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中小企业 政府优惠政策“打折”执行

中小企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生力军,在促进经济增长、扩大就业、推动创新等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

今年以来,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广大中小企业带来了严峻考验。

为支持企业复工复产,减轻疫情对中小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从国家到地方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惠企政策。

其中,广东省东莞市政府出台《关于支持莞企共克时艰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若干措施》,在降低企业租金负担的条款中,指出市直行政事业单位和市属国企的物业,以及镇(街、园区)和所属企业的物业,对承租企业免收2个月租金;协调村(社区)集体物业对承租企业减半征收2个月租金;倡导动员产业园区、商业街区、商业综合体、工厂和出租屋业主减免相应租金。对疫情期间为承租的初创企业提供租金减免的科技企业孵化器,给予优先扶持。

那么租金减免的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

据本报记者独家获悉,东莞市虎门镇小捷滘社区并未严格执行“(社区)集体物业对承租企业减半征收2个月租金”的措施,而是对(社区)集体物业中租金竞标价格过高的企业进行租金减免半个月。

由于减免举措中受益企业仅占整个工业园区比例的4%,进而引发其他中小企主的不满。

对此,记者致电小捷滘社区村书记,该书记表示上级政府没有强制性要求对承租企业必须全部减免租金,而该社区的集体物业租金减免提案是通过村民股东投票表决产生,根据表决结果对社区内集体物业减免租金半个月。此次小捷滘社区共减免70多万租金。

免额争议

虎门镇隶属于广东省东莞市,据虎门镇人民政府官网显示,虎门镇区域面积178.5平方公里,下辖30个社区,而小捷滘社区就是其中之一。

据社区某企业主介绍,要在虎门镇创办一个企业,需要租用工业园区的厂房进行加工、生产、经营和销售。而租赁合同中资产权属为东莞市虎门镇小捷滘股份经济联合社。

记者通过天眼查查阅资料显示,东莞市虎门镇小捷滘经济联合社自1998年5月注册,注册资本为100万人民币,企业类型为集体所有制,营业期限为无固定期限。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小捷滘经济联合社属于集体所有制企业,而这类企业普遍存在部分劳动群众集体拥有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共同劳动并实行按劳分配。

按照《乡村企业条例》规定,集体企业财产属于举办该企业的乡或者村范围内的全体农民集体所有,由乡或者村的农民大会(农民代表会议)或者代表全体农民的集体经济组织行使企业财产所有权。

因此,小捷滘社区村书记对本报表示上级政府没有强制性要求对承租企业必须全部减免租金,而该社区的集体物业租金减免提案是通过村民股东投票表决产生,根据表决结果对社区内集体物业减免租金半个月。此次小捷滘社区共减免70多万租金。

对于减免标准,该书记表示小捷滘社区是由村民股东根据房租成本评估,对园区内超过租金价格15元一平米的承租企业减免半月租金,而未超过租金价格15元一平米的企业不予减免。

据社区企业主提供资料显示,该社区共有200余户中小企业,在2月仅对4家厂租(宿舍)企业和4家铺租企业减免半月租金,未有看到其他中小企业在减免名单上。

差别定价

一方面减免租金力度不够大,另一方面也反映出社区企业租金价格差异化,这另原本资金流动性不足、生产基础薄弱的中小企业更加“雪上加霜”。

有资料显示,在2018年下半年,东莞厂房租金平均上涨50%,长安、塘厦、凤岗等厂租都在30元一平米左右,临深片区更是翻倍上涨。

上述社区企业主对本报记者表示,其承租的小捷滘社区厂房,合同期限为10年,包括建筑面积和公摊面积,每平米租金为25元。

记者对比北京创意园区和写字楼租金价格,在西单和国贸两处创意园区的报价为一平米12元,而北京最贵的金融街地段写字楼租金为一平米22元。

相对在东莞虎门镇这样的地方,租金价格竟然赶超北京最贵地段,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房租如此之高,究竟是何原因?

作为制造业起步的东莞,外来人口占比超70%。庞大的外来人口,不仅带来城市GDP的增长,更带来强大的住房需求。

外来人口因对房屋的供不应求,滋生出“嗅觉敏锐的二手房东”。这些“炒房客”先与本地人签订协议,以整栋承包的形式将房源拿下,之后再对房屋进行重新规划、隔间、装修、最后招租。

在整个过程中,“二手房东”承担了改造成本、闲置成本、管理成本,因此必须加价才能获利。而为了获得更高利润,往往加价50%甚至出现加价100%的情况。

据社区企业主介绍,这些“二手房东”承租而来的租金价格为一平米10元上下,随后将房价翻倍,再分租给需要开工厂的企业主,“二手房东赚取差价、牟取暴利,按照8000平米的厂房计算,二手房东一年至少可赚200万,而中型企业在这栋厂房里面还赚不到200万。”上述企业主表示。

由于“二手房东”的“胃口”越来越大,2018年底东莞市终于对“二手房东”亮剑,出台《关于进一步扶持非公有制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指出:集体工业厂房,未经审查并在招标文件、租赁合同中注明的,承租方不得转租、分租。

东莞市大多数厂房为集体厂房,这个政策严格执行起来虽有力量,“但是我所在厂房于2017年底承租,租金价格已被哄抬,而且一次性要求承租企业签署10年期租赁合同,其中每3年还需涨一次租金。对比社区其他企业租金价格,更是高的离谱,降价是没有可能的。”该企业主无奈的表示。

“疫情的冲击令整个2月无法开工,工厂基本处于停滞状态,现在企业面临三方面问题:供应商没有全开工,原材料供应不上;客户订单萎缩;工人不能全部到岗。这次只减免半个月租金,如同隔靴搔痒,企业经营难以为继。”该企业主补充道。

眼下,企业一边要抓疫情防控,一边要抓复工复产。实体企业在房租压力、压货风险、人力成本高企等不利因素围剿下,利润不断降低,同时也没外部因素可以快速刺激消费。

原本想依靠减免租金增加企业资金流动性,无奈受困于政府优惠政策落实范围较窄。一旦实体企业持续亏损,仅依靠借贷筹资为企业续命,也只是延缓企业的破产时间,最终还是面临关门的窘境。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