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以为辽足能解决欠薪问题就解决了问题了,他们还有一个重压

3月13日是中国足协规定六家中乙俱乐部上交相关递补晋级材料的截止时间。六家俱乐部苏州东吴、河北精英、江西联盛、四川九牛、昆山FC和武汉三镇,心里是忐忑的,他们即使递交了材料,也不意味着自己能够晋级。因天津天海和辽足命运的不确定性直接决定了他们的命运。截止到12日,据说天海的命运已经有转机,可辽足的命运则依然是“外甥打灯笼”——照旧。辽足依然没有给教练、队员发工资,这意味着他们无法通过中国足协的准入,接下来的就是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将走向破产程序。

2月28日是足协给辽足最后的时间,与此前规定的时间又延迟了20天。可辽足并未给出相关的不欠薪证明,而是给出了一封公开信,介绍了辽足的困难,以及未来相关优惠条件落地后俱乐部可以起死回生的可能。尽管足协对于辽足的情况是同情的,但让公开欠薪俱乐部准入也不可能。随后,足协启动了俱乐部中乙俱乐部的递补程序。在此期间,辽足俱乐部并没有实质性的动作,也没有钱给队员教练补齐工资和奖金。据了解,俱乐部在去年的运营费用,以及拖欠的工资奖金大概有一亿人民币。

此外,辽足俱乐部身上还有一个重压就是欠税。延边富德在去年2月份,因为欠税2.4亿而被迫破产。而辽足现在的欠税金额(包括罚金)大约为4亿元或者更多。在2019年5月19日,《沈阳日报》刊登的欠税企业名单中,第一位就是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欠税金额合计达到376140492.50元。其实中国足协严格要求,辽足在2019年就不应给予通过准入。现在辽足欠工资、欠税款大约有5亿人民币,这是一笔很大的资金,一般企业是难以拿的出来的。尤其是辽足俱乐部的控股方宏运集团,现在的情况也不好,5亿资金是难为他们了。

此前,辽足强调的是与他们合作的沈阳市将给予辽足优惠政策来解决问题,但因为新冠疫情,所有的政策尚未落地,以至于事情还没有转机。据了解,这些政策落地不是在3月份能解决的,足协也不可能一味等下去,这意味着拥有67年历史的辽足将彻底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