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版人在囧途!中超外援返工路一条条被堵死,包机成最佳方案?

航班取消,只是外援归途面临的第一道关卡,入境之后直接隔离14天,又让不少外援跋山涉水抵达中国后,再一次按下暂停键。

国内情况日渐好转,大部分地区将复工作为头号任务,但对于中超的外援来说,返工却遇到了不小的困难。

全球超过30家航空公司停飞国际航班,超过20家航司全面“停摆”,让外援返回中国的之路变得越来越遥远,原本十几小时的航程,如今要倒腾2、3天,而且一路上面临着种种不确定因素。

费莱尼就成为中超“中招”的第一人,即便是安全抵达中国,还要迎来14天的隔离期。亚洲情况稍微转好,无奈各条航线被“切断”,并且随着欧美情况越来越严重,想要从欧美安全抵达中国,除了一掷千金的中超球队用包机接回外援,最极端的办法就是派出不少老板的私人飞机,让外援们享受一下VIP待遇。

中超想要复工,外援能否顺利返回中国也是个难题。

航班大面积停摆,中超外援回归难

作为全球最佳航空公司之一,阿联酋航空从25日全面“停工”,阿联酋航空23日发表声明,“根据阿联酋政府的指示,从2020年3月25日起,阿联酋航空将暂停所有客运服务两个星期。”

值得一提的是,阿联酋航空旗下有大量往返欧洲和阿联酋的线路,太多前往中国的国际航班,将阿联酋作为中转站,阿联酋航空的全面停摆,意味着从欧洲前往中国少了一条重要的线路。

而巴西外援数量,一直以来在中超都是占据着NO.1的位置,但受到目前情况的影响,巴西的GOL航空公司,23日开始就停飞所有国际航班,巴西外援返回中国,又少了一条路线。

此前,鲁能外援费莱尼归队,则选择了从新加坡转机,但23日新加坡航空宣布,从即日起到4月底,将减少96%的航班运力,以积极应对目前严格的边境管控措施。

球员从巴西返回中国的道路正在一条条被“堵死”。

新加坡航空以及旗下航空公司,200多架飞机中,目前只剩11架还在正常运行(新加坡航空147架停飞138架、旗下的酷航只剩2架继续执行任务)。作为亚洲的又一个中转地,新加坡航空的大面积停摆,让中超外援归队更是难上加难。

根据民航资源网的统计,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20家航司100%停飞,十几家航司全面暂停国际航班。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全球十佳航空的常客,阿联酋、新加坡、新西兰、大韩、日本等航空公司,停飞率都在70%以上,国际航线严重受到影响。

以费莱尼的归队路线为例,从阿联酋辗转新加坡,再从新加坡辗转从上海入境,从上海又乘坐高铁前往济南,一番折腾之下还“中招”。各国的管控越来越严,中国的输入病例不断增加,入境管控逐步升级,更是让不少外援面临着“人在囧途”的处境。中国的航司虽然目前仍然在执行任务,不过增加了机组成员隔离14天的要求,与宣布逐步停飞没有区别。

现实版“人在囧途”,一路危机四伏

虽然中国足协3月中旬就通知各队,要尽早召回外援,但在中超迟迟无法开赛的情况下,大部分球队都选择让外援3月下旬归队,不过欧美的大爆发,不仅让各队措手不及,外援的归队也是凶险莫测。

中超外援归队,恰如真人版“人在囧途”。

根据天津媒体的报道,巴西外援乔纳森近日出发,但谁也没有想到乔纳森一路都是碰壁。从圣保罗抵达迪拜之后,乔纳森的旅途就开始“搁浅”:迪拜已经没有直飞中国的航班,加上阿联酋航空暂停所有航班,泰达只能安排乔纳森前往莫斯科转机,但抵达莫斯科之后,飞往昆明(泰达的集训地)的航班又被取消。

航班取消,只是外援归途面临的第一道关卡,入境之后直接隔离14天,又让不少外援跋山涉水抵达中国后,再一次按下暂停键。中国女足出战奥预赛之前,曾经在澳大利亚的酒店里隔离一个星期,不能进行正常训练倒是其次,幸亏奥预赛的赛程经过调整,否则中国女足面临的困难更大。

航班相继取消,乔纳森一度被困在俄罗斯。

目前已经返回中国的中超球队中,鲁能和上港都已经熬过了隔离期,国内球员“复工”可以正常开始训练。卡纳瓦罗领衔着恒大教练组、申花已经归队的外援沙拉维、从荷兰疗伤回来的国安前锋张玉宁、苏宁全队(不包括外援),都还处于隔离状态,球员只能在隔离的酒店里“自娱自乐”。而国足抵达海南三亚后,就地隔离14天时间,但结束隔离之后,球员返回各自俱乐部,还会不会再度被当地政策束缚,需要接下来视情况而定。

相比于欧美的天性散漫,中国用最严格的措施,以及民众的高度配合,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包括已经在国内的外援、外教,都纷纷给中国的举措点赞,配合隔离就意味着距离全队完全恢复正常训练,以及为新赛季准备还有着太长的一段路要走。

恒大结束迪拜冬训之后,卡纳瓦罗团队就返回了广州。

中超外援归队上演的“人在囧途”一幕还将不断上演,毕竟目前没有归队的外教、外援人数众多,现在能做的就是祈祷不出现费莱尼那样的状况,健健康康归来接受隔离,然后准备新赛季。

包机或是最好解决方案,私人飞机动起来?

国足出征,包机已经成为常备选项,40强赛首战客场面对马尔代夫,为了能够按照正常计划备战,南航特意为国足增加了一班飞往马尔代夫的航班。而客战菲律宾,更是直接增设一条航线,以减轻国脚的舟车劳顿之苦。但这一次从迪拜返回中国,国足虽然没有经历像乔纳森那样的窘境,不过回国的日程一推再推,不仅未能从北上广中的任何一座城市入境,反而飞到三亚进行14天的隔离。

中超球队征战亚冠客场,也经常出现包机的情况,恒大早些年为了在亚冠赛场取得好成绩,比如征战西亚的客场,或者泰国的客场,老板许家印多次安排自己的私人飞机送球队出征。

包机对于恒大来说并不陌生

恒大之所以能在2013和2015赛季两次登顶亚洲之巅,就与后勤保障到位不无关系。中超的巴西外援众多,而且大部分都还没有归队,上海媒体就建议恒大动用私人飞机一并接回目前还在巴西的中超外援。

中超、中甲俱乐部的投资人中,拥有私人飞机的不在少数,甚至连上港外援胡尔克都在2018年底晒出了自己购买的私人飞机,而目前还未归队的胡尔克,也可以做个好心人,顺路带回几名巴西老乡返回中国。

除了私人飞机这个预案外,此前“包公务机回国”的新闻曾被热炒,虽然每趟需要花费不菲,但万般无奈之下,这或许是为数不多的选择。然而随之而来的难题也会出现,包机的成本高,即便是外援相对集中的巴西,要想把外援全部集中起来一趟回来,沟通起来也不会太方便,不过一旦国外的情况继续恶化,为了安全起见这不失为一招。

(扎库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