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堂-书法的内心回归-林曦梁冬-SPGA-CA

国学堂-书法的内心回归-林曦梁冬

书法的内心回归-林曦梁冬精彩视频

追求天人合一,提高生命质量。大家好,欢迎收看国学堂,我是梁冬梁某人。在过去的一期节目里面,我们请到了一个很年轻的书法家老师,阿林、胡老师和我们一起来分享关于书法的种种。乙烯中央美术学院硕士、职业画家,曾与法国、印度、香港、新加坡等地举办画展,用了一集的节目时间还没来得及讲,到底什么是书法,我们赶紧入正题。

什么是书法呢?我觉得书法有好多层定义,我们通常大家会直接想到的就是如何把汉字写漂亮的一个方法。但是我们可能现在讨论到的书法,其实是如何使用书法这样一个法门,能够深入到内心回归的一个方法

能举一个例子吗?

就是说我曾经我做过一个书法课的教材,然后在教材的翻开第1页上有一段话大意就是说我们学习书法不是为了成为一个字比别人写得好的人,而是通过一一遍跟古人,因为法贴是最直接跟古人的交流、揣摩和熏洗,然后使我们成为一个有教养有风骨,然后懂得规矩的一个人,然后最重要的是你从书法的美里面体会到当下非常难得体会到的抽象之美,至于字写的够不够漂亮,够不够好看,那是一个非常次要而且功能性的要求。

我以前在节目里面曾经跟大家分享过我自己的感受,当你在抄经的时候操作,你会发现有些字写的还好看,有些字就写得很乱,明明都是一个人在写,为什么会这样的差别?显然是前者,你的心是定的,你是喜乐的,所以而后者你的心是乱的,你是心有旁骛的,所以写字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自我观察的过程。对,而且是一个作用和反作用的过程,就是说你的心性就在最初是直接从你的比里面,你能就直接你是反应的,就你把你的心直接反映到你的笔上,然后从字上能看出来,但是通过一定的训练,我们可能通过一些方法,然后你在写资金上获得一些成就感,然后获得一种专注的力量的时候,这时候字是反作用到你的心性的。

就是说你在写的过程当中的时候,你会发现它就重新刺激了你的心情吗?对他重建和重新怎么讲,整理了你的内心,所以一个人我们这样讲磨墨的过程实际上是磨心的过程你能一坐在那儿可能一个小时或者甚至两个小时能够呼吸均匀,一笔一画地去临帖或者写字的时候,这毕竟代表着你有一颗很安静的心,这个东西对于现代人来说它意味着什么?我觉得他的跟他同样水平的事情,大概跟你去深入地练瑜伽或者打坐或者站桩练太极拳是类似的,但是我觉得写字就像纸上的舞蹈,条件限制更少一些时候,有些人喜欢跟我们分享一些观念,比如说我一个朋友,他自己为自己心情还不错,他跟我说你知道吗?

打球打高尔夫球这个事情很高级,我说如何高级法?他说明明是这一个球,明明是你这个人,你今天心情放松的时候,你整个身体放松的时候,那个球你轻轻挥干,不用力气又远又直想哪打,而且是就那么精准的到那个地方,你完全不能理解他为什么第2天还是这个人,你还是很努力,就打得那么差,他说其实他们越来越发现打球是一个控制自己心性,或者甚至说予以资本的身心合一的这样一个过程,甚至是放松自己的整个这样状态的一种修炼的过程。

虽然我后来接触那些真正打球打得好的人,他们是以此为修行的一种方法。

我觉得是这样的,佛教讲说一切法皆是佛法讲的,不是说一切法都是佛教的法,我觉得讲的是每一件事情都可以做为你收心摄性的一个法门,但是一定有更多人追随更好,跟从然后有更多具体实践的次第和方法的一些或者也跟喜好有关系,但我观察就是说写字好像真的是挺瘦,汉字文化圈人群的喜爱的,我觉得中国人对汉字的这种喜好是在你的血液里面的每一个文化也是一种生命吗?

