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网课有多猖狂?原价上万的课程只卖5元 买家转脸又成卖家

中国现在保护在线教育版权最好的方法,仍然还是要回归到保持打击传播者、教育和督促使用者的方式,对复制并传播盗版课的商业行为,应当根据互联网的这种环境的特点增强保护措施,但重点不应该是对最终用户进行打击。

燃财经(ID: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孟亚娜

编辑 | 周昶帆 金玙璠

“学而思三年全套数学课程50元,送猿辅导高一数学,需要吗?”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在线教育行业火爆为头部品牌打响了知名度,相关的低价盗版课也顺水推舟,再次猖獗起来。动辄上万元的网课,在闲鱼、百度贴吧等网站上只需要几十元便可购得。

近日,燃财经在闲鱼二手交易平台中搜索“猿辅导”等关键词时,发现了大量被广告文案精心包装过的网课资源,如“橘子好吃的橘子啊猿辅导,葡萄猿辅导新鲜包邮”;而搜索“学而思”、“高途课堂”的关键词,也出现了“0.5元学而思网课”等大量盗版课程资源。

“除了2020年春季课之外,往年课程的资料包都有,全套三年课程一次搞定,而且买学而思三年全套数学,送猿辅导高一数学。”一位闲鱼卖家向燃财经这样兜售,并给出了售后截图和网盘信息。

闲鱼卖家发送给燃财经的网盘课程截图

经燃财经对比,学而思APP上显示,春季系列直播班的单科售价为1600元,而盗版商的全套课程售价只要50元。

学而思APP中课程价格截图

目前上述账号已被封,但类似的网课资源,在百度贴吧甚至公众号上仍然大量存在。

燃财经采访多位进行盗版课买卖的个人和机构后发现,多数从事盗版课买卖课的个人,对使用并传播盗版课程所要承担的风险和责任并没有清晰的认知,而从中套利的代理机构,从找资源、引流变现到内容呈现,业务已经非常“成熟”,俨然已经形成了一条灰色产业链。

尤其是所谓的“课程代理”机构,已经成了让教育机构、第三方平台头疼的难题,需要投入大量财力精力。多家在线教育机构均回复燃财经称,对于“被盗版”事宜,机构法务会定期跟进侵权处理。跟谁学表示,盗版课程不但侵犯了公司的合法权益,也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公司业务。

盗版课程套路多,成为“课程代理”月入可过万

近日,燃财经以买家的身份,在百度贴吧上添加了一位卖家的微信,对方自称是一名初中生。“我本想在贴吧上购买初中数学竞赛资料,结果被盗版商各种套路,一门课程卖100元,买其他便宜的课程还送课,前前后后搭进去400多块压岁钱,结果课程驴唇不对马嘴。”这位卖家说。

与贴吧盗版课卖家对话截图

他表示非常不甘心,于是将买来的课程挂在了贴吧上,想通过低价转卖回本,但是至今为止只有8元收入。

燃财经在百度贴吧上联系到了多位卖家,发现他们的身份以尚未成年的中学生为主,对使用并传播盗版课程所要承担的风险和责任,没有清晰的认知。

另外,在贴吧上搜索“网课”的同时,燃财经还发现了一些标注“课程代理”、“兼职刷课”等关键词的帖子。

其中一家名为耐思学社的学习资料代理网站,打出了这样的广告语:学习赚钱两不误。而当燃财经打开耐思学社官网查看版权相关问题,发现并未做任何声明。

来源 / 耐思学社官网

“各种资料都有,一次缴费,永久更新,只要368元。”自称是耐思学社代理的小白告诉燃财经,自家平台上的课程大多都是高价从官网买进的,而且盗录课质量一点不比官网差。

和耐思学社微信对话截图

随后对方称,可以先赠送一些2019年的课程试听,而当燃财经询问是否可以试听最新课程时,对方表示,2020年春季的新课程,平台做了加密,需要收费后才可观看。

部分网盘课程资料的截图

为进一步打消燃财经的顾虑,小白给燃财经算了一笔账:目前平台上每科课程售价为120元,每卖出一门课,“课程代理”能分得60元。而且,卖课收入只是一小部分,如果搭配自己的学霸笔记售卖,效果更佳。她本人在刚刚大学毕业时加入耐思学社,每个月有几千元的收入。

不过,据小白透露,很多做“课程代理”的考生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自己使用,耐思学社的课程不仅资料齐全,而且只需要几百块就能买到市面上上万元的课程,可以省一大笔钱。

她告诉燃财经,平台上的课程一般分为高端课和低端课。“像ACCA、CFA、雅思、日语、德语等均价上万元的属于高端课程,这些网课可以卖到最高200元的价格,提成会比较多,毕竟能考这些证书的人都不太差钱。”小白说。

另一名自称是“课程代理”机构汇智学院负责人的网友表示,“卖课程的市场非常大,做得比较好的可以实现月入过万”。他向燃财经提供了另一种“致富”攻略:平台的入门费是520元,每拉一个新的代理入群,平台只收取90元的管理费,剩下的就是纯收益。也就是说,每拉一个人头,便可得到430元的收入。

“付费后会有专门的百度网盘群,而且保证所有课程终身更新。如果想单独卖课,团队会给出代理课程售卖参考价,当然代理也可以自己定价。”他进一步介绍。

与汇智学院相关负责人的对话截图

通过对方发来的资料库截图,燃财经发现这两家机构的课程库品类十分齐全,包括高顿财经的CFA、ACCA等财经考证类课程;中公教育、粉笔网的公考课程;考虫、新东方等机构的雅思、托福、GRE语言课程;少年得到的小学语文课程等。

