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之恶:我们在谴责韩国的“N号房”,你却跟我要资源?

韩国“N号房”事件,根据最新的消息,已超过300万人在线请愿,要求重惩那些丧尽天良的家伙。

在了解“N号房”事件之前,我们先来看这一组触目惊心的数据:

“N号房”创建者是一名高中生,被抓捕的2号运营者“博士”年仅25岁;

在“N号房”的保护下,参与加害女性的人数至少超过10000人;

74名女性受害,其中16名女性未成年,最小的只有11岁(官方目前掌握到的线索)。

26万人参与观看视频,占1%的韩国人口,去掉外网和女性,平均每100个韩国男人中就有1个参与了性犯罪。

“博士”开设的付费房间,至少获利数十亿韩元。

这组庞大的数字背后,只有一名记者和2个大学生卧底大半年收集到足够的证据,才能够将这些阳光照着不到的地方公布于众。

所以你肯定想问,那1个揭发者是怎么回事。

这个事情很讽刺,一个化名为Kim Jae Su的男人,在发现了“N号房”的内容后,向警方举报了这个情况,警方却没有过多理会,将案卷搁置了。

Kim Jae Su发现连警方都不会管这种事,干脆放开胆子开始参与——成为“N号房”某个房间的房主。

2019年,韩国警方的确有抓到一个跟“N号房”有关的人,判处了他一年的有期徒刑。但仅限于“手中有上万个儿童色-情短片”的罪名。

冰山藏在水底下的绝大部分,一直没能曝光。

简短的介绍一下“N号房”始末

1、第一阶段

创始人“godgod”是一名高中生,开设1~8个房间用以分享色-情内容,其中会把女性分门别类,护士、教师、高中生等等。在这里仅限于分享和参与者偷拍熟人。

gogod由于高考的缘故在11月退出管理,管理权就交给了二号运营“守夜人”。

2、第二阶段

守夜人创建了更高级别的4个小房间。想要进入那里需要在一个2000多人的房间里上传性犯罪内容或者参与侮辱女性的对话,上传自己拍摄的性犯罪视频,就是通往更高级别房间的VIP门票。

而那4个小房间,则充斥着多达3000多条性犯罪视频,内容大多数是儿童受害者。

3、第三阶段

2019年夏天化名为“博士”的赵某某,在这里开设了三间房间。

其中一个房间需要支付一定数额的比特币(折合人民币8500元)才能进入。

赵某某瞄准贫困女性和未成年女性,通过一步步的威逼利诱,让她们成为自己的“奴隶”。

这些女性身上会被刻上“博士”或者“奴隶”的字样,在视频面前表演各种惊悚的画面。有的人被迫割掉自己的R头,有的体内被放入蠕虫。

毫无下限的画面,就是为了满足那些猎奇的心理。

更多的画面描述,我无法再说出口。在他们眼里,女性就是一件没有生命和尊严的物品,可以随意糟蹋、蹂躏。

而这个“博士”曾经是学校里拿奖学金的优秀学生,并且3年内参与过50余次慈善活动。长相普通,看起来很善良(人不可貌相)。

一名记者在写关于女性性剥削的话题时,注意到了“N号房”,连同两名大学生于去年夏天开始卧底搜集证据。

期间他们有多次因为无法提供性侵犯的内容被踢出来。

这几个吹哨人,因为要搜集证据而被迫看到那些惨无人道的画面,面临的心理摧残是无法想象的,被打击程度堪比“鉴黄师”。

现在“博士”被控诉涉嫌杀害女童等罪名。超过300万人在青瓦台请愿,要求严厉惩治,并且公布参与观看的人群。

我希望文在寅在面临了韩国这两年层出不穷的性犯罪时,能够走得更远一些。

但我想说的是:

在这些数字背后,还隐藏了多少丑恶的人性

他们利用未成年女性不成熟的心理,发送“你的隐私可能被暴露”、“点击这里看看是不是你的照片”等等诱骗性的信息。

然后用伪造的网站套取账号密码以及更多的东西,比如亲朋好友的联系方式,住址、学校、私人照片等等。

掌握到足够的资料后,他们会使用“向亲朋好友发送你的隐私”的话术来恐吓对方,将对方拉入地狱。

还有一种方式则是以招聘服装模特为由,对她们很普通的照片支付一点报酬,当女孩感叹“这种照片也能换钱的时候”,陷阱已经向她们打开。

一步一步的诱导她们暴露得更多一些,接下来就是威胁和恐吓了。“如果不按照我说的做,你的隐私会被发送给你的亲朋好友”。

她们在这种恐吓下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除了按照对方的要求一步步走进陷阱,别无他法。

但“N号房”事件被披露之后,有人说,难道不是这些女孩太爱慕虚荣吗?应该是她们咎由自取吧。

那么那些被残忍伤害的女童甚至婴儿呢?你指望她们用何种方式自救?

