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疫情“至暗时刻”:从隔岸观火到全境封锁

西班牙最早1月底出现首个新冠确诊病例,但民众心态像隔岸观火。 3月上旬,接连数场球赛、节日聚会和万人游行之后,西班牙确诊人数迅速攀升。一位部长被感染,政府官员全体接受病毒检测。 3月16日开始,西班牙全境进入“封锁状态”,民众被要求待在家中,若非必要禁止外出。 轻症患者在家隔离,医院不收,也没有“方舱医院”。社区防控主要靠街上巡逻的警察。

西班牙新冠疫情告急。最新数据显示,累计确诊超过1.1万人,至少490人死亡。目前,西班牙已经超过德国和法国,成为欧洲第二大疫情国家。

确诊病例从500例到5000例,韩国经历了11天,意大利10天,而西班牙只用了6天。此外,西班牙的死亡率高达3.7%,仅次于死亡率最高的意大利。

△ 截图来自腾讯新闻

西班牙首相桑切斯3月14日宣布,为遏制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为期15天的封锁管控。除工作、就医或购买生活必需品等特定情况外,全国范围内的民众禁止走出家门。上一次西班牙进入紧急状态,是在10年前,西班牙各地机场空管大罢工。

据媒体报道,西班牙公共卫生系统拥有3508间重症监护病房(ICU),外加896间私人病房(总计4404间)。根据欧盟统计局(Eurostat)的数据,就每10万居民的床位数而言,西班牙可提供的床位数与其他受到疫情影响的欧洲国家(如意大利或英国)相似,但又远低于德国或法国。

Adita是一名华侨,住在西班牙沿岸的Balearic群岛,这座岛号称是西班牙人度假的后花园,面积只有4600平方米,人口不足80万,但目前岛上确诊患者已经有50多例。疫情爆发之后,一大批马德里人涌入岛内,令原本捉襟见肘的医疗、物资资源更显紧缺。

日前,Adita向八点健闻讲述了她在当地的经历。

华人囤货时,西班牙人不以为然

2月9日那天,岛上确诊一例新冠肺炎患者,他是个英国人,去法国滑雪而被感染,这是西班牙境内报告的第二例。这里媒体报道他的症状非常轻微,但我还是非常担心。首例出现时间更早,1月31日一位德国籍患者在戈梅拉岛确诊,那也是一个度假胜地,距离首都马德里2000公里。

自1月底武汉封城之后,我一直关注着国内情况。

在西班牙的家人群里,我马上发了很多关于中国防御新冠病毒的方法,比如说勤洗手、戴口罩,和人保持距离等等。结果,我先生的舅舅回了一句,这就是个普通的流感,不要太在意。他们就觉得我很夸张。

我开始囤货,去到超市根本没人抢购,邻居们都不以为然。我的先生是个西班牙人,他认为我的反应有点过激。他们和我之前的心态一样。早在武汉疫情爆发的时候,国内的家人一直提醒我,囤点粮食。但当时岛上还没有出现病例,我也就没太在意。

电视里对国内疫情的报道,怎么讲,有点像隔岸观火。大家偶尔看一看中国的形势,都不是那么上心。当时,新闻传递出来的语气都是,大家要镇定,不要神经紧张。卫生部长在电视上露面,都是很轻松的样子。直到大约一个月后意大利疫情大爆发,就没有媒体敢说这样的话了。

西班牙移民比较多,再加上本身是一个旅游国家。很多人高中毕业,就可以找到一份旅游业的相关工作。有很多人这辈子都没离开过西班牙,没有去过亚洲,更没有去过中国。他们很难因为一种陌生的病毒,把一年四季都有地中海阳光的海岛和武汉这个城市,联系起来。在他们的印象当中,中国只是一个符号,医疗水平落后。

相反,华人群体至始至终保有警惕性。很多华人年后返回西班牙,都是主动自我隔离14天。新闻里播过,马德里华人回来以后,他们在当地经营的店铺就没有直接开门。他们挂出告示,中文写着,因为病毒原因,我们自我隔离;西班牙文就写着放假。

在武汉疫情爆发伊始,这座岛上的口罩就被抢空,一箱一箱寄回了国内。年后补了一些货,华人们又继续买口罩,寄给中国的家人。本地人仍旧办派对、看球赛,直到2月底意大利疫情爆发了,开始出现很多输入型病例,西班牙人慌了。

数场万人集会后,疫情爆发了

在三月初,电视里还报道,西班牙控制得很好。当时的确诊人数不到500人。2月底意大利疫情爆发的时候,在远离西班牙本土的特内里费岛的一家酒店,有一名意大利游客被确诊,上千人都被困在里面。酒店应急措施可圈可点,最后查出6名确诊患者。

