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新河浦:一边建世界文化旅游胜地,一边“破坏性修缮”文物历史建筑

来源:新快报深读新闻

广州新河浦:

一边建世界文化旅游胜地,

一边“破坏性修缮”文物历史建筑

策划:何 姗

采写:新快报记者 何 姗 方汝敏

摄影:何姗 古粤秀色方汝敏

在水刷石立面上喷仿石漆、在红砖墙上油红漆、贴红砖片,以民国小洋楼著称的网红打卡点——广州新河浦历史文化街区(下称新河浦)接二连三发生受保护建筑外立面在修缮时被破坏的事件,从不可移动文物到历史建筑、传统风貌建筑线索的“破坏性修缮”,大部分是由文保志愿者发现,负责巡查保护的街道及城管人员并不知情,有些则是社区监督员发现上报后主管部门并无立即叫停并查处。

新河浦法定保护建筑共302处

将打造世界文化旅游胜地

新河浦有广州市现存最大规模中西结合低层院落式近代建筑群,有11处不可移动文物、25处历史建筑、266处不可移动文化遗产保护线索。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逵园

(图片源于网络)

去年越秀区政府实施“东山印象”品牌计划,推进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活化利用。同年1月28日越秀区旅游局发布《东山新河浦全域旅游文化体验街区品质提升计划》,称充分尊重区域的建筑以及环境的历史韵味和功能性,以东山新河浦街区多元文化遗产保护为主题,以民国洋楼建筑群为背景,将街区打造成为文化氛围浓厚、社区生活和谐、业态丰富、旅游休闲的世界级文化旅游胜地。

事发

市登记保护文物单位

江岭北1号:水刷石立面被喷仿石漆

江岭北1号是1栋3层的东山近代典型洋房,2013年10月被认定为广州市登记保护文物单位,是私人物业,如今是一间设计师买手店,去年11月开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修缮、保养、迁移,必须遵守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

1月2日,新快报记者走访新河浦时却发现,江岭北1号原来的水刷石立面喷涂了灰色的仿石漆,红色木门窗框则被油上白色。新快报记者即向市文物部门反映。

江岭北1号外立面被破坏前

江岭北1号外立面被破坏后

历史文化街区核心保护范围内传统风貌建筑线索

龟岗一马路20号:清水红砖墙被涂抹水泥欲贴红砖片

龟岗一马路20号是4层高的民国红砖洋楼,东山少有的大体量老洋房,面积达900平方米,是私人物业。根据《新河浦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利用规划》,它位于新河浦核心保护范围内,2015年12月,被推荐为传统风貌建筑线索。

《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第三十九条规定,在历史文化街区的核心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内进行改变外立面或者结构的活动,在申请办理规划许可时,应当同时提交历史文化保护的具体方案。

2019年12月28日,文保志愿者“古粤秀色”发现,龟岗一马路20号的清水红砖墙全部涂抹水泥,现场无任何许可证明,他随即向“12345”投诉。

龟岗一马路20号外立面修缮前

龟岗一马路20号整栋被排栅围住

广州市历史建筑

庙前西街30号:红砖墙被油红漆

庙前西街30号两广浸信会医院附属建筑旧址,2014年被认定为广州市历史建筑。

1918年创办的两广浸信会医院是东山地区早期的医疗卫生机构,两广浸信会旧址大楼亦称署前楼,是东山地区的标志性建筑,但不幸于2011年被拆除,如今医院旧址仅存庙前西街沿街这栋4层的红砖附属楼。

《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历史建筑保护责任人对历史建筑履行下列保护责任:(一)保持原有的高度、体量、外观形象和色彩。

根据《广州市第一批历史建筑保护规划》,庙前西街30号的东南西北四个立面是核心价值要素,不得改变;外墙残损部位要按材质和色彩原貌修复。

《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第四十六条规定,历史建筑修缮涉及改变外立面或者改变房屋结构的,保护责任人还应当依法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许可实施机关在作出许可前根据工程情况征求文物行政管理部门的意见。