如果加害人存心想要得到什么,他们可以有一万种方式去诱骗不懂事的女孩子,他们甚至会冒充警察去套取女孩的信息……我们该谴责的不应该是受害者。

这种“受害者有罪论”就如同印度公交车案一样,那个女孩仅仅是因为和男友一起坐了公交车,就被残害致死。

加害人毫无悔意,很多印度男性也认为那个女孩不应该在晚上出门!

为什么26万参与者,只有一个人去揭发(还未遂),因为每一个参与的人,都共同默认了女性地位低下的心理。

韩国这些年经常会有性犯罪事件,事情严重到甚至推动了法案,女明星的自杀事件,也多是由于行业内的性剥削,被曝出来剥削女性的李胜利等男明星们,还少吗?女性社会地位低下的普遍意识在韩国是积重难返

男权社会对女性毫无反省的物化和合理化,更让这些女性们无法承受。

她们无人敢报案,就连卧底记者向女孩发送想要救助她的消息,都得不到回应。她们要么不相信,要么无应答。

不要因为这是在韩国,我们就可以隔岸观火幸灾乐祸,这几位“N号房”运营者欺骗女性的手段,就在我们身边时有发生。

年轻女孩身边的陷阱

很多新闻都报道过关于大学生“裸 贷”的事情。有人会好奇,大学生能花多少钱需要走到借贷的地步?

其实还是因为心智不够成熟的缘故。

有人与同学攀比化妆品和衣服,有人只是一时生活困难,还有人,为了给自己的偶像应援打榜……

一张裸-照加上身份证,就可以轻松贷款。看起来非常低的门槛却是打开地狱的钥匙。

原本想贷款1万元,到手可能只有5000,还贷的时候却要翻很多倍,利息越滚越多。

如果给不起,就被要挟公布暴露的照片甚至被拍摄不雅的视频,再甚者,直接肉偿。但该付的利息还是一分不会少。

她们脱得越来越多,如同牵线木偶,只是因为对方威胁要把照片公布于众。

很多人就是这样,跳进了火坑,再也出不来。这是赤裸裸的敲诈勒索。

我们都在谴责这些女孩,但什么时候想过要给予她们适当的帮助?比如,不要歧视买不起漂亮衣服的同学,不要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待陷入还贷陷阱的女孩。

无论如何,第一时间报警就是最好的做法。如果你已经打开了地狱大门,请及时止损。

我们在痛斥“N号房”,你却跟我要资源?

我很难过的看到,在一些报道“N号房”的新闻下面,一些韩国人还在说“感谢让我知道了这件事,但是谁有资源?”……

先别急着骂他们没人性。

我们的91事件,当时也有人在评论区求资源。那些偷拍视频里,男人总是不会暴露于镜头,只对女孩一览无遗。她们很多人一点错都没有,她们就可能是我们身边的朋友、同事或者姐姐妹妹,却被迫成了被侵害被视奸的对象。

想要求资源的人或是卖资源获利的人,是看不到这些的

虽然大部分人是善良的,但总有一些内心龌龊的人,用另一种眼光看待这种事情。

对“N号房”事件仍然存在猎奇心理的人,真的不配成为一个人。那可是未成年的女孩啊!

这或许就是26万人围观受害者现场却无人觉得自己是间接加害者的缘故。

“N号房”事件最新进展

1、“守夜人”(38岁,公司职员)从去年11月开始,共3次的审判过程中,提交了11份悔过书,检方要求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宣判将于下个月9号举行。

2、3号运营者“博士”(赵主彬 25岁)在拘留所曾试图自杀,25号送交检方,赵主彬戴着护具和创可贴出现在公众面前,谢罪称“感谢帮助我停止这恶魔般的生活”。

3、韩国艺人孙秀贤、白艺潾、河妍秀、文佳煐、赵权、10cm权正烈、朴灿烈、柳昇佑等纷纷发声,要求公开涉案人员真实身份,警方正在对“是否公开涉案人员身份”进行商讨。

4、赵主彬曾在聊天室提及过多次自己拥有韩国多位人气女星的视频,当被人质疑时,他说出了艺人的身份证号码和家庭地址,并保证这是真的。很多韩国网友表示他的说谎成分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