到了3月5日,情况急转直下,意大利开始全境停课。3月7日晚,意大利政府宣布封锁整个伦巴第大区及其他十四省。两天后,意大利全国封锁,确诊人数超过9000。在意大利求学的学生纷纷回到了马德里、巴塞罗那,西班牙的确诊数据开始翻倍增长。西班牙还有一个疫情高发区,是因为一场葬礼,造成了60多个人被感染。

即便如此,西班牙也不禁止各种大型活动。西甲如期举行,皇家马德里对阵巴塞罗那的国家德比吸引了8万多人到场观战。3月1日,盛大的法雅节在瓦伦西亚举行,聚集了成千上万未戴口罩的民众,本是重灾区的瓦伦西亚干脆停止公布确诊人数。3月8日,妇女平权大游行在西班牙各地展开,超过30万人上街。随后,执意坚持游行的社会平等部部长确诊,其丈夫为副首相,二人近期曾和国王会面,西班牙政府所有成员都开始接受新冠病毒检测。

别的地方病例数增长的时候,我们这个海岛没有动静。突然之间,就增加了两例从意大利旅游回来的患者。不到一个星期,又有两个人被确诊,也是去意大利旅游的。直到上周二,岛上一个59岁的患者去世了,她是我们岛上第一例死亡病例,导致了80多名人员被隔离。

这下问题大了,居民慌了,医生也有点头疼。

岛上一家医院的朋友告诉我,一个医生病倒了,就是和新冠病毒有关。他们现在把医院所有的非紧急手术预约取消掉,日期全部推后重排。

早在一周之前,当地医院还没有反应过来。3月2日,我去附近医院动了个手术,去见麻醉师的时候,恰好碰到电视台来这家医院采访,因为当天收治了两名新冠肺炎患者。医院的人说,一下子不知所措,因为什么都没有。

从麻醉手术室出来后,我在一个专门的休息室,等麻药慢慢退去。有一个男护士特别热情地和我说,你西班牙语说得真好,我把领导叫来,你跟他们说说,这个病毒是怎么一回事。一下子,就叫来了五六个医生,都没有戴口罩。我讲了一下病毒的危险性。他们很茫然地看着我。男护士就说,我们什么都没有,连最普通的三层口罩也没有。

后来我搜新闻看到一个消息,碰上了疫情,各国都加足马力生产口罩,西班牙也有一个做口罩的工厂,开工的时候,却发现没有无纺布的面料。

全境封锁,邻居们开始囤货

像是在“放养”状态下的西班牙,这回确实被迅速飙升的疫情搞懵了。3月14日,首相佩德罗·桑切斯的妻子确诊感染病毒,让我们大吃一惊。

戏剧性的是,几个小时之前,西班牙政府终于宣布:3月16日开始,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这场新闻发布会约有970万观众收看,是西班牙历史上收视率最高的星期六。

西班牙的国家紧急状态分为三级,从低到高依次是“警报状态”,“例外状态”,“封锁状态”。这次是“封锁状态”。昔日繁华无比、人潮涌动的马德里街头,如今只有贩卖食品的商铺和超市依然开放,其他门店全部暂停营业。

西班牙是继意大利之后,欧洲第二个采取封锁措施的国家。4600万西班牙民众被要求待在家中。

根据西班牙《国家报》的一项调查,44.7%的人口承认他们对新冠病毒感到担忧。

邻居们终于开始囤货。“闭关”第一天早上,他们就一车车地往家买。我先生的一个同事,也是西班牙人,本来规定是周一开始不用去上班,但他从上个周四开始,就拒绝上班。你爱开除我就开除我,一定要在家上班。他爱吃特别辣的方便面,在我们囤货的时候,送了一包给他,结果他说,已经囤了两个月的食品。

在家人的线上聊天群里,可以感受到大家的神经开始紧张了。一发布虚假消息,立马有人指出来,这个是假的。大家反感谣言,不想更加惊慌了,都在试着保持镇定。

西班牙停飞意大利航班,并禁止举行大型集会,马德里全部学校停课两周。在3月12日,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宣布,向受疫情影响的自治区拨款28亿欧元用于保护医护人员,以及保障抗疫物资的供应,还表示将从国家总预算的应急基金中也拨出10亿欧元,优先用于医疗物质采买等事项。在地媒体报道上可以看到,西班牙国防部已经开始在马德里、瓦伦西亚、塞维利亚和特内里夫等地征召后备军,加入军队应急部门,在公车和火车站上协助地方执法部门实施检查和消毒,增援街头巡逻。此外还征召了后备军医、护士和药剂师,加强医疗救援和医疗物品生产。

