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美边境互设防——加拿大战疫之六

3月1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加拿大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几乎前后脚宣布,经加美两国“友好协商、一致同意”,自即日起双方共同在加美边界实施管制。

对于加拿大人而言,这可是新冠(Covid19)疫情爆发至今影响最大的事之一。

加拿大是1875年正式建国的,但早在1814年12月24日,双方就根据《根特条约》,规定加美边界“互不设防”,两国公民可以仅凭个人身份证件自由往来(原本有个驾照即可,十多年前哈珀Stephen Harper时代开始要求凭护照,但手续也很简便),从此加美边界成了世界上最早、最长(全长8891公里)的开放式陆地边界。

加拿大面积比中国还略大些,人口却仅相当于上海市,且绝大多数人口居住在距加美边界不到150公里的狭长地带。由于税率等政策的差异,美国一侧有许多吸引加拿大人的地方,以我所在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为例,美国加油站的汽油价格少说比加拿大这边便宜2/5,如果汇率比较好,鸡蛋、牛奶、书籍和许多电子消费品的价格也很有吸引力,此外相邻的华盛顿州超市、便利店可自由卖酒(加拿大除魁北克省,其它地区只有专门的酒商店才允许卖酒,很不方便),因此每逢周末,始建于1921年的加美边界“和平门”,排队去美国境内加油、顺便采购的加拿大车辆总会排成一眼望不到头的长龙。

“有来有往”,美国人也喜欢扎堆往加拿大跑,同样以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为例,邻近美国几个州的人都认为,加拿大旅游资源比他们那丰富,一到假期就喜欢全家涌过来,此外,也有不少美国老年人选择到加拿大来养老。这些美国人“手脚比较大方”,他们在加拿大消费,对加拿大商业、服务业,也是很大的促进。

和许多国内朋友想象得不太一样,尽管加拿大经济上严重依赖美国,又和美国签署了《北美防空协定》,但两国民间的“思想感情”并非总那么融洽。除了“万年法语党”魁北克人,加拿大大多数“西人”心目中的“老大哥”并非美国人,而是英国人,这是因为北美独立战争将当时几乎整个北美的“保王党”都撵到了加拿大,而1812年美国再度试图吞并加拿大时,正是英军及时驰援才击退美军,英加联军随后反攻华盛顿,焚烧美国总统府后主动撤退,战后美国不得不用白石灰涂抹总统府外墙掩饰战争痕迹,“白宫”也由此得名,因此“加拿大差点就是美国的”和“别忘了白宫怎么变白的”,是两国民间相互调侃的“老梗”。

另一个“老梗”则是两国间最大差异——医疗。美国是唯一未实行全民医保的工业化国家,而加拿大则是典型的福利国家,前者医疗效率高、质量好,但价格很贵,后者则大量免费项目,但效率低下,设备陈旧。在医疗方面吓唬本国国民“当心我们变成美国/加拿大”,是每逢选举的“常规科目”。

一方面相互不服,另一方面又彼此离不开,这就是传说中的“相爱相杀”吧。

正因如此,此次两国领导人同时同意并宣布“边界相互设防”,是一件极为严重的大事,对加拿大而言,更足以影响到相当一部分国民的日常生活,乃至生活方式和习惯。两国自各自独立以来首次边境设防,居然是因为防疫需要,这也足以表明疫情之严峻,以及两国政府、社会对此次新冠疫情的重视程度,已从大半个月前的“漫不经心”,转变为如今的“一惊一乍”了。

我所住的社区,离“和平门”直线距离仅30多公里,非高峰时段驱车到关口只需要十几分钟,距离加美边界最近的美国较大城镇——华盛顿州伯灵汉市,也曾是我们一家经常“油桶周末行”(在后备箱里装几个油桶南下购物顺便加油,并随手灌满油桶后当天返回,这是边界加拿大一侧居民习惯的生活方式)的目的地,如今却因防疫需要,成了咫尺天涯、可望不可即的地方。

这种“相互设防”能坚持多久?许多朋友认为“至少加拿大坚持不了多久”,因为加拿大一侧的许多产业都是配套美国的,比如东部的汽车业,总装大多在美国境内(加拿大也成为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几乎没有自主汽车品牌的汽车制造大国),西部的航运业、IT业等也是如此,许多加拿大人甚至每天往返加美上下班,这么一“冻结”,短期尚可,长期就真吃不消。

问题是疫情当前,不封堵更吃不消:以大温哥华都会区为例,美国确诊和死亡病例发现最早、北美第一个确认发生社区性传播的疫区——华盛顿州柯克兰市“生命护理中心”养老院(LLC),离“和平门”的距离,实际上和温哥华市中心离那的距离也相差无几。

好在我家不过是寻常“油桶帮”,封边界对我们而言不怎么伤筋,更远谈不上动骨。大疫当前,大局为重,即便没法过境去买价廉物美的“美国啤酒”,暂时也只能先“克服克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