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东新剧立意很赞,可惜鸡汤又熬糊了

《安家》过后,靳东新剧《如果岁月可回头》(下文简称《如果》)来袭,这一次他携手老搭档李宗翰、李乃文,上演中年失意男之旅。

直观来看,这个故事的立意很好。

它聚焦的仍是中年男人的故事,却又打破了国产剧遍地流行的“大叔与年轻女孩谈恋爱”基调,爱情线也尽量淡化玛丽苏感。

剧中三位男主各有家庭,虽然都遭遇婚姻问题,但从前期剧情来看他们中至少有两位不会与女主产生情感纠葛,脱离了过于复杂的狗血关系套路。

没有多样爱情线的中年男人故事能说什么?《如果》把核心放在蜕变。

靳东饰演的白志勇被妻子强制离婚,理由是经过十多年压抑的婚姻生活后,她发现再也无法忍耐与兴趣爱好、性格完全不同的丈夫生活。

李乃文饰演的蓝天愚妻子精神出轨要求与他离婚,头顶绿帽又要面临婚姻破裂的他陷入挣扎,忍不下被背叛的气愤,又担心父母儿子受到伤害。

李宗翰饰演的黄九恒意外发现疼爱11年的女儿并非自己亲生,突然变继父的遭遇让他痛苦不堪,却又无法指责并非故意欺骗的妻子。

三个男人在婚姻中的倒霉遭遇让他们十分崩溃,无法直面当下的生活,性格散漫的白志勇甚至在离婚后酗酒弄丢了工作。

故事的立意也由此展开,让他们开局遭遇重创并不是当下婚姻的结局,而是给他们重新认识自身、正视婚姻问题的开端。

打击之后他们需要一个契机去蜕变,这个蜕变的契机是相遇。

原本三位男主在剧中并不相识,但因为一场疗伤的出国游让他们成为好哥们,还与导游兼“心灵老师”江小美相识,四相互相帮助完成了各自的蜕变。

可惜,好的立意并没有好的呈现,这部作品的剧情明显跟不上故事内核。

熬过头的鸡汤

鸡汤越炖越香,过浓却是腻人的,《如果》的剧情就是一碗熬过头的“鸡汤”,它处处都是大道理。

白志勇与演员靳东一样钟爱心灵“鸡汤”,无论好与坏、生活还是情感、自身还是他人,都能讲出一番大道理。

他会用去大道理安慰蓝、黄两位好友,也能向江小美撒上几句感情,但若你以为本剧只有白志勇一个鸡汤派就错了。

这部电视剧,所有人都擅长熬“鸡汤”。

三个男主聚一起是讲“鸡汤”;

三个男主+女主仍旧在讲“鸡汤”;

两两随意排列组合就是一场“鸡汤”大赛;

甚至角色单兵作战,也能讲出一番大道理;