修缮期间,施工单位应当在现场展示历史建筑的保护价值、修缮效果图等资料。

1月10日,“古粤秀色”发现,历史建筑外立面被喷涂油漆,现场无任何许可证明及修缮图纸,随即向“12345”投诉。

庙前西街30号外立面被破坏前

庙前西街30号外立面被破坏后

新快报记者1月14日在现场看到,庙前西街30号的原清水红墙被红色油漆覆盖,还用了黑色油漆勾勒砖缝线,但并未按红砖砌法和红砖大小进行勾勒。

查处

江岭北1号

越秀区文广旅局:修缮未经同意,要求恢复原状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对未核定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进行修缮,应当报登记的县级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门批准。

根据《广州市文物保护规定》第二十条,不得擅自对不可移动文物进行装饰、装修,确需进行装饰、装修的,应当依法报文物行政主管部门批准。

但越秀区文广旅局相关负责人向新快报记者表示,江岭北1号外立面被喷涂、门窗颜色变更等行为未经其同意。

1月2日,接到新快报记者反映其外立面被改变的投诉后,1月10日上午越秀区文广旅局的执法人员到现场拍照取证;1月20日约谈了业主方,要求业主方尽快依法依规恢复文物原状。

龟岗一马路20号

大东街道城管:要求揭掉水泥,报规划许可

就龟岗一马路20号红砖墙被涂抹水泥行为,大东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该楼外墙在该业主购买前已经全部覆盖了红色油漆,且已出现起泡、空鼓等现象。2019年7月,业主在街道备案进行小型工程施工。

据大东街道城管人员介绍:“备案时报的是清洗外立面红砖墙上的油漆,不改变外立面,不需要报规划许可。”

2019年12月28日,大东街道城管执法队接到志愿者举报擅自用水泥砂浆覆盖外墙后,与越秀区规划分局一起去了现场查看情况,“施工队在清洗时发现红砖墙上的油漆出现很多空鼓,没办法靠清洗去除,所以想在外立面糊水泥后贴红砖片。但为了能加快施工进度,就没和我们说。”大东街道城管人员说。

越秀区规划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历史文化街区核心保护范围及建设控制地带内进行改变外立面或结构的活动,应申请办理规划许可,目前未收到上述房屋的申请。

执法队立即叫停了龟岗一马路20号的施工,要求业主揭掉新覆盖在红砖墙上的水泥,恢复原状。

新快报记者1月2日到现场调查,看到整栋建筑被排栅围住,外立面上新涂抹的水泥已被打掉,一部分墙体重新露出了红砖,

有的裸露出早期覆盖在红砖上已被风化了的灰色或黄色水泥。而未被抹水泥的红砖墙上覆盖了一层红色油漆。

“上一任业主用乳胶漆将整个立面覆盖了,现在很难将这层漆剥下来。”大东街道城管人员说。

他还表示:“接下来会让业主报规划许可,出修缮方案进行专家评审。”

大东街道表示:1月17日组织了名城委文保专家查看了现场,并提出施工方案:要求业主暂在后墙示范做1平方米面积大小,并录视频过程,经专家审定后方可实施。

庙前西街30号

专家:凡是改变外立面的肯定是非轻微修缮

针对庙前西街30号两广浸信会医院附属建筑旧址外立面被红色油漆覆盖,已改变外立面的行为,大东街道负责人表示:业主单位提出的置换屋顶铺面、木构件替换及外墙粉刷(原红砖色粉刷)、安装统一空调架,整治外接管线,修复外墙残损部位等属轻微修缮范畴。

街道城管执法队接到投诉后,立即协调业主单位,停止施工,进行再认定。并分别与区规划局、名城委专家到现场查看。

到场的名城委专家汤国华教授认为:“历史建筑凡是改变外立面的肯定是非轻微修缮。”

