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塔城的名字因何而来,难道是因有两座历史古塔

听到“塔城”这个名字,大家自然就会想到,这里首先有“塔”,不然就不会叫“塔城”了。其实,塔城真的有“塔”,而名字的由来,却不是因为有“塔”的缘故。

|塔城名字的由来

当地的老年人,大都知道塔城在古代叫“楚乎楚”,因此还流传着一个传说,是关于一个蒙古活佛的故事,说是跟“一碗水”、“一碗泉”等等有关。

自从对文化与历史感兴趣之后,我内心自然就比较排斥“传说”之类的话,更不想听一些毫无根据、胡编乱造的历史。比如,南疆的库车市,有人说它是《西游记》里女儿国原型之地,还说库车河就是子母河,然后就在社会上流传开来。

真正掌握确切的人文历史后,我就讨厌了这种说法,就用一些历史记载来佐证那些乱编“传说”的人,如果看了玄奘编写的《大唐西域记》,大家都会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对于“塔城”的由来,我也是持这样的观点。

从古至今,塔城的名字不少,不管哪个游牧民族占领了这片地方,就按照自己的习惯来称呼塔城的名字。直到清朝乾隆年间,这里建造了一座新城,而乾隆就亲自赐了一个名字叫“塔尔巴哈台绥靖城”。

“绥靖”的意思为安抚,就是让这个地方保持平静。因为,当时清朝任命的参赞大臣、领队大臣等官员和下层办事衙署及驻军,按照划分的区域都住在这座城池里。然后在城的四周便有了商铺、店肆等五行八作的居民,所以铁匠铺的打铁声、客栈的吆喝声、马匹的嘶鸣声等等,让这里噪音太高,人就显得心烦。

或许当年,乾隆微服私访到过这里,不然也不会熟知这里的情况啊,因此就给“楚乎楚”起了一个这样的名字。因城的名字较长,官方文书用全称,民间则取首尾二字,简称为“塔城”。日久天长,官方也随民众,公文也用塔城了。其实,塔城是蒙语和汉语合成的一个名称,体现了新疆多民族文化融合的特征。

查阅历史,我觉得还是这个说法比较有依据,也合乎当时的历史,毕竟当时的塔城是边疆的贸易之地,各国来这里做生意的人很多,难怪乾隆皇帝给“塔城”了这样的名字。

|人文历史厚重的塔城

古代的西域,新疆的北部都是天然牧场,历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几乎全是游牧民族部落。秦朝时期,这里曾是呼揭塞人游牧之地,到了西汉时期,就成了隶属西域都护府管辖的地盘,隋朝又为西突厥铁勒等部游牧地,唐代先后隶属于安西大都护府下设的昆陵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

说起“西域三十六国”,大家都知道新疆古代的城邦国众多,小国家一个挨着一个,因利益冲突,今天不是你骚扰我,明天就是我侵占你的地盘。翻阅西域历史,大都是存在这种现象,而中原皇朝不得不派驻官员和将领,前来西域维持这种混乱局面,力争让国家实现和平统一,让各族人民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

就拿唐朝来说,史书记载,公元656年,唐高宗任命开国大将以“三板斧”名声很大的程咬金为葱道行军大总管,率兵讨伐反叛做乱的西突厥贵族阿史那贺鲁,攻打克咽面州(今塔城市附近),大败西突厥两部,最终平息了叛乱。

塔城的气候和季节,决定了地域的特殊性,也更说明了古代时期,北疆是不适合种庄稼和果树的,所以清代以前,这里就是以牧业为主。到了解放后,要让人们有固定的住处,不能像古代一样到处游牧。于是,就逐渐发展农业,主要种植小麦、玉米、油菜等经济作物。

以天山为界,北疆不像南疆,气候干燥,日照时间较长,各种果树基本都可以种植。因此,在古代的西域,南疆的小属国众多,物产很是丰富,那些眼红的北疆游牧民族,于是就心生贪婪,想把南疆的小国都给吞并掉,然后独享丰富的物产资源。

