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耄耋老人笔下的睢中,满满的感动!

天南地北睢中人

耄耋老人的母校情怀

编者按

“我在这里学习生活了六个学年十二个学期,学校党团组织和各位老师用他们的心血和汗水哺育了我,把一个懵懂的小女生培养成一个有理想、有文化、体魄健康的知识青年。站在母校面前,回味那激情似火的中学时代,真是如梦如幻,此刻仿佛我这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婆变得年轻了,越来越年轻了,我依然是那个单纯幼稚热情开朗,爱唱爱跳的中学生。睢中,可爱的睢中,我亲爱的母校,你对我的培育之恩我将永远铭记在心。”

——《可爱的睢中》

永远的睢中,不变的情怀。”2020年,睢中走过了80年的生命历程,从风雨如磐的40年代,走进了新时代的辉煌。八十年来,无数睢中人在这里相遇,或在这里经历成长,或在这里奉献韶华。山高水长,情意悠悠。多年来,广大校友时刻心系母校,以各种方式关心、支持母校,为母校的建设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体现了对母校的深情厚意。

在这草长莺飞的烟花三月,学校收到了两位老人的来稿,他们虽然已届古稀之年,度过光阴荏苒,历经千山万水,但是仍念念不忘母校对自己的教育和培养,充满深情地回忆在母校求学的难忘岁月,感恩母校给他们提供了走向终生幸福的平台。

两位老人都是睢中1957届校友,他们是睢中沧桑岁月的见证人,字里行间,我们能够感受到校友们对母校的炽热情怀,对母校魂牵梦绕的思念。他们以拳拳学子之心抒写了睢中的精神和灵魂,展现了睢中的学风、校风,从中能了解到睢中的悠久历史。他们的来稿,是耄耋学子对母校建校八十周年的最好纪念,是对母校的美好祝愿。

下面将两位老人的来稿全文刊登,以飨读者。

可爱的睢中

睢中的全称是河南省立睢县中学,她是河南十所省立中学之一,也是豫东地区最早的一所完全中学。她的前身是豫皖苏边区中学,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首先,诞生于抗日烽火之中,1940年,因日寇进攻,豫北、豫东地区先后陷落,国民党当局为争取沦陷区青年,在黄泛西岸扶沟县创办“第七行政区扶沟临时中学”,后改名为“豫东游击区扶沟联合中学”,历经六易其址,1948年迁回睢县。跨越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建设,见证了中华民族的抗争、奋斗与发展。解放之初,国家急需人才,睢中同学就踊跃报名参军参干,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多名同学报名参军,直奔保家卫国的最前线。

解放初,睢县是一座交通不便、资源匮乏、土地贫瘠、市井萧条的小县城。可一所拥有2000师生的中学却给睢县城带来了勃勃生机,师生众多且要求住校,除教学用房外还需要大量的宿舍,因此一个学校几乎占了半座睢县城。

迁回睢县之初,因物资匮乏、校舍不足,举步维艰,睢中人发扬愚公移山精神,克服困难,艰苦创业。张和海老师挺身而出,制作出精细的建筑模型,绘制出高质量的施工图纸,1949年至1952年间,睢中师生自己动手,勤俭建校,利用课余时间,搬运城砖,建起一座面积为2700多平方米,3层24个教室的苏式工字教学楼,被誉为豫东第一楼,成了睢县人的骄傲和自豪。

当时的睢中校长蔡岫生是一位知识渊博,德高望重的教育家,由时任河南省省长吴芝圃亲自任命;学校党总支部书记、副校长赵西凡是一位解放前从事地下工作、对革命有巨大贡献的老革命;年轻的教导主任孔羽,才华横溢,讲话风趣幽默,还是一位优秀的语文老师。这里还云集了大批博学多才、教学水平高的优秀教师。如我们的语文老师王冰如、侯传铭,数学老师徐西珍、张云修,物理老师张大川,化学老师李绍虞,生物老师袁只舟,英语老师田谊亭、吴昊,音乐老师宋海楼、王素芝,美术老师周旭东、周光海,体育老师王健民、李炎,都是和蔼可亲、让我们十分爱戴敬仰的先生。特别是带我们6年的班主任侯传铭老师,他是一位性格极好、耐心细心的好老师,他慈父般地呵护着我们,看着我们一天天长大,六年中他从未当众批评过任何一个同学,即使有问题,他也是用个别谈话方式教育我们。

睢中特别重视思想品德教育,在党团组织的教育下,同学们积极向上靠近组织要求进步,争取入团入党。学校还经常组织学生参加一些重大的政治活动,如新中国第一部宪法颁布时,全校师生“倾巢”而出,走上街头,走进乡村宣传这一特大喜讯。

学校学科设置齐全,理化生实验仪器基本能满足教学需要。记得学校举办了一次理化实验设备和生物标本展览,内容还蛮丰富的,深得同学们的赞赏;学校有一座藏书万余册的图书馆和一间宽敞明亮的阅览室,同学们利用业余阅读了大批中外名著,现在我爱读书的习惯就是那时养成的。解放前农民子弟难得有读书的机会,因此解放初入学的学生年龄差距很大,就我们五一年入学的初一班来看,年龄小的十三四岁,大多十七八岁,最大的竟已二十四岁;男女比例更加悬殊,全年级十二个班六百余人女生尚不足二十人。