书法也有它自己的声音,有生命就有气竖就有它的成住坏空,都有它的生长收藏的过程,所以我觉得这个不用想,但是的确是书写少了,这个坏处当然是日常书写的量降低了,但是另外一件事情就是说让那些少数的他真的对书法感兴趣的人,他把书法能够纯粹化、艺术化,以及甚至是某种程度的仪式化,对书法本身的可能性的探索,我觉得是有积极的意义的。好吧?我们下面来讲讲你对于关于笔政的关系,是吧?

比书法怎么才能知道这东西是好的?从技术这个角度来讲,写字有两个问题,一个是你必须要解决我们之前讲到的中锋,就是你能不能够做到笔中锋,就是这个中锋能成为你即使8面出就笔锋,你无论如何运用,你都能够让它维持在中锋里面,是不是说最高最长的毛它写下来,只他指向总市值线中间的位置,是这个意思吗?是不完全是这个意思?就是说讲起来是比较需要实际操作,你会发现凡是有中锋质感的线条,你看过去那个线条是圆的,是立体的,我曾经给同学讲过一个例子,我说你有没有在傍晚快天快要黑的时候出门散步,然后你这是我自己散步玩出来的观察,如果前方有一个这么宽的纸片立在那,或者说一个铁皮或者反正不是圆的东西,立哪和一棵树在那同样大小的体积,你能够一眼望过去,你基本上还是能判断这个是圆柱体是一个薄片,你是能分得出来的,是中锋的笔画和非中锋的笔画,就是这样的差别,就同样的是一笔薄的,是平面的是立体的,是像圆柱体一样,在王羲之的老师叫卫夫人给他的传他一个东西叫笔阵图,这当时是一个传说,笔阵图里面讲的,就医术,你要向什么向万岁枯藤,就像万年的枯藤,这枯藤它有什么特性?

它第一是它的韧性以及它的力度和你如果无论如何你也折不弯的,折完了他还能弹回去的弹性看的对,就像我小时候无论如何都不明白,我跟今天跟说的叫什么龙跃天门,虎卧凤阁,到底什么意思?但是后来发现还真的就这样,所以如果一个笔画里面连基本的中锋这件事情做不到,当然你可以说我这是一个古典的要求。你比如说现当今的什么日本的这些当代书法,就现代书法,他可能早就什么中锋行气,这些用笔这些早就不在他的品评的标准里面,就跟当代艺术和传统的美术一样的,就是说他的标准变了之后,你无法评判他要的东西不一样了,我们现在讲的还是在传统意义上的书法中锋是第1位的,如果你的4你觉得不够立体,这个字就同样的两个字挂在一起,你觉得你的不够站得起来,一定是第一是中锋的问题。

很多年前当我刚刚开始学做主持人的时候,我们老师跟我们说过一句话,他说你知道吗?好的,主持人绝对不是这样端着的,好像是一片纸一样贴着的,他一定是往前冲的。我说钥匙是吧?他说然后他如果主持人从旁边开拍的话,他头是往前伸的,但是你看所有的CBSMBCCN所有的主播都是往前冲的,就像贞子一样,恨不得要从电视里面砰出来,他说只有当你主持人到这样的程度的时候,你才能够真正的完成一种形而上的与电视机前的观众的交流。

刚才跟林老师讲的一个话题,她说一笔下来,如果是好的毛笔字写下来的话,它是有所谓的中锋的,什么中风,就好像那个字,哪怕是毛笔写的一张纸上,你也觉得它是凸出来的。就有如说你看见一棵树和一个同样宽度的铁片,你还是感觉它就不一样,就是密度,包括密度,包括她的那种圆融边界,包括它中间的那一点点的高息的那种光线感是吧?