即使碰到警察叔叔,“鸡汤”达人们也能好好的说道一番,整个剧的台词就像一段段鸡汤碎片拼成的整体,弃之可惜听之又觉得腻。

可能有熟悉靳东的观众会觉得诧异,为什么他总是接爱讲大道理的角色?《前半生》、《恋爱先生》等等,他出演的角色基本都是“鸡汤先生”。

加上靳东生活里也很爱分享鸡汤内容,很多人认为这是他刻意选择,但生活中爱鸡汤是靳东的个性,多个角色都撞了“鸡汤”这个设定,并不是他的问题。

翻一翻靳东的作品列表你会发现,近三年里他从未重复出演同一个编剧或导演的作品,这些角色特性的相似之处完全是行业现状。

因为我们的编剧,太爱让中年男人讲大道理了,爱到不顾及与人物性格、职业的兼容,或者说他们设想中的40+男人,都是这个模样。

不可否认,生活中的确有许多爱用道理感慨人生的中年男性,但荧屏总是挖掘这一个特性呈现,片面且不够真实。

而本剧不真实之处,也远不止步于“鸡汤”。

接不上的地气

一部探讨人生的作品想要让观众共情,人设生动接地气是关键,而《如果》里的多个角色却都有一些分裂感。

白志勇在自己与前妻口中都是“爱玩、不顾家、无责任”的存在,与这样的男人一同生活,的确是一件让人非常难以容忍的事情。

但白志勇的无责任感,除了任性辞职以外基本没有太多呈现,给观众的印象反而是乐观随性的大男孩,而且在与两位好友相处中他也不乏真诚待人的热心。

之于爱玩,更为有趣,在三个老男人寻求改变之时,白志勇出的“玩招”都相当幼稚,完全没有中年玩主的模样。

分裂感更强的是剧中几位女性角色,黄九恒的太太林响让他喜当爹11年,虽然不是故意,但因自己的不细心导致家庭危机,她的痛苦应该不逊黄九恒。

然而,林响除了间接性的内疚外,大多数时间都在讨论黄九恒什么时候能从阴影中走出来,似乎两人间问题更多的是因黄九恒太“矫情”。

她的反应,完全不似一个意外让丈夫喜当爹而内疚自责善良妻子,更像被刻意安排点出黄九恒思想问题的存在。

女主角江小美也是谜样存在,她是一个兼任导游与酒吧老板工作的斜杠青年,且不说两份职业风马牛不相及的差异性,单看她性格的不同面反差便极大。

在朋友面前,她是知心大姐姐;

转过头,她又是神秘的退隐大姐大,黑道人物都要卖她个面子;

而在“丈夫”面前她成了任人欺负的小绵羊,几乎见到对方就不由自主露出柔弱可欺的模样,她性格的每一面在推进剧情上都各有作用,却又都难以立住。

从故事简介来看,江小美是一个经历悲剧的角色,但无论何种悲剧也难让她一人分裂成三种不同的性格得到逻辑自洽。

客观来说,这些角色像是拥有多个担当的工具人。

需要他们点破问题时,他们是心灵导师,需要他们处理矛盾时,他们男友力or女友力爆棚,需要他们渣时又直接的渣,需要他们后悔时,又立刻开始后悔。

不切实际的人设难让让观众从角色身上找到共情,至少剧中三位妻子几乎没有一个能让观众产生同情,如此一来,观众便难理解三位丈夫寻找自身问题的依据。

立不住的故事

人设之外,《如果》的故事塑造也很僵硬,没有中年男人的写实感,只有叛逆少男们的作妖史。

婚姻变故之后白志勇提出他们要“飞”,要打破原有的自己,那么如何去飞呢?

参加行为艺术、在室内疯狂涂鸦、穿起“奇装异服”、染上五颜六色的头发......

相信看到这里,未看过该剧的网友已经能明白为何前面七话提到白志勇的“玩”过于幼稚了,这三位若不是误拿《二十不惑》的剧本,便是改编自三位大龄剩女的放飞故事。

顺便说一句,剧中的“奇装异服”其实并没有角色口中那么夸张,服化与导演似乎对“奇装异服”的理解还留在80年代。

同样是中年男人的生活与苦恼,韩剧《绅士的品格》在刻画上便丰富许多,四位男主每个人的性格与遇到的问题都能逻辑自洽,且每一个问题相同又不同。

这部剧的四位男主都同样面临感情问题,每一个问题又都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

独身主义面对的是自己过度挑剔的性格,十佳好男人面对的是女友过于出色的不安全感,花花公子面对的是如何逃避妻子惩罚,而丧偶男人面对的是开启新恋情的不自信。

人设与故事的完美融合,不仅让观众达到共情,还让故事生动有趣。

而《如果》三位男主的婚姻问题大同小异,其他他们需要的蜕变也大致相同,这使整个故事显得过于扁平。

其实,《如果》的卡司阵容与立意真的很出色,靳乐与李乃文、李宗翰已经通过多次合作逐渐形成“实力三剑客”的观感,他们不缺演技。

中年男人的故事,也不缺讨论热度,老生常谈的中年危机、子女教育问题、情感修复甚至从头再来的生活勇气、中年人的丰富精彩世界等等,都有太多亮点可挖。

若想要做出好的故事,编剧需要从荧屏中年故事的固定思维中走出来,从更多真实的社会侧写中寻找艺术升华,至少让故事立得住,让台词有共鸣感,让人设接上地气。

否则,只会又一次浪费了优秀的卡司阵容与不错的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