我们深知学习机会来之不易,同学们对读书学习如饥似渴。为培养学生全面发展,学校在每天下午安排了一百分钟的课外活动,在各学科老师的指导下组织了数个兴趣小组,读书心得交流学习小组、理化活动小组、生物标本制作小组、美术绘画小组等;体育活动更是活跃,学校有一个八百米的直线跑道和四百米的环形跑道,每当课外活动时,操场西边一排排蓝球架下就有许多同学在打篮球,或训练、或比赛。操场的南侧是一排单杠、双杠、高低杠、鞍马等运动器械,同学们在那里上下翻腾强健体魄。东边沙坑旁有人在做三级跳远或跳高,更了不起的竟然有人可以做撑杆跳高跃过两米多高的栏杆。最东头环形跑道上热爱竞赛的同学在练起跑、冲刺,一片欢声笑语热火朝天,尽显青春的活力。文艺活动也是丰富多彩,歌咏队、舞蹈队、腰鼓队、话剧组、曲艺组正在认真排练,特别是我们学校有一个规模较大能唱大戏的豫剧组,师生中多才多艺者不乏其人,能编剧的、能导演的、说拉弹唱者大有人在,师生同台演出十分精彩,周末晚会上总能看到各个文艺小组的精美演出。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使我们丰富了知识,增长了能力,愉悦了心情,增强了体质,提高了对艺术的欣赏能力。这就是我们可爱的睢中。

建校数十年来,母校培养的人才不计其数。就和我保持数十年友谊的同窗校友中就有军事测绘专家中国工程院士魏子卿,南京某军事院校副院长刘景堂将军,火箭军副军级专家张泽富,航天部某研究所研究员周卓臣、邵兴方、徐若玲,高级工程师程秀亭,中国地质大学博士生导师李紫金,北京某重点中学校长蔡远泽,河南大学教授赵文焕、张赋诗,西安体育学院教授胡君美,兰州交通大学教授刘传绪,优秀教师刘景伦等等。他们在不同的岗位上为国家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也为母校增添了光彩。

我是五一年考入睢中,五七年高中毕业的,在这里学习生活了六个学年十二个学期,学校党团组织和各位老师用他们的心血和汗水哺育了我,把一个懵懂的小女生培养成一个有理想、有文化、体魄健康的知识青年。站在母校面前回味那激情似火的中学时代,真是如梦如幻,此刻仿佛我这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婆变得年轻了,越来越年轻了,我依然是那个单纯幼稚热情开朗,爱唱爱跳的中学生。

睢中,可爱的睢中,我亲爱的母校,你对我的培育之恩我将永远铭记在心。

愿母校越办越好,为国家培养出更多的优秀人才。

老人当年的毕业照

大哉,睢中!

文/张赋诗

1951年夏,我考取睢县中学(初中班),1954年升入高中,1957年毕业。我在睢中上了整整6年,学校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就是“大”。

首先是校园大。睢县古称睢州,县城城墙呈椭圆形,东西长十里,南北六里,睢县中学雄踞东北一隅,南邻东大街,北抵北城墙,约占整个县城面积的八分之一。学校师生自己动手兴建的教学大楼(张和海老师设计,1952年落成),拔地而起,耸入云天,站在楼上可俯瞰整个县城。解放之初,城内有东、西、南、北四条大街,两侧是低矮的民居,其余大部分地方是水坑,坑边到处断壁残垣,真是百废待兴。

其次,学校建制规模大。解放后党和政府把发展教育放在优先地位,学校招生人数急剧增长。我上初一时,高三只有20多名学生、高二1个班、高一2个班、初三4个班、初二6个班、初一12个班。学校最多曾达到39个班,以后高中、初中分校,就很难再创造新的纪录了。

第三,学校名气大。那个时期,省城和个别地级市才有高中,各县高中极少。睢县不但办了高中,而且校名“睢县中学”前面还冠有“河南省立”四个光彩夺目的大字,引得周边各县学子竞相前来报考。我高中同班同学中,除睢县籍学生外,还有宁陵、民权、杞县以至通许、兰考、太康、柘城的学生。每到星期六午后,几千名学生一起涌出校门,涌出城门,奔向四面八方。

第四,学校名师多。校长蔡岫生,北京大学英语系毕业,他目光远大,治校有方。教导主任孔羽(后升任副校长),博学多才,他讲话总能给人智慧,催人奋进。语文老师王冰如、代数老师徐西珍、几何老师杨薰芳、物理老师李行素、化学老师李绍虞、英语老师田谊亭是各学科的带头人,他们学术造诣深厚,讲课循循善诱,很得学生欢迎。地理老师杨瑞华制作了一个与人等高的地球仪,放在我们教室门前走廊里,他还制作过地球绕太阳、月亮绕地球运转的装置。体育老师王健民在河南省体育界知名度甚高,省运会上任径赛起点裁判长,执枪发令。朱赞庭老师任学校剧团导演,他执导的豫剧《梁红玉击鼓战金山》、《扫穴犁庭》等大型剧目,都达到了相当高的艺术水准,大弟子赵伦修作为特长生被北大录取,他还别开生面用简谱记录豫剧唱腔,出版了《河南梆子谱》。

睢县中学培养了一届又一届青春学子,为国家和地方输送了大批优秀人才。母校哺育我成长,教我做人,给我智慧和力量。

我永远忘不了您的博大胸怀,忘不了我的老师和同学。

张赋诗 2020年3月于河南大学

班干部与班主任的合影

来源:河南睢县高级中学

关注百姓生活 · 关注睢县在线

睢县在线网

生活.新闻.活动.美食.玩乐.公益.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