所以是不是把没稿酬一点,他就比较容易出,没关系,这事怎么才能出现中风的感觉,这是手上的感觉力度。你长期训练的结果,当然就说一般在空中角度上来,从科学的角度上来说,你的首笔和纸的当时的力度控制,我觉得控制的结果就是你行笔的过程,你既感受到下压的力,又感受到上提的力,就是中码中锋在中间无外乎内无缘无近的无左无右,无对外的一股戾气,对中国很多这种顺口溜一样的话,你到了就体会到了,但是你能长期的保持中锋的稳定,的确需要训练。

第2个就是我说的动作,就是想到书法,我觉得最接近的艺术是舞蹈,只不过你跳这个舞的时候是用毛笔就是用笔在跳这样一曲舞,这个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在台湾有一个现代舞团叫云门舞集,他们专门有好几个作品是跟书法有关的,应该叫行草一心草2。你会看到它会用让舞者用身体来写这个字,我觉得非常的形象,而且这也必定是行家所为。写字的时候,你看舞蹈演员的训练,最开始肯定是不是去跳一个完整的舞蹈,你可以也说就跟武术一样,你毕竟有内功,内功的训练,就舞蹈可能它是一个基本功训练,内功训练对我来说,我觉得所谓中锋的练习,因为你在中锋上使十分力,可能你在具体写字的时候功夫就放大二三十倍,它是一个养料,是一个源头,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就这一笔写下来之后,那一只最长的毛,它所在这一个平面,它一直待在这笔画最中间这个位置,但是它不是一个科学的准确,是以感受的准确。

所以第一就是中锋,第二我讲的就在一个舞蹈里面,你把比如说一个两分钟的舞蹈,你把放慢速度放慢,我们把它放到慢镜最慢速度,你会看到里面很多在连贯的时候你没有注意到的动作。在一个相对的时间里面,这些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成就了你看到的一一个熟练的熟练的舞蹈或者体,我们看体操也是这样,在最后裁判判断的时候,讲解员会放慢动作,你会发现可能在一个两分钟以内非常连贯做完的一套动作,里面有很多的细节,然后评分也是靠这些细节来做判断的,写字也是一样的,就是这些方向的调整和非常细微的动作决定了这个字的那种饱满和能看它突出来的那种感觉。

高级。真的告诉你这就是功夫,对,所以像跟书法非常类似的,我觉得茶道我们去学学泡茶是非常像的,就是说我觉得你必须在你练到思维停止的时候,你手上的功夫才真正出来,所以你一旦还需要用脑袋想的时候,肯定这是没工夫的,所以你会发现泡茶的人你坐在对面,他的动作就是完全没过脑子的。您流水的一样的,把这个茶泡你自己做一遍试试,先拿什么后拿什么,一会把杯子弄翻了,一会这个水又见外面了,实际上一个月是看上去轻松容易稳定的动作,背后需要的功夫越长,所以学习为什么?

当然有乐趣,我也是觉得是你不断的能够去有进展的空间。与此同时我想起了一个事情,当年福尔摩斯见到华盛的时候说你从阿富汗来的,你受伤了,大概在零点几秒里面它就完成了这个事情。然后华东就很好奇说为什么这个样子,于是福尔摩斯就用他的逻辑还原了这个想法,她能够用顶点击量把所有的过程想玩,这肯定是因为第一很熟练。第2个就是说它有极好的一种一种习惯,这个习惯你是快的,他自己都忽略的地步,但真的它其实是走完了这个过程的。

他的心其实是玩的过程,所以时间这个东西有的时候是我们的错觉,所以在同样的一件事情,比如画画或者写字一个,只要他在密度同样的水平下的东西,有些人可能花半个小时和声课需要花两个小时,所以这跟能我觉得跟能力和训练是有很大关系的。你这个事情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到底时间是什么?我们都觉得时间是1秒1秒秒过去,但其实在有秒这个概念之前,实际上是没有秒的是意识。

佛教来讲意识萨那诸此弹词、诸神,他都是很模糊的概念,后来被刻度化了,用一个机器把它刻度化了,这个事情给我们产生了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认为时间对每一个人都是等分的,你有一分钟我有一分钟,这其实不对的,对于一个密度低的人来说,一分钟可以对一个密度高的人一分钟,它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东西,所以我在我儿子出生之前,我给他写过一封信,里面就是写了对我也写信这封信的主要内容,就是说你不要相信,你一定要试着去怀疑人们对时间的理解,你一定要相信,由于我非常喜欢庄子,因为庄子非常提倡一到的专金,就是你一定要有一门深入的,而且他不是公立的,就真的是提供给你真正的愉悦的一到,所以我现在也挺专心的出交朋友或者学生写书法,也是认为我觉得书法是一门最适合现代人修身阳性的一到,然后我说一到的专机它是什么?