然而,当问及网站课程是否有版权时,汇智学院相关负责人回应称,目前没有遇到版权问题,很多课程都购买了版权。

而像这样的“课程代理“机构,还有一二三学府、最强渠道、kevil、研盟学院等多家。

耐思教育和汇智学院的招聘代理海报

社科院法学博士刘宇认为,这类网站兜售网课并获利的行为构成侵权,代理售卖相关课程,也构成了侵权,因为他们帮助传播了盗版内容。

事实上,多年来教育机构深受盗版课困扰,但凡有一定知名度的老师和机构,基本无法逃脱被盗版、被录播的“宿命”。

眼下,闲鱼、贴吧、QQ等平台已经成为了盗版商们的天然流量池。而灭之不尽的盗版商们,也让教育机构和社交平台感到十分头疼。

盗版课程背后的产业链

“盗版商们通过QQ、微信、淘宝、闲鱼等渠道,吸引用户付费进群,以网盘的形式提供资源及更新服务。只要一个群里有一个人买了盗版课,就意味着起码200-300个人不会为课程付费。”保利威方面告诉燃财经。这是一家服务于新东方、好未来、高顿网校等K12及职业教育头部机构的视频云服务商。

据了解,这些盗版的网课一般都是自行购买之后,通过录屏的方式进行翻录,导出后大多会存于网盘,而部分也会收录在课程代理机构的网站中。从“找”资源、低价“引流”到盈利变现、内容呈现,这条产业链中涉及到了多方平台和交易场景,盗版课程市场已经形成了一条灰色产业链。

保利威供图

据维权骑士、鲸版权、士值传媒等版权服务机构在2019年11月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内容行业版权报告》,相比2018年,盗版侵权事件同比增幅1231%,渠道以闲鱼、转转、淘宝、微店等电商平台为主。

对此,闲鱼方面回应燃财经称,针对盗版课程,对于有权利人来告知平台,或者从官方渠道可获知其有明确版权的课程类,闲鱼会通过相关的课程名称、商标名称、著作名称等维度,结合关键词和图片特征进行监测识别,对确实存在的盗版行为,根据严重程度采取包括不仅限于下架、删除、限权、封禁的处置。

而对于不断通过转变关键词进行规避的商品,闲鱼方面表示,会不断扩充违规样本,提升算法的识别能力,同时在举报端也开通了相关的盗版投诉通道。

作为盗版课程的直接受害者,多个教育机构对燃财经表示,公司法务会定期监测排查盗版课程,一旦发现兜售盗版课程的行为,则会采取投诉责令下架的方式。

“目前投诉下架是止损最快,且成本最低的维权方式。”跟谁学相关负责人表示,一款成熟课程的打造,从课程项目立项、内容研发、细节打磨到最终呈现,需要投入巨大的财力和物力,盗版课程不但侵犯了公司的合法权益,也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公司业务。

盗版课为何屡禁不止?

保利威相关人员向燃财经提供了一些技术预防的细节,例如防盗加密技术、防盗链、使用ID跑马灯进一步追溯录屏者身份等多重手段,最大限度降低视频被盗的风险。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即便技术再高端,闲鱼、贴吧等第三方平台上的盗版课也是屡禁不止,有的仅售5元。

被广告文案精心包装过的网课资源 来源 / 闲鱼

尽管这些平台对卖家有一定的管控和监测,如设置关键词屏蔽技术等,但仍然有一些卖家通过转换关键词等行为混淆视听,在平台上发布相关广告。

三日之后,燃财经再次打开闲鱼,发现先前在闲鱼上询问的多家盗版课程已被下架。但变换面貌的盗版课层出不穷,卖家以各种隐蔽的方式,将相关课程重新挂了出来。

被广告文案精心包装过的网课资源 来源 / 闲鱼

针对此现象,闲鱼方面回应燃财经称,“作为一个社区化平台,因为信息发布不做格式等标准化限制,所以从信息层面精准识别还有一定的难度,但对于存在异常的商品,闲鱼会通过关键词提取、算法识别,并结合人工审核的方式进行监测。”

让机构和平台头疼的盗版课程为何屡禁不止?

刘宇向燃财经分析,目前消费者对正版版权的尊重和使用习惯还未普遍养成,尽管相关法律法规有所规定,但很多人看到盗版内容,还是会优先选择,这在目前是不可避免的一种社会现象。

正在准备司法考试的王月,最近就在朋友的介绍下在网上买了一门法考课程。王月告诉燃财经,市场上的知名法考培训机构有十几家,每一家配备的老师都不一样,而她认为学习这件事,老师的讲解很重要,但喜欢的老师几乎不在同一机构,现在的网课价格又至少3000元起,19.8元就能买到几乎涵盖所有的资料,为什么不用呢?

刘宇告诉燃财经,像王月一样购买盗版课程,只是自用,但不产生商业行为,并不承担除停止侵权外的法律责任;而盗版商们,由于对正版课程进行盗卖产生了商业行为,毫无疑问构成了侵权。

“具体到‘最终用户使用盗版是否侵权’,美国判定为侵权,国内的法律没有把最终用户列为侵权。”他对燃财经表示,在这一点上的差异的根本原因,还是社会经济发展程度不同,中国公众对知识产权的认知也不全面,而法律规定无法脱离现实。

刘宇认为,中国现在保护在线教育版权最好的方法,仍然还是要回归到保持打击传播者、教育和督促使用者的方式,对复制并传播盗版课的商业行为,应当根据互联网的这种环境的特点增强保护措施,但重点不应该是对最终用户进行打击。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王月、刘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