有了战事,就会有牺牲和灭亡。以致从秦汉之后,有些小属国,今天还存在,明天就被灭国了。还有的部落强大了,就开始成立了国家,然后开始了征途。

古代的塔城就是这样,一个时期归匈奴、一个时代属车师,然后又纳入西突厥管辖,之后又归附于北庭都护,历史如此变迁,到了清代就比较清晰了。因为清代治理新疆还是有一套管理措施的,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塔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族人民过上了安居乐业的幸福生活。

|塔城“双塔”公园的历史

我们说塔城有“塔”,指的就是市区内的双塔公园了。

走进塔城双塔公园,两座红色的高塔就矗立在眼前。一座在公园东南角,此塔始建于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距今已有135年。据说,是一个乌兹别克族名叫赛依提·喀玛勒大毛拉修建的礼拜寺宣礼塔,他是发动各族穆斯林群众募捐修建而成的,还是专门从哈密请来的建筑师设计监造。

这座百年古塔,塔座高3米,呈四方形,每面有6根浮雕圆柱。塔身高20米,呈八角形,每面装饰有砖刻的几何图形和六角形浮雕。塔顶观楼为六角形圆拱,墙面和拱顶全为宝蓝色釉砖贴面。顶端耸立铁制新月。整个塔之主体有清水红砖砌筑,白灰勾缝,体现出了维吾尔族古典建筑艺术风格。

另一座塔位于公园西南侧,叫窝依巴扎哈纳喀清真寺宣礼塔,建于1898年,距今122年。塔高25米,底座、塔身、塔顶均为八角形。塔身每面有砖刻5组浮雕,或花卉、或图案,素雅庄重,自成一格。塔顶为尖峭之三角形,吸收了欧洲中世纪哥特式教堂建筑的特色。

听当地人讲,苏联时期,这里曾是一个大广场,他们还在这里举行过阅兵式,军官们站立在塔上观看。虽不知真假,但岁月已流逝,也只有这两座高塔,见证了100多年的历史。

看完这两座百年古塔,我觉得这是一种建筑艺术文化的综合体,为什么要这样说呢?从“砖雕”上来看,这是中国古代建筑的技艺和手法,因为建筑设计师是从哈密请过去的,那么就更加肯定了这一点。毕竟哈密回王府,就是当年清朝封的王爷,从中原请过去的建筑师,融合了民族风格,建造出了具有西域民族特色的仿明清建筑。

如今,塔城双塔公园内的两座古塔,就像两位历尽风雨沧桑的百岁老人,巍然屹立在边城日新月异的建筑群之中,它们以独特的造型、静穆地向四面八方的来客,昭示这里曾是中西文化的一个交汇点,而今天的对外开放,就是历史的延续,也是一种文化的见证和传承。

|塔城人文彰显素质与文明

在塔城市街上漫步,我能切身地体会到,这座城市的节奏非常缓慢,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没有急匆匆的行人,更没有疾驰的来往车辆,就连公交车也是慢悠悠地停靠在车站,然后又慢悠悠地驶向下一站。

印象深刻的是,塔城的每条街道都很整洁,路边的公交站台是俄式建筑风格,城郊的平房大部分都是红房子,很多楼房外墙也是红色的。由此看出,塔城至今能保留或延续这种俄式建筑风格,完全是展示不同的城市人文景观。走在街上,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仿佛置身于异国他乡,感到熟悉而又陌生。

当行人穿越街道斑马线时,无论是公交还是私家车,都会远远地减速,然后慢慢地停下来,司机面带微笑主动给行人让路,并且很难听到车辆的喇叭声,整个城市显得安静而祥和。这种现象,真正体现了塔城市民的素质很高,文明教育程度远远超过了其他地方。

为了体验民族风情,我们来到地区文化馆,观看了演员们的排练活动,从所采用的乐器和艺人的弹奏方式,以及演员们的舞姿,我觉得与新疆其他地方又有所不同。

这时,旁边的文化广场,不同民族居民伴随着曲子翩翩起舞,动作灵巧欢快,大方舒展,具有明显的地域特征,这就是新疆文化的多样性,而文化的多元化元素又是新疆文化的特征。

随行的朋友指着北边的山峦说:“我们塔城是边境地区,翻过西边和北边的山头,就是哈萨克斯坦国家的地界地盘了。我们这里哈萨克族农牧民还是比较多的,因为受俄罗斯文化的影响,也是为了打造边境地区的旅游,所以塔城也是一个多民族文化交汇的地域。”

塔城,是一个适合居住的地方,也是一个来了就想停留的地方。除此之外,塔城的人文自然更是绚丽,让人走进这幅油画世界,再也不想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