它是一个入口帮你进入到时间背后的空间,就一定在同样的时间里面有不一样的空间。所以最好的办法,我觉得纯粹的修饰修身修心,我觉得都是怎么说,就庄子为什么强调易道,他没有强调别的,比如说去打坐或者这些你还是要做一件事情,是因为我觉得这种易道他才能把不功利的东西,而且尤其对现代人来说能够去掉,比如说站桩或者练拳,还是会有什么修身,叫什么强身健体这种实际上是某种修道的唯物的概念存在,而比如说你去画个画什么的,完全没用的,所以我觉得无用里面生出来的是比较接近同性的,比较接近如婴儿乎的东西。

高级我有时候会观察郭德纲,郭德纲为什么是笑话?同样一模一样的笑话,怎么我讲着不好笑,他讲的这么好笑,后来我就感觉他有些时候在停顿上比我早或者晚零点几秒,就是说这完全不是刻度出来的雾,这完全是一,他就到这个点上对一顿,然后就起来了,节奏感是很有趣,是节奏,这个东西背后是能量,能量的是控制和释放。

刚才和林胡胡老师讲到易到的问题就是一笔写下去,你心里面有一个盾,可能别人也没看到你炖他,看见你姚科忘了就写完了,大部分的人也因为我觉得你们做电视的人应该最有这个感觉了,你知道一针有的时候我看他们编东西改东西就在一帧一帧里面改,那是I多少?1米24分,对1/24秒是一针,但是有的时候我以前有个朋友做电视就跟我说,我们这真辛苦,在那一一帧改,别人可能炸个眼睛就过去了。

但是实际上时间里面可能你能分到2就是一帧,甚至1/24针是能无限深入的,而掌握的易道的钥匙的人,他是能就无限深入到这个时间的。我觉得我很幸运,已经点播了我,我们小的时候在学拍电视的时候,有一门课叫数镜头,呵呵是玩这个属性都是干嘛?老是放一段30秒的广告片,他告诉你多少个镜头,因为每个镜头切一下新旧新的一个镜头了吗,对吧?啪啪啪一般一则广告都是在28~29个镜头之间,有些时候30个镜头平均一秒一个镜头,所以分镜头本就是在写这个吗?

对,但是分镜头本一般只会分到15个左右差不多了,但其实你拍的时候是很多的,你觉得说还跳接什么的,所以我们看电影的人都是花看的,你把时间看成是个流动的过程,影像是个流动的过程,但是一度我们在作为一个学生在看这些分镜头的时候,我们是看不见一个流动的电影,我们只看见一个的画面,好,就是说大概每一两秒钟一一一格一格。所以在我面看不是那样的,你知道吧?所以那个时候觉得很痛苦,因为我没有办法享受音乐,甚至那个时候要训练你电影音响,这个电影他到什么时候砰的,有医生可能碰的一声的时候,镜头就转了转场了,所以有一段时间就不让你看看电影,就让你听电影一遍一遍的听,实际上我觉得很有意思,我现在给同学做的训练跟很像,有的时候我的同学就真的是头很疼,要不然这节课我就只让说,你就用把这么小的字放到这么大,然后你就用一只很小的比就是对这勾轮廓,然后勾到你要想象自己就是一个复印机要钩到完全几乎,你用你知道有一种游戏叫找不同吗?

就两个非常相似的画面,然后你要去找出它的不同,我觉得你要用这种找不同的心理去找你跟帖的不同,而且要最挑剔最变态的角度去看,而只要找不到,你再把作业拿出来给我好了,这个刚做完下一节课又改了,又改成就是说你要拿笔画这个字就是画什么?画,它外面的空就是把机长篆刻一样,把空的地方画出来,然后在上面对对话,然后画完了之后,在下节课你是把所有你觉得能够构成体积块面的地方又画出来,反正从各个我觉得你看到这个字,我希望我的同学他能做到什么?