3月16日,我去附近医院拆线,门口登记人员问我预约有没有被取消,我说没有,我来拆线。她重新核实了我的预约,让我到等候大厅。这个大厅原来的椅子比较密集,现在背靠背的椅子都分开了,保持了足够的距离。每个房间都有医生,但都没有病人。坐着等待的时间里,我听到医生在给有预约的病人们打电话,问他们有什么问题,面诊之后会被取消。

△ 受访者供图

在社交网络看到一个视频,3月14日晚,西班牙民众走上自家阳台,为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鼓掌,感谢他们为阻止新冠肺炎疫情扩散所做的工作。那个视频,真的挺感人的。朋友说,在西班牙所有城市,这样的活动以后每天都会持续。

轻症患者在家隔离,很多华人不理解

西班牙正处于疫情的至暗时刻,每日的数据令人心情抑郁。我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才能走出来。

说几点我的担忧。

西班牙的医疗体系,实行家庭医生首诊制,任何问题先联系家庭医生。疫情期间,如果觉得自己有类似症状,拨打一个专门热线。医生会给出一个初步筛查,先问你是什么症状,有没有去过意大利、中国、韩国等疫情区,认为有必要做核酸测试的话,会有救护车到家里来接,一般是发烧三天才会给做检测,一旦确诊,再送到医院。轻症是不住院的,在家自行隔离。

也有一些年轻人,电话打不进去,直接冲到医院急诊室,要求医生给做核酸检测。这令我的一个医生朋友很生气,他认为这会占用本来就紧张的医疗资源。

去看西班牙的急诊,它是该止血的止血,该止痛的止痛。询问病因,那还是要去看普通的家庭医生、专科医生,急诊室不解决这些问题。这与国内截然不同。国内去看急诊,和普通门诊没有太大区别。但在西班牙,急诊如果判断不是重症,那你就先回家,约专科医生,以免浪费急诊资源。

医院不收新冠轻症,可能这一点,很多在这里的华人不理解。毕竟,目前西班牙还没有类似国内的“方舱医院”。

上周开始,马德里的学校开始放假。正如前面所说,我们这个岛是西班牙的后花园。很多马德里人在岛上有第二套房子。在封锁以前,他们都来到海边度假。我们这种海边的小城市,平时人口少,床位也相对少一些,不像马德里,人口多,医院也多。这些马德里人跑来了海边,现在正遭到全国人民的谴责。政府一直在讲,马德里人请你留在马德里,不要把病毒带到全西班牙。

岛上的人,大家都很害怕。我们这边还有游轮,上周三,一艘从意大利过来的游轮经过,3000个游客下来。虽然给他们测了体温,当晚游轮就走了。但这个事情,在岛上引起了对政客强烈的谴责。从上周五开始,已经禁止游船停靠,增加补给的除外,但游客禁止下船。

很多工作,西班牙实施得并没有国内那么细致。西班牙卫生部就最初的两起确诊病例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记者问到,其中一个是不是在法国滑雪场被感染的,发言人马上说牵涉到病人的隐私,我这边不方便回答。后来,我还是在华人网站上看到,他原来去了阿尔卑斯的一个滑雪场。

西班牙也有类似居委会这样的组织,但和中国有很大不同。比如说一个楼里8户人家,大家选一个主席。日常工作就是负责楼里的水费、电费、清扫费,一起做些楼道翻新工作。但他并没有做防控排查的职责。

社区防控在西班牙主要是巡逻警察在起作用。根据西班牙的市民安全法,警察执行职能时,不听劝导、不服从者,或提供虚假资料,拒绝表明身份的,会被处以600到30000欧元的罚款。

但我并不清楚,警察防控力度有多大,能坚持多久。

巴塞罗那Vall d’Hebrón医院流行病学和防治医学部门主任玛格达·坎平斯在接受《国家报》采访中表示了同样担心,虽然目前西班牙的资源、病床和ICU数量还可控,但如果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或者10天内,病例数量急剧增长,收治入院的人数达到了各大医院的承受极限,卫生系统可能会瘫痪。

“但是也要向人们强调,要非常注意公共卫生方面的建议。在中国,所有措施都被严格地贯彻落实了,因为他们非常自律。我们是拉丁裔,我们没有那么循规蹈矩。人们需要有责任感。”玛格达说。

谭卓曌|撰稿

季敏华|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