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来袭,东京奥运会还能如期举办吗?

根据国际奥委会的章程规定,如果在预定的奥运会举办时,发生战争、内乱、参加国联合抵制,以及“在有理由相信奥运会参赛者安全将受到严重威胁时”,国际奥委会有独自裁决取消举办奥运会的权利。

作者: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 周远

由于新冠病毒在全球大流行,世界的正常运转被严重打乱了。除了政治、经济、贸易活动,还有文娱演出和体育赛事等。最近国际上多个大型年度会展或被迫临时取消,不过这些会展无论规模多大都无法与奥运会相比。

图片说明:2016年4月25日,2020年东京奥运会组委会公布了新版奥运会和残奥会会徽。(来源:新华社)

四年一度的奥运会,定于今年7月24日至8月9日在日本首都东京举办,这是国际奥委会、东京都和日本奥委会在2013年就签订了正式合同的,也是当年9月7日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向全世界宣布的。奥运会是世界规模最大的综合性运动会,是奥林匹克精神的象征,举办奥运会具有特殊意义。

自第31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2016年8月底在巴西的里约热内卢闭幕以来,人们都在期待着第32届夏季奥运会在东京举办。日本举国上下更是欢欣鼓舞,把它当作日本走向新世界并向世界展示日本令和新时代新形象的标志性盛事。如果今年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或即便推迟举行,东京也将成为继法国巴黎、英国伦敦、美国洛杉矶和希腊雅典之后,有幸至少两次举办夏季奥运会的世界五大名城之一,从而也将创造亚洲第一。

日本为今夏举办奥运会可以说竭尽了全力,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更是把东京奥运会看作是其政治生涯乃至人生中最大辉煌的时刻。安倍担任首相已经多年,现已成为日本连续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安倍表示,他将在奥运之后解散国会,举行大选,并举行日本执政的自民党党首改选。

安倍自2012年9月起,已连任3届自民党总裁,任期到2021年9月为止。尽管自民党内对安倍晋三继续担任总裁抱有期待,但安倍本人在去年12月的电视访谈节目中明确表示自己“完全不考虑”第四次担任自民党总裁。因此,如果今夏的东京奥运会顺顺当当,则安倍在其他政治议程的时间安排和效果衔接上都将“诸事顺遂”。

图片说明:东京奥运会详细赛程公布。(来源:新华网)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现在全球遭遇了旷世未见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蔓延,一个接一个国家在疫情中“沦陷”,东京奥运会也成为了一大悬念。东京无疑希望疫情能尽快消除,时钟能走得慢一些,以便有回旋的余地。但面对当前的严峻疫情,无论是国际奥委会、日本还是安倍本人,都一筹莫展,只能在为东京奥运会的顺利举办“尽人事”。

“东京奥运会能如期举办吗?”这是当下全世界都在关注的问题,很难简单回答,因为涉及到很多因素。我们不妨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分析一下有关情况。

一、奥运史上是否有过奥运会被取消或推迟的先例?

自1896年4月6日至15日在雅典首次举办现代奥运会以来已经124年,先后举办了31届奥运会。从奥运会的历史看,曾经发生过5次奥运会被推迟的情况。第一次是1916年的第六届夏季奥运会,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为了遵守国际奥委会的宗旨和谴责德国的侵略行为,以顾拜旦为首的国际奥委会取消了柏林奥运会。

之后是1940年的夏季奥运会,本来确定在东京举办,但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而被取消了。当年的冬奥会也被取消,之后1944年的夏季奥运会和1944年的冬奥会又被迫取消。这五次取消皆因战争原因。柏林奥运会被取消后,时隔20年后才主办了1936年的夏季奥运会。日本在194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被取消至今,时隔整整80年又因疫情面临能否如期举办奥运会的变数考验。

从奥运会历史看,迄今尚无奥运会推迟举办的先例。但时代不同了,奥运会章程中也无明确的禁止推迟举办的规定,因此推迟举办并非不可能。

二、奥运会在什么情况下被取消,由谁作出最终决定?

根据国际奥委会的章程规定,如果在预定的奥运会举办时,发生战争、内乱、参加国联合抵制,以及“在有理由相信奥运会参赛者安全将受到严重威胁时”,国际奥委会有独自裁决取消举办奥运会的权利。

据日本媒体报道,国际奥委会、东京都和日本奥委会在2013年签订的举办城市合同中,也遵守了上述规定。虽然规定以及双方合同中,虽无全球大流行疫情的表述,但其中的“严重威胁”实际包含了这一内容。因此,从按规定履约的角度讲,如果日本和世界的疫情继续恶化,国际奥委会有权取消今夏的东京奥运会。但这一条的解释也存在一定的灵活性,像目前的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实属前所未有。因此,关键要看东京奥运会开幕之前一段时间的全球疫情发展情况,如果依然像现在这样甚至进一步恶化,则国际奥委会即便拥有最大的权力,也无法决定如期举办东京奥运会。

国际奥委会已经明确表示,届时将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对日本和全球疫情的评估结果,来决定东京奥运会是否适合如期举办。

三、决定东京奥运会是否如期举办的其他重要因素是什么?

