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严密疫情排查网 潜逃17载的命案逃犯栽了!

中方县公安局结合新冠病毒疫情防控排查工作,全力推进追逃工作。3月16日,该局成功抓获一名潜逃17年的湘西泸溪县命案逃犯杨某海。

时光回拨十七载 气血攻心刀杀人

时间拨回到2003年5月3日上午,家住泸溪县李家田乡的杨某海,拿着柴刀准备上山去砍柴。出门前被妻子埋怨了一顿:我被陈某冬(被害人)这么欺负,你也不管管?杨某海平日是一个内向而又寡言的男人,不善于用语言表述情绪,面对妻子的埋怨,他也只是应付两句就上山了。但是心里也盘算着如果碰到陈某冬要好好跟她说道说道,毕竟算起来两家人也算是沾点边的亲戚,总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不是个事。

就在这时,杨某海居然在上山的小道上遇到了陈某冬。陈某冬一见到杨某海就开始数落他妻子的不是,而原本沉默寡言的杨某海则一句话也插不上嘴。陈某冬见状语言上更加毒辣,杨某海气血攻心,抬手就给了陈某冬一巴掌想让她住嘴。没想到这一巴掌没有打断陈某冬的“嘴炮”,反而激起陈某冬更加变本加厉的辱骂。被辱骂的杨某海也是气血攻心,手起刀落,一柴刀砍向陈某冬。看着小道上溅射的血液,回过神来的杨某海扔下柴刀,急忙跑回家去,拿上家里的现金和几件换洗衣服,踏上了17年的潜逃之路。

四处躲藏隐匿踪 埋名隐姓水仙村

从家里跑出躲藏的杨某海,先是在大山里躲藏了一段时间。平日里靠采摘野菜、野果充饥,好在大山里有一条铁路,杨某海时不时能沿着铁路捡到乘客扔出来的食物残渣。但是他觉得这么躲总不是个事情,一天晚上杨某海爬上一辆火车,到了浙江省丽水市。在丽水的一个小镇里,杨某海谎称自己身份证掉了,在镇子里打着零工。杨某海肯吃苦,工钱也要的不多,雇佣他做事的人不少,几个月下来,他居然攒下了一些钱。可这样的好日子没多久,派出所就开始对外来人员进行登记。杨某海知道,像他这样讲着外地口音没有身份证的人,肯定是要被送到救助站被遣返回泸溪,那样自己肯定就被抓了。于是,杨某海心想与其被遣返不如自己先回湖南,再找地方安顿。他便买了一张到怀化的汽车票,潜逃回了湖南。

到了怀化,杨某海不敢在城里逗留,四处打听哪里有不需要身份登记的厂子。一路走一路问,走到中方县泸阳镇的一处砖厂,正巧砖厂在赶工需要人手,见杨某海对工钱没有要求,就把杨某海留了下来。在砖厂杨某海认识了中方县袁家镇水仙村的杨某,两人平日里关系不错。工期结束后,杨某要回水仙村忙农活了,杨某海对杨某说过自己无家可归,杨某便邀杨某海跟他一起回水仙村帮忙做农活。农活做完以后,杨某便劝杨某海就留在水仙村,并且帮杨某海找了一间原本废弃的房子简单修缮一番当做住处。杨某海这一住就是十几年,对外称自己叫“李志刚”,家里没人了出来讨生活的。

由于肯干能吃苦,附近的村民都知道这位“李师傅”。谁家有个小工小活都叫他来帮忙,渐渐的杨某海的生活又平静了下来,他明白这个小山村是自己目前最好的藏匿地点。

疫情排查露端倪 三次交锋终落网

时间是能让人遗忘过去的良药。十几年过去了,杨某海已经习惯了在水仙村的生活,打打零工,卖卖山货,日子过得滋润。他有时甚至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命案逃犯,村民们也忘了“李师傅”是从外地逃难来的,不是水仙村的人。

2020年1月,新冠肺炎疫情突然而至,中方县公安局及时启动一级警务,在全县范围内严密开展疫情防控排查,这才一步步让逃犯杨某海漏出马脚。

疫情防控期间,水仙村村辅警袁海峡挨家挨户登记外来人员信息。到了“李师傅”家,却没有发现“李师傅”,住在附近的村民不知道“李师傅”具体到哪儿去了。没有会到“李师傅”的袁海峡留了个心眼,准备过几天再来找下“李师傅”。

袁海峡是一个耐心细致的人,全村上下每个村民他都做了登记台账,哪些是外出务工返回的,哪些是没有出过村子的,他都心里有数。在疫情肆虐最严重的的那些天里,他一直坚守在志愿服务点上。时间一晃就到2月底了,当时袁海峡正在村里的志愿服务点执勤,看到“李师傅”提着菜沿着公路往村里走。袁海峡便上去询问“李师傅”身份信息、有没有外出等情况。杨某海看到袁海峡来问,心里有点慌张,强作镇定回答“海峡,你不是知道嘛,我叫李志刚,我没有身份证,我是泸溪县人,我家里人都死完了。”袁海峡以为“李师傅”是身份证、户口本丢失了,便跟“李师傅”说,等疫情结束了,可以补办身份证。听到袁海峡这么说,杨某海便说,那到时候我来办一下。便头也不回地走了。袁海峡把这一情况报告给了袁家派出所所长谭金元。谭所长也觉得奇怪,这么一个人在村里生活了十几年,没有身份证,是怎么躲开登记的呢?于是便交待袁海峡找机会拍几张“李师傅”的正面照,进行身份确认,按照程序如果身份没有问题,可以补办补登身份信息。

之后的日子里,杨某海一直躲着派出所的人。看到穿着制服的人,他就借故躲开或者背过身去,半个多月时间,袁海峡居然一次都没有跟杨某海打过照面。3月16日这一天,第三次交锋的机会让袁海峡抓住了。袁海峡正在进行“百万警进千万家”入户走访,结果这户人家刚好请了杨某海来帮忙干零活,袁海峡一看到杨某海不等他反应过来就拍了三张照片,并且迅速把这照片和基本情况传给谭所长。

所长谭金元收到照片后,立即会同县公安局侦查中心民警对“李师傅”身份进行分析研判。侦查中心细心的民警梁孝云,在海量的数据里,寻找蛛丝马迹。看起来似乎就是一个丢失了身份证件的人,但梁孝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在短短两个小时里,对比了数千条信息,直到一条不起眼的命案追逃信息跳了出来,让他眼睛一亮:虽然通缉令上的照片是17年前的黑白照片,但这个“李志刚”与通缉令上的杨某海应该是同一个人。

于是梁孝云一面立马打电话给谭所长,先把人控制住再进一步核查身份,一面与泸溪县公安机联系。接到梁孝云的电话后,谭金元立即带队寻找杨某海的踪迹,而此时梁孝云也与通过泸溪县公安局联系得知杨某海至今还没有归案。这进一步增加了“李志刚”的身份的可疑性。另一边,所长谭金元在半山腰上遇到了正回家的杨某海,杨某海看到谭金元和袁海峡是来找自己的,便知道自己再也隐瞒不下去了,伸出双手让民警给自己戴上手铐。“事不过三”,三次交锋杨某海侥幸躲过了两次,但这一次,他再也没机会逃脱了。

目前,犯罪嫌疑人杨某海已被移交给泸溪县警方。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侥幸潜逃17年的杨某海,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惩治。

供稿:曾智

编辑:杨艳

编审:杨宇

审核:段世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