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病毒猎手”利普金教授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央视于当地时间3月24日确认,被誉为“病毒猎手”的美国传染病学专家、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学John Snow讲席教授、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维尔特·伊恩·利普金(Walter Ian Lipkin)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他目前仅有发烧、咳嗽及低烧等轻症现象。

利普金出生于1952年11月,在国际流行病学领域声明显赫,是国际公认的利用分子方法进行病原体发现的权威专家,有着超过30年的诊断、微生物发现和疫情应对的经验,被世界知名科普杂志《Discover》誉为“世界上最知名的病毒猎手”。

利普金已经指导、培训了超过30名学生和博士后研究员,并在纽约和其他150个地区领导65人以上的调查人员、博士后和研究人员。在此次新冠疫情暴发之前,他正在为沙特阿拉伯王国应对MERS提供建议。

过去几十年来,利普金一直置身于世界疫情爆发的最前线,包括纽约西尼罗病毒(1999年)、中国SARS(2003年)、MERS(2012-2016 年)、美国寨卡(2016年)和印度脑炎(2017年)。

值得一提的是,利普金和中国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2003年,利普金是首批应邀协助中国抗击SARS的国际知名专家。此后,他还协助建立了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广州生物医药研究所等研究机构。

2013年,利普金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签约组建了病原发现联合实验室,在病毒发现、疾病诊断及疫苗研制等领域与中方展开多方面的合作和交流。2016年1月,利普金在2015年度中国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获得中国为外籍科学家颁发的最高荣誉奖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

2020年1月3日,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黄屏向利普金转交了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

就在此次疫情暴发后的1月28日至2月4日,利普金也专程来到中国,针对新冠病毒推进与中方的合作计划实施。

据哥大全球中心发布的细节,1月28日,利普金来到中国,1月29日晚抵达广州。他原本与钟南山的会见定在1月30日上午9时,但钟南山临时接到北京通知,1月30日一早就要赶到机场。于是两人的会见变成了这样一种形式:利普金早上6点来到钟南山家的楼下,与钟南山一同乘车去机场,两人在车上、机场大厅外、贵宾室进行了交谈。

在当时的会谈中,利普金充分肯定了中国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并且表达了国际上对武汉疫情的关注和期待,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国际合作。利普金说,有很多国际顶级科研团队期望参与到此次疫情防控中,和中国一起共渡难关。

在由中国返回美国后,利普金还在自己的家中进行了14天的自我隔离。

另外,在“实验室病毒泄漏”、“人工合成新病毒”等围绕着新冠病毒起源的流言在网络上持续发酵的时候,利普金等6位顶级传染病专家率先对此进行了重量级反驳。他们就新冠病毒基因组中的两个疑似人为干预的特征进行了功能性和结构性的比较分析,这些分析提供了大量的证据推论出:新冠病毒不会是实验室工程制造而泄漏的病毒,而应该是病毒自然进化的产物。

该文章尚未正式发表仅在virological.org网站(一个分析和解释病毒分子进化和流行病学的论坛)发布后,就被业内称为最专业的反驳,堪称“最强技术性分析”。该文章最近于3月18日正式发表于顶级学术期刊《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

值得注意的是,新冠疫情发生以来,美国等地均发生不同程度的医疗、防护物资短缺。利普金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被问及人们该如何进行自我保护时,他表示,“如何保护自己是个难题,特别是我们目前对新型冠状病毒还不那么了解,还不知道新型冠状病毒能在物体表面存活多长时间。但我们知道的是,要勤洗手,不需要用酒精洗手,简单的肥皂和水就好。不要用手碰你的脸。当你在一个人员稠密的地方时,戴口罩特别重要。”

利普金当时还以自己的口罩举例,“我多次使用我这个口罩,我没有往身上洒过(酒精等)任何东西。这是一个理想的防护行为么?不是的。”他以此表示,如果口罩等物资紧缺,能够保护到何种程度就保护多少,我们充分利用手头现有的东西即可。“就像前几天我跟别人解释的那样,当我们提到安全带,如果没有最安全的肩带式安全带,那么就用比较简易的膝带式安全带。”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公布的实时疫情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25日上午9时30分,全球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41万,达到417966例。全球死亡病例达18615例。数据显示,除中国以外,确诊病例过万的国家有意大利、美国、西班牙、德国、伊朗和法国。疫情已波及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美国已突破5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