除了国际奥委会和世卫组织外,还有其他方面的重要因素,即世界主要国家、奥运大国,特别是美国、中国等国的态度,也非常重要。迄今全球约有205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队已决定参加东京奥运会,如果如期举办,将规模空前。日本舆论对美国和中国都寄予很大希望,一些日美评论说安倍与美国总统特朗普有“特殊亲密关系”,特朗普会在可能的情况下支持东京如期举办奥运会的。同时,安倍政府也已改善了日本对华关系,这同样很重要。

鉴于美国疫情恶化,特朗普于3月11日向全国发表电视讲话,提出将加强疫情防控。次日,特朗普在白宫对媒体表示,受病毒感染扩大影响,他认为东京奥运会“应该延期一年举办”。特朗普称,他“无法想象没有观众的奥运会”。但特朗普也表示,“这只不过是我个人的想法,可能他们会将奥运会推迟一年举行”。对于是否会就此向安倍首相提议延期举办东京奥运会的提问,特朗普表示,“不会,他们很聪明,可以自行决定。不过相比没有观众,延期是更好的选择”。

这是特朗普总统首次就东京奥运会这个敏感话题公开表态。安倍在去年就把特朗普作为“国宾”请到日本访问,以做友好工作。特朗普的话可以理解为美国虽支持东京举办奥运会,但实际还是主张日本推迟举办为好,因为华盛顿明白全球疫情在最近两个月里不大可能会好转。特朗普这番话是实在的,也是巧妙的,既暗示了美国的态度,也避免了直接给日本泼冷水。

东京奥运会是否如期举行的最终决定权,从理论上讲掌握在国际奥委会(IOC)手中。针对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构成“全球大流行”,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12日称,“将密切关注今后的动向”。

四、东京奥运会如取消会有什么麻烦?

如果东京奥运会被迫取消,最感窝囊的将是日本,这等于最近这几年来日本从硬件到软件,为东京奥运会所做的各种准备都将改变。

国际奥委会当然也不希望取消和推迟,因为这都将对国际奥委会、各国奥运代表团和运动员,带来很多很多的不便和麻烦。有些国家的运动员也许就眼巴巴地指望在这一届夏季奥运会上夺得奖牌后从此转业了。另外,东京奥运会的各种选拔赛已基本结束,如果取消或推迟东京奥运会,相关选拔赛和选拔体系都将陷入混乱和问题。

更大的问题是如果东京奥运会取消或推迟,国际奥委会与电视直播商、电视直播商与世界各国的电视转播商,以及国际奥委会与各大广告公司、赞助企业等签订的合同,都将面临很多变数及纠纷。在历届奥运会上,大部分的收入来自电视直播、转播等播放权,2016年里约奥运会51亿美元的收入中,约70%与此有关。

图片说明:2020东京奥运会圣火采集仪式在希腊举行。(来源:新华网)

五、东京奥运会主要有关方最新态度是什么?

从多方面透露出的信息看,目前日本政府和东京市仍在不惜一切代价作如期举办或适当推迟举办的各种公关和准备工作。按照三方签订的举办合同,如东京奥运会在今年底前不能举行,则合同自动失效。三方都不希望发生这种情况。

国际奥委会方面一直表现出积极态度。据日经新闻报道,疫情爆发以来,国际奥委会以多种方式表示将如期举办东京奥运会。2月中旬,国际奥委会发表紧急声明宣布,将与东京奥运会组委会、东京都、日本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成立联合工作组,以拟定共同应对措施。3月3日,国际奥委会在瑞士洛桑召开理事会会议,确认将于7月24日按原计划,举行东京奥运会开幕式。

图片说明:3月12日,东京奥运会第一棒火炬手、希腊射击奥运冠军安娜·克拉卡奇开始传递火炬。(来源:新华社)

针对一些人提出改在其他城市举办本届奥运会,且伦敦等地表示愿意接替东京承办,国际奥委会新闻发言人亚当斯明确表示“没有不(在东京)举行的理由”。3月12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表示“将密切关注今后的(疫情)动向”。当天巴赫在希腊古奥林匹亚村出席了东京奥运圣火的采集仪式,并表示举行“圣火采集仪式再次显示出我们成功举办东京奥运的决心”。

世卫组织方面,现在还不需要表态,也不便表态,但到关键时刻肯定会表态。预计今年5月底至6月中旬,将是决定是否如期举办东京奥运会的最终时刻。2016年的里约夏季奥运会,也曾因遇到中南美洲爆发寨卡病毒疫情的紧急情况,在最后关头出现是否取消或推迟举办的特殊情况,世卫组织在距离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仅有50天时,给出了“奥运会导致疫情扩大的风险较低”的鉴定意见,从而使里约奥运会得以如期举行。此次估计也会在最后关头才作出决断。

图片说明: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通报疫情。(来源:世卫组织官网)

目前看,东京奥运会很可能是三种情况:一是如期举行,二是推迟举行,三是改在其他城市举行。关键是看今后两个多月的全球疫情发展情况,如果全球疫情得不到遏制甚至进一步蔓延,如期举行的可能性就不大了。因为这不仅取决于日本和东京的疫情,还取决于205个国家和地区的参赛运动员、教练员、领队等,是否有人或有多少人受到病毒感染,是否接触感染者,以及他们所在国的疫情情况。

推迟举行的可能性较大,但推迟多久的关键仍在于疫情。如果全球疫情形势出现好转,年内还有符合气温等比赛条件的时间,则会推迟在今年晚些时候举行;如疫情依然严重,今年内的气温等条件也不再允许,则只能推迟到明年举行。

改在其他国家城市举办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因为合同三方都不想这样做。

有40多年国际奥委会委员资历的庞德委员,日前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他认为东京奥运会的合同时间问题不是大问题,因此次情况特殊,东京举办奥运会的时间“理论上可以延期到2021年同一时期”。但推迟一整年可能与美国等国的其它一些大赛事发生冲突,不过只要华盛顿不持异议,这些还是有可能协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