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之都包揽全球80%业务,很贵很美的安特卫普这6个地方必去

说到比利时,对旅行者来说,最大的吸引力是“双布一根”,也就是布鲁塞尔、布鲁日和根特,但是实际上还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好去处,那就是——安特卫普。

安特卫普位于比利时北部斯海尔德河畔,乃该国第二大城市,也是一个百面妖姬、千面娇娃式的存在:

在古早版的世界地理课本上,她是世界闻名的港口;对喜欢购物的人来说,她的身份是时尚之都、钻石之都;而对艺术感兴趣的人则又会对弗兰德斯绘画欣喜若狂,想要近距离感受下鲁本斯、凡戴克、布鲁赫尔等名家真迹;安特卫普也充分考虑了吃货的需求,这里还是比利时米其林餐厅分布最密集的城市……

总之,作为一座特别有追求、欲望特别大、对你口袋里的钞票特别有兴趣的都市,安特卫普甚至比你自己都更懂你的需求,并进一步将自己打扮成了一座万能之城,融合古典与现代、艺术和活力于一身,给你一万个为她买单的理由。

说起来,“安特卫普”这个名字也是颇有来历: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无良的巨人动不动就伸手向城市居民索要高额的河道通行税,老百姓被逼得毫无办法,英雄布拉伯实在看不下去,一刀砍下了坏人的手并扔了出去。扔手的动作在荷兰语中写作“hand werpen”,谐音——安特卫普。

如今,关于名字的故事被立了塑像,就位于城市广场的核心位置,供人瞻(he)仰(ying)。

今天,老鼠皇帝首席村妇就带大家去逛逛这座既古老又摩登的城市,以及必须要去的6大目的地。

DIVA钻石之家

安特卫普最闪亮的名片显然是钻石。

有一部非常有名的电影《血钻》,讲的是发生在九十年代非洲国家塞拉利昂的故事,在利益的驱动下,西方钻石商人和塞拉利昂战争贩子共同被作为“幸福象征爱情代言人”的钻石沾染上了无数无辜者的鲜血。

比利时也是塞拉利昂背后众多的影子之一。

比利时安特卫普与钻石的关系早在15世纪中期就有了相关记录,16世纪开始走向繁荣,如今拥有1800多家钻石企业、包办了全球80%的裸钻和50%的成品钻交易。如今,关于钻石的一切我们都可以在DIVA钻石之家了解到。

钻石之家是安特卫普最新的博物馆之一,于2018年5月才正式对外开放,是我们了解钻石之都最好的窗口。

博物馆有常设展和特展,分开售票。常设展《DIVA:美妙故事》共有三层六间展馆,对钻石的历史、全球分布、贸易概况、加工打磨过程、各种特性及鉴定进行详细的介绍。我们除了能看到各种熠熠生辉的珍奇钻石首饰和名人款,还能通过互动更好地了解它们背后的故事,,当然,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激发你的购买欲,在狗眼被成功闪瞎后欢迎来到一楼的Silvius Druon珠宝店,掏空男票最后的腰包。

中央火车站

安特卫普的中央火车站不仅是交通枢纽,更是一个景点,实际上,它的外号是——欧洲最美车站。

车站建于1895-1905年,由当时的国王利奥波德二世斥巨资打造,比利时建筑师路易·德拉森塞里设计建造,风格为华丽的新巴洛克式。二十多种大理石和石料装饰,将整个空间打造得富丽堂皇,因而得到了“铁路大教堂”的美誉。

中央大厅抬头即是巨大的弧状穹顶,最高处侧面辅以扇叶形窗户,像朵盛开的鲜花,花瓣中心位置则是座金色的古老壁钟。地上地下共有站台四层,采用完全通透式的设计,恍如置身时光隧道。

火车站底楼亦提供寄包服务,价格为24小时3欧元。

偶遇一支来自苏格兰的乐团,在古老的火车站吹响风笛,环绕式立体声仿佛插上了梦想的翅膀,直上云霄。

圣母大教堂(Cathedral of Our Lady)

