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阻断瘫痪妈妈的乞讨之路,身患重疾只为女儿活下去

“一个无助人的呼唤,病魔无情人有情!跪求天下好心人救救我,今年我才35岁。我因2016年动了一场手术后就瘫痪了,下半身完全失去了知觉,现在又双肾衰竭,因为家里困难实在拿不出钱来为我做康复了。无奈之下,我只能求助各位好心人帮帮我,不管您为我捐出多少,我一家人都感谢您的一片爱心,愿天下的各位好心人都有好报,谢谢大家!”俞柳琴在她的求助信上写道。

往年这时,正值当地的旅游旺季,为了能够筹点医药费和孩子的零花钱,俞柳琴每天会自己推着轮椅来到村中向过往游客乞讨和求助,一封靠着现学自写的求助信,一个蓝牙音响播放着催泪的歌曲,一坐便是一天。但由于今年的疫情,她被阻挡在了家中,没有办法像以前那样出去乞讨求助,而景区的客流量也大不如从前,每天只有零零星星的一些人......

俞柳琴是江西婺源思口镇思溪村人,一场变故,让这个曾经什么都不懂的女人开始变得坚强。从不识字到自己编写求助信息;从不会坐火车到自己独自坐着轮椅去城市治疗;从瘫痪后对生活失去盼头到现在的活下去就有希望......

2016年,曾在县城打工的她患上了眷膜瘤,这并不是令她最崩溃的,她知道这可以切除。俞柳琴开始在医院做切除手术,这一场始料未及的手术却令她变成了高位截瘫的残疾人,这辈子便固定在了轮椅上,她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但却远不止这些......常年坐在轮椅上,使得她又患上了肾衰竭和褥疮,在崩溃边缘徘徊的她彻底对生活失去了希望,“我就这么完了吗?”【点击公益链接:为爱守护坚强妈妈,帮助俞柳琴渡过难关!】

身患数疾的俞柳琴每天坐在轮椅上,各种疾病压在她身上,全国各地的治疗花掉的高昂治疗费用不说,还遭到各种冷眼相待。最终,迫于压力只好退回到家中,以最基本的治疗维持着生命。“曾经想死的心都有,没人愿意管我这个没用的废物,但有时候觉得寻死太自私,看着两个女儿一天天长大,我不能让她们变成没有妈妈的孩子”俞柳琴说道!

两个女儿的不断成长,也让俞柳琴开始变得坚强起来,与其在家中坐以待毙,不如出去碰壁。日用品缺少时,坐着轮椅独自来到镇上买回家;疾病落下的后遗症复发,带着当时仅十来岁的女儿出发去南昌看病;希望自己的病能够好转,于是全国各地的看病,直到全家没有经济能够支撑她继续治疗下去,她也不曾想过放弃。

家庭实在拿不出钱来给俞柳琴治病,而俞柳琴也表示理解,花了大把钱在后期治疗上,最终却没能康复,是人都想放弃了,靠着丈夫在景区做保安每月两千多元的工资,支撑一家六口的日常和俞柳琴后期的治疗,这钱便不算钱了。但不死心的她却依然没放弃,她开始向陌生人求助......

俞柳琴所在的思溪村正好是个小景区,每年三四月份迎来一年中第一个旅游旺季。自2017年开始,每到这个时间段,她都会来到游客最多的位置向他们乞讨求助。“愿意帮助我的人不多,一天几十几百都有,愿意对我伸出援手的人令我很感动,这个世界还有还有很多,也充满许多美好,虽然这钱拿去看病还是差太多了,但起码可以给我的两个女儿赚点零花钱,不至于其他孩子有零食吃,而我的孩子只能看着他们吃”俞柳琴说道。

俞柳琴曾乞讨过的位置

受疫情的影响,俞柳琴从今年正月起便被困在家中,每天坐在轮椅上,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家门口。三月份开始迎来旅游旺季,本想着今年旺季还将和往年一样去到景区里“碰运气”,希望有更多的好心人对她伸出援手,但今年旺季的景区里,却比淡季还要冷清,同时也担心因自己的不小心被病毒入侵了多病的身体,无奈只好待在家中照看孩子上网课。

俞柳琴每年做康复治疗的费用就得花数十万,而对这个包括公公婆婆在内的六口之家中只有一个劳动力的家庭来说,医疗费用简直是一笔天文数字,而丈夫也因照顾家中老小无法外出打工,每天在村里景区做保安,一年拼死拼活下来也不过四五万。幸运的是,这个家庭在2017年底被纳入贫困户,在政府的帮助下,解决了这个家庭的许多困难,这也让俞柳琴更加充满活下去的信心。

“我的孩子以后该咋办?我不希望我的孩子走上社会就踏上替我还债的路,她们有自的前途需要走”俞柳琴说道。四年的漫漫治疗路,已经让这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欠下了十几万的债务,以他们目前的情况很难有力偿还,双肾衰竭和褥疮又继续困扰着她。政府的帮助解决了大部分问题,但总不能包办一切,今年疫情的肆虐,对这个家庭打击山大,脱贫的路上,剩下的还需要这一家人自己努力......【点击公益链接:为爱守护坚强妈妈,帮助俞柳琴渡过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