他指出:“在原清水红砖墙上全覆盖现代油漆,再在上面画线,就破坏了历史建筑外立面的历史信息,看不出上世纪30年代红砖的色泽和质感,也看不到那个年代红砖特有的砌筑方法,而且新油漆封闭了原红砖的透气微孔,破坏了红砖对室内外水蒸气的呼吸作用,加速红砖的粉化。”

越秀区规划部门称:历史建筑改变外立面或结构的活动,应申请办理规划许可,但未收到办理规划许可的申请。

汤国华表示:“现在外立面全部被涂上油漆,洗不掉、改不了。现在立面上的画线是仿石头样式,每格很大。后期需按照已被拆的两广浸信会医院原法式建筑风格,按“丁顺”砌砖法在粉饰砖加钩砖缝线密度。

街道办表示:将沟通好业主单位,按照专家的意见,增加勾缝处理。

专家指新河浦是广州档次最高的历史街区

要下决心彻底改变贴砖片、喷涂、上漆的错误

策划:何 姗

采写:新快报记者 何 姗 方汝敏

摄影:何 姗 古粤秀色孙 毅

“不可移动文物、历史建筑和传统风貌建筑最重要的价值要素是外立面,最主要保护的是外立面的历史风貌,在红砖墙上油漆、贴砖片,在水刷石立面上喷仿石漆都是破坏历史风貌。”

广州市名城委委员汤国华教授对广州新河浦历史文化街区频频发生的“破坏性修缮”很痛心。

眼下越秀区政府正在实施的“东山印象”品牌计划,推进新河浦一带的历史建筑活化利用,有文保志愿者及专家担心历史建筑修缮能否得到有效监管。

越秀区历史建筑全市最多

曾在全市率先推出网格化巡查

过往近10年,越秀区既是历史建筑、不可移动文化遗产线索数的全市之最,其保护类建筑破坏也屡有发生。(详见新快报2013年6月13日《金陵台妙高台建筑:“缓拆令”下 惨遭强拆》、2014年7月30日《两历史建筑违规修缮或首开罚例》、2015年1月20日《以修缮之名擅拆骑楼与老洋房》、2015年8月5日《列入保护骑楼:说是原状维修,却拆掉重建》、2015年9月25日《穗预报护建筑接连被拆,为何保不住?》报道)

2011年署前楼被拆

而新河浦历史文化街区则首当其冲,除了署前楼、龟岗三马路5、7号被拆除案外,位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共“三大”会址建设控制地带内的恤孤院路16号,违反文物与规划部门意见,在清水红砖墙上贴红砖也成为众矢之的(详见新快报2014年7月25日《未按批复意见维修东山小洋楼擅改外观被查处》报道)。

恤孤院路16号原貌

恤孤院路16号清水红砖墙被涂抹水泥,红色木窗框被拆除

保安前街26号,外墙被刷成白色、大红、粉红三种颜色

保安前街3-5号,楼顶处原本应该有"山墙"的位置,变成了透明玻璃墙

2015年9月新快报报道越秀区预保护建筑接二连三被拆、负责日常巡查的街道、城管失职后,受到广州市领导关注并批示,越秀区政府办负责人表示,由居委会网格员负责历史建筑和不可移动文化遗产线索的日常巡查;保护类建筑的保护工作将纳入街道办城管科及居委负责人年度考核(详见《越秀区:将用网格化APP巡查各类保护建筑》报道)。

问题一:

多处历史建筑未挂牌

居委认为挂牌历史建筑才要保护

为何已宣称实施网格化巡查,发现破坏的却是文保志愿者,而街道办、居委会、城管浑然不知?

