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唐蕃古道黄河源头洛克线(十):一路艰辛,终目睹黄河源之美

图文:走吧网特约摄影师 千寻

黄河源头,冷冷清清,溪流汇集,曲曲弯弯。

前往黄河源头,在唐蕃古道214国道和青藏线109国道之间,这广袤的无人区里,暑季的八月初,天气阴沉寒冷,路面坑洼不平。

这些年来,几乎走遍川西藏区和西藏高原,烂路走的太多太多。像黄河源这样的烂路,虽然一点都不危险,虽然海拔4000多米,虽然是在高原上,但没有高山峡谷,没有傍山险路,就是颠、就是坑多。

密密麻麻脸盆大的坑,全是极硬坑沿,每个坑里都是浑浊的泥水,车轮每一秒都在和坑沿硬碰硬,噗噗嚓嚓溅起来的黄泥水糊满车身,没有下雨的中午,雨刮没有一秒能停下来。

三江源国家公园标志处留影,继续驾车驶向无人区腹地,去寻找黄河源的源头——约古宗列曲。

黄河源头的正源——卡日曲和约古宗列曲,一直以来很有争议,所谓真正源头是国家科考队的事情,我们一路辛苦,就为了看一下母亲河的源头,到底怎么个样子。

黄河源头的两条小河曲曲弯弯,在曲麻莱县秋智乡和玛多乡之间基本平行并流,相距约三二十公里距离,汇合后注入玛多县西边的两个大湖——扎陵湖和鄂陵湖。再一路向东曲曲弯弯经玛多县流经阿尼玛卿雪山南坡附近,达日县由经下藏科和阿万仓,由甘南流经兰州,形成大几字形,再陕晋界到河南三门峡和洛阳小浪底水库经郑州流向天津入海口,注入渤海。

所谓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我们此刻,就在天上来的地方,寻找天边的源头。如下图所示,没有桥,车队涉水过黄河,继续寻找源头。

源头就在我们附近,继续涉水过冰冷的黄河。

来来回回再迂回,连过三条冰冷的黄河,所谓曲折迂回。

无人区里基本无人,早上六点半出发到现在,已是下午一点多,五个小时过去了,我们还在寒冷的黄河源头,在寻找黄河源标志性的石碑。

突然看到远方五彩经幡,到跟前几台车停下,歇口气。

三岔路口距离黄河源头40多公里,我们已经走了60多公里,单反相机镜头拉进,配合熊哥的望远镜,还是不知道源头石碑在哪里,虽然车旁就是黄河源头的黄河水流曲曲弯弯。调头返回再寻找那个石碑,车载电台传来胡杨林的呼叫。

这女人,我们称为胡大侠,单人单车广州出发,已在川西和青海藏区晃荡多半个月。玉树汇合后,一起结伴自驾到现在,她和老钟的车去麻多乡补胎,老钟乡里等我们。耐不住寂寞的美女老胡,开上她的卡宴,居然又单车进五六十公里,来无人区里找我们。大家都很佩服,的确是自驾大神级美女。

无人区里没信号,也没有办法去咨询庞勃和曲麻莱雄鹰,后来聊起来,我们几次停车的位置,其实旁边山头就是黄河源头的石碑。

在黄河源头折腾大段时间,就是没找到石碑,小小遗憾!庞勃比我们早到黄河源四五天,下图是庞勃的车和卡日曲石碑。

卡日曲——庞勃拍的黄河源头石碑。

离开黄河源,搓板加水坑的黄河源烂路,我们又六十多公里重复了一把。用大家的话说,这颠路,真把人跑塌了。

五台车到麻多乡汇合老钟的车,加完油,已经下午三点,寒冷的下午,车上啃干粮继续赶路。从麻多乡到玛多县城,还有200多公里的无人区穿越。导航没信号,奥维没轨迹,全靠副驾助手永裴用卫星地图之前的分析。这里去扎陵湖鄂陵湖就一条小路,想跑错都不可能。

后来也知道,这是很多详细路线的藏区地图上都没有的扎加路——003乡道。跑啊跑,跑啊跑,跑啊跑,孤寂寒冷的无人区,只有天上的秃鹫、地上的藏野驴偶尔出现在我们的视野。

扎陵湖,黄河流到这里,汇成高原大湖!

疲惫饥渴的我们面前,又是扎堆悠闲的藏野驴。

扎陵湖。

扎陵湖边,一扫疲惫。

当年黄河源风景区牛头碑旁边的经幡。

鄂陵湖边,拍照歇息。

玛多县的黄河源牛头碑风景区,就是这里附近山上的牛头碑。2016年到过这里,由于扎湖鄂湖生态保护封闭,所以偌大的扎陵湖鄂陵湖黄河源牛头碑风景区,没见一台车,一个游客。

天玄地黄,只有我们六台车,在鄂陵湖旁的风中驻足!

早六点半出发,历时14小时,行程530公里,冷饿疲惫颠簸,穿出无人区,于晚八点多,车队安全抵达玛多县城。

走遍藏区,夏日最冷的还是海拔同为4000+的石渠和玛多,不知为什么,玛多县真的非常冷,三次到玛多,多次查玛多天气,玛多比羌塘无人区边缘的海拔5000米的双湖还要冷。

因为太冷和疲惫,所以没有什么是高度白酒和麻辣火锅解决不了的!

每晚19点更新《穿越唐蕃古道黄河源头洛克线》系列游记,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