里的农民和藏民区别不大,房屋看上去十分破旧,田埂也修得歪歪扭扭。(图:纳木阿比雪山)

由于冈仁波齐神山在印度教、佛教、苯波教中的神圣地位,普兰成了印度、尼泊尔朝圣者的必经之地,普兰口岸也会在转山季对朝圣者短暂开放,但活动范围也仅限于神山圣湖。如果是商业贩卖采购,只能在普兰县城转悠。

口岸贸易市场只有足球场大小。尼泊尔人开的店里摆放着放着精美的手工制铜器、佛具、香线、纱巾、佛珠之类的工艺品。印度人的小店有香水、咖喱、红茶、咖啡,多和吃有关。中国商铺占地面积最大,货品是档次较低的日杂五金。

普兰作为古老茶马古道的终点,曾经交易内容最多是食物。阿里地区太高,长不出农作物,需要印度、尼泊尔的粮食。而阿里唯一能被印度、尼伯尔看中的是盐巴。阿里土地贫瘠地也只剩下盐湖,盐巴如上天的恩赐,得来全不费功夫。(图:普兰茶马古道)

注定阿里口岸没有大宗交易的是难行的道路。尼泊尔人从孔雀河峡谷带着货上来走的是一条悬崖边上狭窄难行的土路,要靠牲口驮。而印度方向要翻过一座雪山,同样坡陡路险。(中尼边境,斜尔瓦边境口岸——雨莎)

为了见证这一场面,我们登上靠近中印边境一座山。车只能行至4300米半山腰,这时已经云雾缭绕,再往上能见度极差,看不清路况。山坡上尽是碎石,这意味着时常有山体崩塌发生。细看,碎石间生长着毛茸茸的一团植物,向导说,“是雪莲,猴头雪莲”。摘下一朵捧在手里发现这种植物的叶片长了很多细小的刺,上面铺捉到了很多水分,乍看上去像一团棉花。

再往上,越走越喘,气温越来越低,心里要打退堂鼓的时候,浓雾中响起铃铛的声。从印度方向走过来一队驮着鼓囊囊麻包的骡马,驱赶它们的是两位风尘仆仆的印度少年。从他们汗渍渍的头发和衣服判断,这一路相当辛苦。出于好奇,我们比划着问少年麻包里装着啥?少年莞尔一笑,从一个小包里掏出几颗拇指般大小亮晶晶的东西。用舌头舔一口,原来是蔗糖。

回到县城,找到一家饭馆,把雪莲交给后厨,做了一盘雪莲炒鸡蛋。虽算不上美味,却让我对普兰的雪山孔雀河记忆又深一层。(图孔雀河南岸青稞田)

当天我们开车离开,临走时还在集市上买了一口黄铜马铃。那是专门系在骡马队头马脖子上的。作为茶马古道终点的留念,它代表担当与美好的寄望,每当敲击它发出清脆的声音,便会想起那位翻山越岭表情从容的印度少年。现如今云南丽江、香格里拉的马帮已成为一个符号,然而在普兰周边仍然是很多老百姓的生存之道。

线路提示:1、从冈仁波齐塔尔钦自驾前往普兰,路况良好,但一路下坡,因巨大落差会导致醉氧现象,途中应适当减速或停下来休息缓缓等身体适应。2、普兰县住着不少藏族,但大都不在城里,要看普兰淳朴地方风情建议准备好长焦镜头到科迦寺转转,那里是各路香客爱去的地方。(图:科迦寺朝圣者)

注意事项:1、因西藏境内小地方住宿卫生条件堪忧,自驾游阿里最好备着帐篷、睡袋、防潮垫,野营切勿饮用没有烧开的河水、湖水。2、前往普兰需《边境证》,从东边的萨嘎开始严查。《边境证》可在户籍所在地办理,也可在拉萨办理,凭身份证原件,无手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