新快报记者在庙前西街30号调查时发现,此建筑并没有挂历史建筑标志牌,对此,越秀区规划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其业主一直不同意挂牌保护。

《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第五十三条规定,纳入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名录的保护对象应当设置保护标志。保护标志应当在纳入保护名录后六个月内设置完毕。

但居委会负责人表示:“现在还有七八位历史建筑的业主不同意挂牌。”

这位负责人认为:“已挂牌的历史建筑进行了登记,如果业主不同意挂牌,我们就不掌握这个名单。我们以保护挂牌的历史建筑为主。”

对此,负责广州市历史建筑推荐工作的华南理工大学副教授刘晖指出:《广东省城乡规划条例》和《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都规定,在制定历史建筑保护名录时要征求业主和其他利害相关人的意见,实践中确有部分业主反对把他们的物业列入保护名录,即使已经列入名录也反对挂牌。

历史建筑保护名录是政府为保护文化遗产,从公共利益出发,衡量了这些建筑的历史、科学、艺术等价值之后,通过法定程序确定和公布的。需要明确的是,这两部法规规定的都是“征求意见”而非“征得同意”,即使业主或利益相关人反对,政府依然有权将其列入保护。业主反对挂牌更不是有关部门放弃监管的理由。是否历史建筑应以政府公告为准,而不是看现场是否挂牌。

另一方面,属地镇街也要搞清楚业主抵触的具体原因,把政策解释清楚,把技术指导和资金支持尽快落实,才能解决问题。

越秀区规划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相关部门将继续联系业主尽快完成设置保护标志牌工作。对于部分未挂牌的历史建筑,为避免保护工作的缺失以及出现历史建筑被破坏等情况,区政府已安排部署各职能部门和街道做好相关保护、巡查、监督工作。

那么街道、居委有否对历史建筑进行网格化巡查?

居委会负责人直言:“网格里没有明确要求巡查文物、历史建筑和传统风貌建筑线索,网格员不会专门对它们进行巡查。”

问题二:

街道、城管不懂保护法规与知识

有培训,但人员流动频繁

但是,另一方面,街道办相关负责人表示:“保护类建筑由居委的城管专干和城管协管员进行巡查。他们上庙前西街30号检查过,里面的结构没有改变。巡查的同志应该没有发现立面改了,业主一开始只是说整饰门面。”

在接到投诉后,这位负责人说:“我们想找专家论证看看,喷漆后对结构有没有影响。”

负责编制此历史建筑保护规划的刘晖看到后愕然:“哇,刷得这么红!”

他指出:“原来的南立面是清水红砖墙和浅色粉刷的栏板壁柱组合,红白两色对比,现在把栏板和壁柱都刷红涂料,要害是改变了这处历史建筑的核心价值要素——外立面,而不是结构。

历史建筑保护的重点是它们的核心价值要素,其中最常见需要保护的就是主要立面。每座历史建筑的每一个价值要素都在《历史建筑保护规划》里标识出来了,开展历史建筑日常巡查的重点也是对照保护规划,看这些价值要素是否完好。”

新快报记者调查发现,街道、城管人员不懂在红砖墙上油漆、贴砖是破坏历史风貌,缺乏相关法规和保护知识是造成监管缺位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自2014年广州认定第一批历史建筑始,越秀区已多次对街道、城管等基层人员进行培训,尤其是每次《新快报》报道有历史建筑被破坏后,越秀区都会组织培训,大东街道负责人也承认:“城管科有过专门对网格员和城管专干的培训,要求发现建筑进行装修或有其他行为时,一定要及时上报。”

“居委的工作人员换来换去的。”大东街道城管人员无奈道,“即使有培训,换一批新人上来后又还是不懂保护。”

在接连发生两宗保护类建筑立面被破坏后,1月17日大东街道请来汤国华教授为街道的社区巡查员、协管、执法队员和街道管理人员进行了培训。

汤国华教授指出:“历史建筑外立面修缮应参照文物建筑,不能改变历史原状。要下决心彻底改变过去穿衣戴帽,贴瓷砖片或新青砖片、喷涂假石漆、上油漆的错误做法。设计人员和施工人员都应学习文物建筑修缮技术,监督单位或执法人员都应知道这方面知识。”

大东街道负责人表示:“我们会吸取教训、查漏补缺。不仅仅是城管专干,网格内有文物、历史建筑和线索的网格员都要参与强化培训,多重保险。”

问题三:

从社区上报到执法人员取证相隔103

若无媒体反映,执法人员何时去取证?

