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音山徒步| 两小时见证暖春美色

暖阳怀抱着清风,声声鸟啼携眷花香。草长莺飞温柔如斯的阳春三月,小编带着大家去观音山看草木生长中过往的文人风骨,听万物低语千百年前的烟火人间。

支硎山,名传千古谢支遁

观音山位于苏州高新区枫桥街道西南处,此地从幽静寺宇到山林花开,处处透着古韵雅味。

穿过人一般高的木门,三个气派威严的石刻大门忽地闯进视线,大气庄严的“支硎古刹”四字映入眼帘,让人不禁好奇这名字缘由。

佛学历史悠久的观音山最初名为支硎山,取东晋支遁高僧号“支硎”为名。这位僧人25岁来到此地,整日静坐游心于禅学,钻研思考玄理,经过多年研究后撰写出《即色游玄论》,被尊为“般若学”中“即色宗”的代表作。

正因支遁高僧的深厚学问造诣,使得王羲之、谢安、李充等人与他交好,支硎山也名声远扬,成为了吴中影响最大的道场之一,也为苏州增添了又一处文化坐标。

后因唐朝时期在山东麓建造观音寺,故又名观音山。

轻推开观音净院的红色木门,饱经岁月洗涤的庙宇,在随风飘扬的红色彩旗下静静伫立,但这份静默,也掩映不了以往的香盛烟火气。

相传二月二十九是观音诞辰,所以每年的这一天,会有不少香客来到此处烧香,希望观音保佑自己四季平安健康。《百城烟水》中载,“支硎山俗称观音山,三春香市最盛”,可见其热闹程度。

拜完菩萨后又可去参观对大众开放的园林。当时苏州私家园林一般不对大众开放,二月二十九观音山开山后,园林满春色才可被众人所观赏。

不禁想,这座独自伫立的观音山曾经到底承载了多少的热闹和浩繁呢?它又是经过了多少风雨才穿过历史长河与我们相见?

庙宇上方的风铃叮咚响,声音旷远得像是悠悠携了千百年前的喧闹而来。

中峰寺:苍色中的佛教圣地

这道蜿蜒平缓的山脉,不仅承载了人们的期许,也镌刻了历史沧桑。山脚处的中峰寺入口狗狗在阳光下小憩,可这静好岁月下却有着鲜为人知的曲折时光。

中峰寺的前身为东晋名士、高僧支遁创建的支遁庵。经过“报恩寺”、“南峰院”等赐名之后,终是“中峰寺”这个名字广为流传。

它曾多次遭到大火焚毁。仅明清期间就有两次。明嘉靖进士章涣为谋山葬坟,假火焚烧寺庙;太平天国时期又遭焚毁。最衰败时,仅剩茅屋土阶,风雨都难以抵抗。

幸有文启、雪浪、苍雪等高僧前赴后继,苦行劝募,中峰寺才得以保存。

如今的中峰寺一改以往落魄面貌,接水连天碧,春来柔花盛开时,好一片山中静寺景,且看一番。

从山脚下的寺庙入口,沿左侧石板小路拾阶而上,繁花早已在路旁候着,噙着微风,与远方纯粹天空连成一片。

右望是苍葱绿意簇拥伟岸山石,细看还有涓涓细流从中穿插而过。

缓缓漫步一路,可闻隐约花香,蜜蜂飞舞,可谓回峰带春色,苍翠耸晴昊。

少时,层层叠翠中便透露出一隅明黄,是心心念念的中峰寺。

清朝李果在《中峰经游记》中写道,“入中峰寺,留水明楼。夜与浮屠念庭及马生论诗,相与观苍雪长老遗稿”,可见其文化底蕴与静谧深雅。

从左侧小木门绕进去,已经修葺的木门和庄重的大雄宝殿四字赫赫然闯入眼中,在耸翠中明亮的晃眼,又寂静如斯。

盛暖日光中禅意抚人心,寥寥鸟啼藏在树色中。

绕过已到顶的中峰寺,往后可看见烟火人家,还有那小小池塘中锦鲤欢愉地游跃。

白居易曾有诗赞支硎山,“好是清凉地,都无系绊身。”站此处,果真如此啊。

登顶处:花色美眷放鹤亭

已然到山顶,可还有另一番路可游览让人流连忘返的别样美景。

稍稍退回一些,从指示牌旁幽径一路走去,可领会除了禅意之外,还充满诗意的观音山。

山中花朵甚多,梨花、桃花、樱花......远看簇簇然相拥,近观又独独然相立。

曾来支硎山游览六次的乾隆皇帝留诗称赞道,“竹虚原自密,花艳却非妖。”

不稍片刻登顶而至,对面的放鹤亭似遗世独立,给人一种可远观而不可近触之感。

南宋范大成曾作《放鹤亭》一诗,“石门关外古亭基,输老疼哭野径微,放鹤道人今不见,故应与人鹤俱飞。”这亭,历经了千百年的孤独,成就了如今不入俗世之威严。

历经岁月沉淀的放鹤亭和此处鲜活的梨花相映成趣,一面沉寂,一面生动。

站在此处远眺,不仅想起寥寥十四字,就包含历朝历代沉浮的“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中峰寺、文殊寺、观音寺......皆在此诗中。

徒步山中,望历史长河

偶有踏春者经过,稀疏人语稀释在山间,不知觉便将人引到另一峰顶处。

注目远眺,惊觉对面竟是天平山了。

寥寥数时的观音山徒步之旅在微风花香中结束,在山顶听山脚寺庙古重的铃声敲荡,望远处铺满山脊的丛丛绿树。

山风拂面中,回顾这段爬山之旅,时针转了不到两圈,但因这禅意幽深,仿若走过千年历史长河。

慢慢悠悠沿着原路返回,回到来处,满目的油菜花在风的纵容下轻轻晃。

当年在此处高谈阔论庄子的逍遥游,老庄的学说,佛教的般若学的古人们,会否想到这么多个世纪后,后辈们在此处怀念他们呢?

点一下“在看”

暖春三月里,闲游观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