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京二卫三下洼”的波罗素塔拉,有哪些可赞可叹的故事?

几乎每一个地方的百姓中都流传着夸赞家乡的民谚,比如,“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赞苏杭之富庶和美丽,又比如“拉不败的哈达,填不满的八沟”,夸的是哈达街和平泉县的商业地位。在敖汉,一说起下洼,就有人会津津乐道地向你提起那个“一京二卫三下洼”的说法。那么,这个在当地人口中排在北京城、天津卫之后的第三名又是个什么地方,有哪些令人唏嘘的故事呢?

下洼镇

按照《敖汉旗地名志》的说法,清康熙年间(1662-1722年),刘家来此始居,因此地长有紫色飞燕草(鸽子花),故取名“波罗素塔拉”,是“波日其其格塔拉”的谐音。“波日其其格塔拉”系蒙古语,意为“鸽子花甸子”。民国期间,以其所处地势低洼更名为下洼。从如今的卫星照片上看,下洼镇附近有一片大致呈椭圆形的平原地带,一条河流从椭圆形平原中间穿过,平原的边缘有着平滑自然的曲线。不难想象,在历史上的某个时期,河流带来丰沛的水源,在这个低洼的丘陵间汇集了起来,于是形成了一个有相当规模的湖泊。随着气候变化,湖底淤积,河水减少,湖面萎缩,大部分湖底渐渐地变成了一片大草甸子。

流经下洼镇的河流叫作“叫来河”。据《敖汉旗地名志》中记载,叫来河,元明时称遥拉河,清代称那拉特河、巴奚里河。清咸丰十一年(1862年)所绘“辽河水道图”中的那拉特河尚属内陆河。民间传说康熙亲征噶尔丹,经奈曼遇到饥渴,令人四处找水,三日后群臣禀报说从西南处叫来一条河,康熙出见时,果然有一条河滚滚而来,故称教(叫)来河。据上世纪初的老人们回忆,叫来河西侧有个巨大的湖泊,当地人叫它波罗素湖。

下洼镇政区地名图

茫茫的甸子,弯弯的河流,也许在三百年前,这里展现着一幅“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画卷。但是这不足以形成“一京二卫三下洼”的景象。直到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夏季,有一件事让这一切发生了沧海桑田的变化。

据《清史稿》记载:三十七年冬,遣官往教之耕,曰:“朕巡幸所经,见敖汉及奈曼诸部田土甚佳,百榖可种……且敖汉、奈曼、蒙古以捕鱼为业者众,教之以引水灌田……”康熙平定了噶尔丹之后,去沈阳祭祖,辗转跋涉,途径下洼的古道时,看到了“田土甚佳,百榖(gǔ)可种”的景象,于是“遣官往教之耕”,因此,波罗素塔拉草甸子上有了耕种的人,也有了肥沃的良田。

仅仅因为良田,也不足以形成“一京二卫三下洼”的景象,之所以敢这么说,是有两方面的原因,一个是康熙途径下洼的那条古道,这条古道是东部蒙古部落各王公进京朝觐和公主下嫁所走的必经之路,也是康熙第三次东巡,乾隆一、二次东巡的路线,无论是王公进京的坐骑、公主下嫁的队伍,还是往来塞外的商贩,途经此水草丰美的地方,定会停下来休息。二是在大清道光年间,下洼来了一位叱诧风云的人物,他把自家的家业经营得远近闻名的同时也带动了下洼的发展。

下洼的卫星地图

这位叱咤风云的人物,便是赫赫有名的王三老虎。关于王家的来历有很多说法,《敖汉文史资料》中记载颇具代表性,说道光年间,王家是身负命案逃到了这里,祖籍山东,全家迁移到北京顺义给人干活,在顺义,家中的男人失手打死了逼债的人,只能带着老婆孩子潜逃到凌源,谁知王家主事男人中途病死,王氏寡妇带着两个儿子流浪来到了波罗素塔拉。

到了波罗素塔拉后,无依无靠,只能给一户姓钱的财主扛活,渐渐地两个儿子接连娶妻,小儿子生四子,乳名皆有虎字,从大虎到四虎。王家四虎逐渐长大成人,其中三虎性格刚烈,狂放高傲,有着祖传的武艺傍身,村中无人敢做之事他敢做,无人敢管之事他敢管,久而久之,王三虎的名声越叫越响。有一次,王三虎到一个恶霸家中要账,恶霸家中养着十几条恶犬,欺行霸市。王三虎来到恶霸村头时,十几条恶犬蜂拥而上,三虎凭着一根木棍,将十几条恶犬打跑,恶霸很是奇怪,今天的恶犬怎么变成了“羊”?莫不是王三虎中有“宝”?恶霸走上前一看,王三虎手中的木棍打得只剩下半截儿,便开口问道:“你是谁?”王三虎说:“我是波罗素塔拉钱财主家的伙计,叫王三虎,找你要帐。”恶霸大笑道:“是有几分虎威,把我的狗都吓回去了,将来定能成气候。”说着,把他迎进了客厅以酒相待。就这样,王三虎不但没被狗啃了,还和恶霸交上了朋友。王三虎的“壮举”便这样传开了,有的人因此在王三虎的虎字前面加了个“老”字,成为了赫赫有名的“王三老虎”。