业主不支持挂牌保护,未经报批擅自改动外立面,街道巡查有漏洞,监管人员缺乏保护知识……都使建筑遗产保护的防线失守。但是,即使巡查人员及时发现上报,主管部门没有及时查处,也使得保护制度形同虚设,客观上纵容违法行为。

《广州市文物保护规定》第五条规定,区、县级市文物执法机构负责对本辖区内各级文物保护单位进行定期巡查,查处涉及区级、县级不可移动文物的违法行为。

据越秀区文广旅局相关负责人介绍,2019年5月,越秀区文广旅局接到监督员反馈,获悉其存在擅自施工行为,随即前往现场叫停施工,并与承租方联系,普及文物保护相关法律法规,指引其依法履行报批程序。

据东山街道相关负责人称,2019年10月9日,社区网格员巡查过程中就发现江岭北1号在装修期间门窗颜色被更改,三楼西面侧门扩大,东面封窗,街道当天即上报给了越秀区文广旅局。

但据越秀区文广旅局相关负责人说,他们是2019年12月20日组织专家对江岭北1号承租方提交的文物内部修缮工程设计方案进行论证,在现场踏勘时才发现其外立面及部分门窗油漆颜色等被改变等情况,随后发函要求门窗颜色按原状进行粉刷。

2020年1月2日市级文物部门督促越秀区文广旅局调查新快报记者反映的情况后8天,也就是1月10日上午执法人员才到现场拍照取证,1月20日约谈了业主方,要求业主方尽快依法依规恢复文物原状。此时距社区网格员上报已过去113天。

街道10月份上报,为何越秀区文广旅局迟至12月现场勘察才获悉?若无新快报记者1月2日向市文物部门反映情况,执法人员是否会在1月10号去现场取证?

新快报记者曾向越秀区文广旅局提出这些疑问,一直未有回复。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文物行政部门的工作人员,违反本法规定,滥用审批权限、不履行职责或者发现违法行为不予查处,造成严重后果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情节严重的,依法开除公职或者吊销其从业资格;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东山印象”投2000万元修缮历史建筑

志愿者建议建立志愿者监督机制

过去,历史建筑保护巡查职责在网格员和街道城管,2019年12月24起正式实施的《广州市历史建筑修缮监督管理与补助办法》规定,区住房建设行政管理部门要对历史建筑修缮工程进行巡查,住建部门的加入,能否守住历史建筑保护的防线?

今年,越秀区实施“东山印象”品牌计划,投资2000万元,修缮和活化利用街区内的历史建筑等传统建筑,打造商旅文融合发展的历史文化街区。这将为新河浦的小洋楼、老房子带来重生与活力?还是更多的“破坏性修缮”?

文保志愿者杨华辉是上述其中两宗案件的投诉人,他说:“据我了解,‘东山印象’是招商引资,让投资者去修复。但在这个过程中,无可避免地‘触碰’历史文化街区内受保护的建筑,不仅是挂了牌子的文物与历史建筑,也包括未挂牌的法定保护建筑。不可否认,这几年来大量资金的进入,不少垂垂老矣的东山侨房得到了修缮。但存在不少破坏性修缮,外立面被贴瓷片,砖片被喷涂,破坏建筑风貌的同时,街区风貌也受到破坏。”

他建议:对街道管理与巡查人员要每年进行文保培训;建立志愿者监督机制;对违反保护的,必须依法查办。

1月17日,汤国华教授在新河浦查看了庙前西、龟岗、署前和启明路段后,意味深长地说:

“新河浦是广州档次最高最有潜力打造成为国际名片的历史街区,历史风貌的真实性是历史文化街区和历史建筑价值的关键,失去真实性就失去价值。”

建筑匠人|陆晓明:心静而形动

建筑匠人|杨旭:回归人本需求

建筑匠人|邱小勇:建筑设计之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