你看到这个字的时候,你的那种惊颤和那种撼动的感觉,就如同你走到了香港中环的无数个高楼,当底下抬头往上看的心情,就当这些字全部这些笔画全部变成立体的建筑,然后你穿梭其中,你知道每一条道路在哪里,你会遇到谁?有一个什么样的商店,然后有多少辆车从这里经过这里会发生什么?就这种感觉的,你对这个字算是真的了解了,我向你汇报一个我就真实感受,就真的大道相通的,有几年我很不幸在做选美主持人。

所以有机会一天看四五百个女孩,这四五百个女孩会在你面前讲他们故事,然后拿摄像机,而且你还说,因为你是以工作的名义来笑,一个各种笑话,看看表演再试试。以至于我走进这个人群当中的时候,有时候我走在中环街上,我连起来就来接他,你知道吧?一走过去的时候,各种女孩你走过来,你会发现我可以直观的反映出来,这是一个很事儿的女人,这是一个马大哈。这是一个有点艺术气质的人,将来可能会嫁给一个好老公,你的资料库建立了。

是这个东西对非常类似,但是但你讲的还是趋向于一个广度和熟练程度的,我讲的你对一个字的深入程度,这就是改变了观察方式之后的一个适应,所以现在我觉得刚学完上过课的书法课的同学都跟我说,现在是只要出门,看见各种广告牌,什么招商银行是什么体,建设银行是什么?以及你到了机场到各种地方,只要有书法就是酒渍的地方,以及可能是书写的字的地方,你的就会收集到更多的信息,所以我觉得这种感知力的训练,不管是音乐还是所以我在想我是看过一个美国的珠宝设计师的传记,很有意思,他说他小时候学的是大提琴,他学了15年大提琴,但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就没有从事专业的工作,但是他说多年的艺术训练让他投入到每一个行业的时候,做的都要比别人好,他都能非常深入准确,而且有超级耐心的那种功课能力,然后去掌握到一个事情的本质,像我虽然从小经常被人夸聪明,但是由于我觉得我是我学的这些领域都是有非常共同的特性,所以我的习惯永远是对这一个东西就下死功夫,下笨功夫,而且是特别笨的那种功夫,因为你小时候学写字,我记得我第1个老师是一个老先生,特别传统,他就让我写带我去他们家阳台,我妈带我去拜师,然后他拉我去他们家阳台,他们深圳住那种老房子,你知道一个又黑又暗的阳台,然后阳台望过去比我人不知道高多少倍的一一摞的报纸,他说你来我这儿学的话,先把这些报纸写完,然后我真的花了大概两年多,把他们家每个周末去写,然后有的时候放了学去写,就把他们家阳台的报纸全部写完了,然后就写什么他执着你写两个字,一个叫大字,一个叫永字

报纸写完肯定就跟郭靖练的一一掌降龙十八掌一样,它对于你的肌肉记忆,肌肉系这个东西是跟头脑完全没有关系的,就像你说的一点里面六七个动作,如果你还是要靠想的肯定没戏,一定它已经变成你的肌肉记忆了,肌肉记忆这个东西很神奇,你像我小时候学的曲子,可能我三四年没弹,我觉得我完全记得,就我问我脑子完全不记得的,可是我把手放在琴上,I自己会弹的,对他是一个肌肉及,所以学我觉得谈谈情,写字、画画,查到这些,凡是在传统领域有这种易道的本质的这些训练项目,都有特征,这个事情如果你跟泰格伍兹讲的话,他一定会点头的,因为他实际上就是天天打球,反复打他们、打对方,他一定要你从事一个生意,一定要练到变成惯性,而且是学这些无他,你要确定道路正确,然后一直坚持。

但是确定方法正确,这个的确是需要一个好老师或者你就自己检查,像我经常教同学一些自己当自己老师的方法:

1.你去用最苛刻的态度去找不同

2.我经常在课上他们把这个字倒过来写,就倒过来跟着画,然后这你就看每个人表情都跟你一样。搞什么,但是我说我给你保证,你倒过来写的比正着写那个好,到底是为什么?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