福兴当街平面图

要说带动了下洼的发展,凭借的可不仅仅是王三老虎的威名,还有他精明能干、巧取豪夺的套路。王三老虎的家业兴旺是在清咸丰年间开始的,当时在波罗素塔拉,山西人刘家经营的商号“咸益广”因犯国号而倒闭,王三老虎便从中作梗,强取豪夺了“咸益广”的产业,并把自己名字中的“福”字加入了商号名,改名为“福兴当”。赚到第一桶金之后,王三老虎根据市场情况办起了皮货行、果香店、典当铺等生意,生意越来越红火,也因此而富甲一方。

要说王三老虎对下洼的影响,不仅仅因为自己一家带动了整个下洼,而且还有王家对下洼做的贡献。当家业传到王三老虎儿子王臣手里时,便是王家由盛转衰的开始,王臣受人陷害入狱,此时的王三老虎已至暮年,动用各方关系,才让儿子结束了牢狱之灾,儿子出狱不久后,王三老虎便逝世了。临死前王三老虎对全家人说:“王家事事如意,全是佛祖的保佑,所以修庙祭佛是我多年的心愿,你们要想法修庙来报答佛祖带来的福分。”因此,王臣决心修庙供佛。当时,刘家为占山户,所以日子极盛。有位风水先生对王臣说:刘家之所以人丁兴旺,财厚粮丰,是因为一条“龙脉”所致。要想压住这条“龙”,必须在头、身、尾处建庙。风水先生的话正合王家之意,便斥巨资修了娘娘庙、大佛寺等。

下洼大佛寺复原图

清同治四年(1865年),修建了大佛寺,历时21年。修建共花费了4万吊,其中有1/3是王家出的钱。光绪八年(1882年),在大佛寺前修建了戏楼。戏楼坐落在原大佛寺三星阁对面,坐南朝北。分前台、后台和供艺人们休息的戏房三进格局。前后相连,浑然一体。整个建筑雕梁画栋,图彩描金。院内植柏,院外栽柳,朱门映碧柳,甚是壮观。台口左右两根石柱上浮雕楷书对联一副:

藉史事以演忠奸可劝可惩奚啻千秋宝鉴,

按诗章而谐律吕宜风宜雅真成一代之音。

后台两侧为砖墙,墙上镶嵌多块磨光石面。上面刻某戏班某年某月某日在此楼演出和演出剧种剧目及主角姓名,后墙正中有神龛,设唐明皇(玄宗)李隆基牌位,每逢演出设香案供奉。楼前为斜坡广场,可容万人看戏。戏楼建成后,王家先后请来沈阳、锦州、唐山等地的大戏班在此演出,剧种多为“河北梆子”和"皮簧戏"(京剧),当地的“二人转”等民间团体也曾在此台演出,一年四时不断,成为当时方圆百里内的民间戏曲活动中心。

下洼大佛寺戏楼

下洼娘娘庙是下洼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下洼地区最早的汉传佛教的发源地。娘娘庙占地10余亩,分为西、中、东三个院,坐北朝南。连戏楼及庙会用地在20亩以上。下洼南连北票、锦州、朝阳,远通京(北京)卫(天津),西近乌兰哈达(赤峰)、围场、平(泉)承(德),北邻翁牛特,东接奈曼、通辽、奉天(沈阳),是关内通往东北的重要门户之一,娘娘庙会便是当时经济文化交流、习俗传播的重要场所。

下洼娘娘庙会为四月十八(农历)的佛诞日。来自关内、漠南的游商坐贾云集。有的提前月余来此建棚、租房、占地盘。庙会期间人头攒动,摩肩擦踵。卖小吃的、售杂货的、耍马戏的、玩洋片的、押宝的、进香的、看戏的……络绎不绝。从戏台到庙台形成一条街市,颇有几分繁华之气。庙院里有各种佛事活动,求子的、祈福的、还愿的、上香的,你来我往。摇签的、叩拜的一拨挨一拨。整个庙院,香烟绕空,经声不断,磐声不绝。庙会一般为六天。为确保庙会安全,庙会组织者从王府请来“蒙古小队子”维持秩序。有人胆敢破坏“会规",就会招来惩罚。

下洼大桥

来庙会演戏是要经过严格选拔的。著名的河北梆子彩旦华玉凤,短打武生郭明、郭亮,老生侯凤山,女"胡子声”达子(侯凤山妻)均是20世纪40年代中期由河北迁居来此的。新中国成立后,这些艺人先后被选到敖汉剧团、赤峰(昭盟)京剧团,继续演戏献艺。

名噪一时的娘娘庙,在1947年土地改革时被扒掉。而大佛寺戏楼也于1963年被拆毁,现辟为民用宅地,遗迹荡然无存。

下洼不仅因为西有大佛寺、东有娘娘庙而闻名远近;也因王三老虎而妇孺皆知;更因商业繁盛而获得“一京二卫三下洼”的美誉。如今的下洼早已不见了湖水荡漾,那茫茫草甸变成了国家重要的商品粮基地。这个颇有传奇色彩的地方也进入了新的重要发展时期。

参考资料:《地名:赤峰的故事》(汤雷著)《敖汉旗地名志》

本文为原创转载须经作者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