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晋遗珍:朱浒分享煎药庙墓地考古成果展及其他

西晋遗珍

煎药庙墓地考古成果展及其他

邳州博物馆巡礼下篇

朱浒分享

邳州博物馆新馆陈列分为古邳文明、长河余音、民俗文化三部分,展出文物500余件,其中以大墩子彩陶、春秋战国青铜器、邳州汉画像石、汉代虎形石镇、西周铜矛、被誉为“全国象牙化石之王”的大象门齿化石而闻名于世。

煎药庙村西晋家族墓地于2015年6月由当地村民在平整土地时意外发现,南京博物院、徐州博物馆、邳州博物馆三家组成联合考古队,对墓地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经细致调查、勘探、发掘,该墓地共发现9座西晋时期贵族墓葬,是目前所见全国唯一没有被盗掘过的西晋墓群。

由于煎药庙墓地保存完整,未受盗扰,随葬品摆放位置明确,出土了金银器、铜器、铁器、瓷器、玻璃器、漆器、石器、鹦鹉螺、玳瑁等随葬品300余件。同时,南方青瓷与北方酱釉瓷器在墓群中共出,特别是青瓷谷仓、扁壶的发现,反映了西晋时期南方青瓷的北传,以及以南北商品的流转为代表的文化交流与融合。

由于煎药庙西晋墓地保存完整,随葬品摆放位置与墓葬的关系清晰,对西晋时期丧葬制度与埋藏制度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尤其是来自太平洋或印度洋的鹦鹉螺杯,以及来自西亚萨珊波斯的玻璃碗,表明海上丝绸之路早在1700年前就已经辐射到徐州地区;同时,南方青瓷与北方酱釉瓷器的共出反映了西晋时期南方青瓷的北传,以及以南北商品的流转为代表的文化交流与融合。煎药庙西晋贵族墓地的考古发掘,是江苏西晋考古、乃至中国西晋考古史上的一个特别重大的收获,弥补了西晋考古中丧葬制度与埋藏制度研究资料的空白,对西晋下邳国历史的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

西晋鹦鹉螺杯

鹦鹉螺杯又名九曲杯,它利用产自印度洋珊瑚礁海域的鹦鹉螺壳自然卷曲的形状,在其口部、中脊等处镶扣鎏(liú)金铜边,以增加螺壳的美感和强度。经镶扣的鹦鹉螺杯为圆底,平置不易放稳,杯的旋尖处弯向器口,远远望去仿佛一只栩栩如生的鹦鹉转过头来梳理自己的羽毛,又好像鹦鹉将头插入翅中酣睡。

由此可知,早在1700多年前,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的影响已经辐射到了邳州地区。西晋煎药庙墓地一共出土了两只鹦鹉螺杯,整个六朝时期,全国经考古发现的鹦鹉螺杯仅有三只,另一只出自东晋王兴之夫妇的墓中。鹦鹉螺杯最神奇的地方在于螺腔蜿曲,薮穴幽深,以致杯中酒永远喝不尽。唐代大诗人李白更是留下了“鸬鹚勺,鹦鹉杯,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的千古名句。

西晋铜扣贝类耳杯

现藏于邳州博物馆第一专题展厅——西晋遗珍。此物上下粘结,平面呈椭圆形,两侧有耳,由贝类包金制成,为饮酒器。

西晋金五铢钱

五铢钱自汉武帝时期启用,每一枚都重五铢,所以被叫作五铢钱。但金五铢钱并不是流通币,而是宫廷赏赐钱币或郡国王公贵族库存金,存世量极少。西晋煎药庙家族墓地M1中出土了一枚金五铢钱,为纯金制造。由此可见,墓主人身份显贵,应为下邳国王室成员。

西晋贴金铜珰

此物顶部起尖,圆肩,底微内凹,呈佛龛状,中间饰镂空蝉纹,蝉眼凸起,边饰锯齿纹,纹饰上布满细小金粟粒。中心有孔,中插一银簪。簪首圆球形,后接针状簪体,簪体残断。贴金铜珰是汉晋以来高级官吏特用的冠前饰物,是一种等级的徽识,佩戴金珰时,往往还会和貂尾进行搭配,以示品行高洁,身份高贵。

西晋玻璃碗

产自西亚萨珊波斯。侈口,圆唇,内沿微凹,束颈,鼓腹,腹有乳丁状突起,内空,乳丁状突起下有对应的竖向凸棱,圜底,底有七个乳丁状足,足上有圆形穿孔。因为它含钠钙成分较多,所以通体晶莹透明,带着神秘的淡蓝绿色,精妙绝伦,美不胜收。

馆藏文物

扁壶的肩部与腹部有对称的横系,用以穿绳提携。扁壶这种器形属于北方胡人文化中的器物,以往在徐州地区的晋墓中并没有发现过,显示了南北文化的交流与融合。

西晋谷仓罐

谷仓罐又名魂瓶,是一种专门用于陪葬的明器,其前身为东汉五联罐,罐上常用堆贴与捏塑相结合的手法,堆塑着人物、鸟雀、走兽、亭阙和佛像等形象。先民认为,人死后还会有灵魂存在,他们生活在阴间,就需要有吃的粮食,陪葬的粮食需要明器盛放,但是又没法把那么大的谷仓埋到墓葬里,由此逐渐开发出各种类似于谷仓罐的明器,是为“所堆之物,取子孙繁衍,六畜繁息之意。以安死者之魂,而慰生者之望”之意。

馆藏文物

西晋蟾形水注

现藏于邳州博物馆第一专题展厅——西晋遗珍。蟾形,口有圆孔,背部有一竖直圆短管,折腹,腹部贴塑四肢,器表施酱黄釉。水注也称“水滴”、“砚滴”。是古代文人磨墨时用来装水、滴水的文具,注水于砚面供研墨之用,有嘴的叫“水注”,无嘴的叫“水丞”,以蟾为外形,取“蟾宫折桂”之意。

作者简介:

朱浒,男,1983年生,江苏徐州人,上海大学美术学博士,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后,现任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晨晖学者。出版著作《汉画像胡人图像研究》(三联书店2017年版),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研究方向:美术考古。

本文已经获得作者授权乐艺会发布

图文由作者提供

欢迎转载

谢绝不经同意擅自拷贝图文至自己公微号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