作为一个碎钞机城市,安特卫普当然还有其他看点,欢迎来到圣母大教堂(Cathedral of Our Lady),这是毫无疑问的地标性建筑:1352年开始动工,用时169年,占地1公顷,乃当时最大的哥特式建筑。因为工期太长且没有统一设计图,想到哪儿建到哪儿的教堂完美呼应安特卫普的混搭气质——无论内外都融合了多种式样。

大教堂是安特卫普最无法忽视的一道风景线,在几公里之外都能看到它高耸的塔尖,被誉为“中世纪的摩天大楼”,里面还有鲁本斯最重要的画作之一祭坛画《耶稣的升架》,不过这些现在统统看不到,因为它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维修工程。

鲁本斯故居

彼得·保罗·鲁本斯是17世纪著名的弗兰德斯画家、早期巴洛克风格的代表人物,是他将巴洛克风格成功引进低地国家。1610年,鲁本斯回到安特卫普,亲自设计建造了这座意大利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作为画室兼住处,画家亦是在此度过了余生。

1946年起,这里被改造成博物馆对外开放。

MAS博物馆

MAS博物馆斯位于特罗姆河畔,原址本是汉萨同盟之家,位于昔日拿破仑钦定的码头旁,由荷兰公司Neutelings Riedijk Architects设计,创意是——仓库。

“仓库”式MAS博物馆是一幢现代风格的深红色建筑,外墙上共有3185只银色小手,看上去仿佛整幢楼便是由这些小手给托起的。博物馆内的大道上则嵌入了同样数量的小奖牌——这些都是由作家Tom Lanoye和设计师Tom Hautekiet精心加入的小小匠心,用以致敬这座城市、这座港口、这条河流,与这个世界。

除底层外大厦共有10层,每一层的结构都是由外围的大道(boulevard)包围在展厅之外。常设展在4至8层,从节庆、城市与食物、贸易与船运、人与神、前哥伦布时代的美洲文明等不同维度呈现出安特卫普这座城市与世界的连结。2层则是其18万展品中一小部分的可供参观的仓库,3层则是临时展。

博物馆虽是设计得寓教于乐,但若时间有限,建议“直奔主题”地先从顶楼逛起——MAS最菁华的地方仍在于8层的室内及10层的户外360度全景观景平台,将安特不同风貌的市容,无论古城新楼、海港码头都一网打尽。

扎哈 哈迪德

但是以上统统都不是我们要来安特卫普的原因,真相是:扎哈 哈迪德。

扎哈在安特卫普做的这个港务大楼,其主体是废弃文保单位老消防站,如何在不动老建筑的前提下做出一个颠覆性的作品,扎哈的脑洞再次让人惊艳。我们绕着转了一大圈,边走边惊叹,我想,无论是建筑,还是为人,拥有个性都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们本应用一生努力将自己活成一个独特的存在,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活成了流水线出品……

一个好的设计,从来都是能够引发人跳脱出产品本身进行更广维度的思考。

遇到一对来拍婚纱照的夫妇,能以这样一座建筑当做背景来定格人生最重要的照片之一,想想就是件幸运的事。

安特卫普的城市发展其实有一条非常清晰的脉络可以追寻:16世纪,布鲁日因港口干涸日渐衰落后,安特卫普看准时机一举将其取而代之成为北海一带的航运贸易中心,其如日中天的发展势头甚至让荷兰人感受到威胁从而关闭了斯海尔德河的入口,直至1865年才再次开放。

经济搞起来之后的安特卫普开始发展文化产业,在印刷商、出版商克里斯托夫·普朗坦(Christophe Plantin)等人的努力下,16世纪后期的安特卫普与巴黎和威尼斯一并成为了欧洲早期印刷的三大领军城市之一。

再加上鲁本斯1609年从意大利学成归来后,更为这座城市添上了一笔浓墨重彩的巴洛克印记。艺术上的创新精神在20世纪末又延伸到了流行服饰这一领域,使得安特卫普又多出一重“时尚之都”的新身份。

个体也好,城市也罢,与时俱进,因势利导,从来都是我们的唯一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