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号房让我想起,那个打败梁朝伟的孩子

大家好,我是马香玉。

近日,韩国「N号房」事件引起广泛热议。

香玉看了之后也是气到发抖。

简单来说,「N号房」就是一场大规模的线上贩卖淫秽视频和图片的犯罪聚集地。

这些人通过威胁、恐吓等手段,逼迫女性拍摄露骨视频和图片,并在多个聊天群里公开贩卖。

据了解这种聊天群约有800多个,犯罪人数更是高达26万人。

根据聊天室管理员要求:

「如果不上传自己“收藏”的内容或者参与聊天,就会被踢出去。

如果亲自拍摄了非法作品,会直接被邀请进入高级N号房。」

所以,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这场犯罪事件中的「共犯」。

截至目前,警方所了解到,受害女性多达大74人。

其中16人是未成年人,而之中最小的年仅11岁。

有人问,这些女孩为什么会答应拍摄露骨视频呢?

「胁迫」。

没错,「N号房」事件主要涉及三个人:Godgod、Watchman和博士。

他们通过胁迫那些在网上晒一些成熟照片的未成年人,以「警察」的名义找到她们。

声称她们非法散布淫秽信息,要对她们进行调查。

以此来获取她们的身份信息。

出于害怕被父母或亲戚朋友发现自己在网络上发的那些照片,这些女孩不得不听从他们的指挥。

最终越陷越深。

被要求拍摄的视频越来越露骨,甚至演变成性侵害。

由于知道这些女孩的真实信息,犯罪人的侵害甚至从线上转到线下。

以「告诉身边人」为由,强迫她们发生性行为并录制视频在线上贩卖。

而这一切直到第三代管理者「博士」被捕,才终于被曝光出来。

事情一经败露,立刻引起公愤,上百万韩国民众自发向青瓦台情愿要求公开嫌犯真实身份

直到23日,韩国SBS《8点新闻》才公开了「N号房」主犯「博士」的长相及身份信息。

同时,韩国总统文在寅下令彻查「N号房」事件。

你以为这件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吗?

并没有。

「N号房」事件暴露之后虽然绝大多数人表示不能放过每一个犯罪者。

但是可笑的是,竟然还有当事人出来委屈抱怨,认为自己才是「受害者」。

更有甚者还各种「求种子」、「求资源」。

微博上出现了各种「N号房」账号。

可想而知,这次「N号房」事件仅仅只是沧海一粟。

可能还有更多的「N号房」就潜伏在我们之中。

而其中不知道又有多少女性、多少未成年人将受到伤害。

直到今天,针对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例依旧数不胜数。

就这次的「N号房」事件,26万人观看直播未成年人淫秽视频。

在这26万人中,又有多少在现实中正在扮演「父亲」「家人」「朋友」的角色。

想想都让香玉不寒而栗。

类似于这种类型事件的电影,数不胜数,像《熔炉》《素媛》…

但今天香玉想给大家推荐一部不一样的,只是同样是关于未成年的电影——

《无人知晓》

誰も知らない/ Nobody Knows

母亲惠子带着四个孩子生活。

大儿子明、长女京子、次子茂,以及小女儿小雪。

这四个孩子同母异父,都是所谓的「黑户」。

所以,惠子对外谎称丈夫在国外工作,只身带着长子一个孩子。

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其余三个孩子的存在,只允许长子明外出采购,其他的孩子只能待在家中。

由于惠子每日上班,照顾三个弟弟妹妹的工作就交到了明身上。

年仅12岁的明,亦兄亦父,打理家中的一切。

在这个家里,仿佛母亲惠子才是那个需要被照顾的人。

他们会给深夜回家的母亲热饭;

还会照顾醉酒回来的母亲;

虽然日子过得并不富裕,但还算过得去。

然而这一切随着惠子逐渐不回家,起了改变。

一开始,惠子留下一笔钱和一封信之后,就消失了一个月。

12岁的明充当着家里大人的角色,每天精打细算的生活,但钱还是很快就花光了。

无奈之下,明只好去找惠子的前男友们帮忙,但是能得到的帮助很少。

好不容易等到母亲回来,没过多久惠子又再一次收拾行李准备离开。

这次离开之后,她就再也没回来过。

彻底失去生活来源的四个孩子,日子也过的越来越窘迫。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钱也慢慢的用完了。

导演在电影里并没有明说惠子到底离开了多长时间。

但是我们可以从地板上干涸的指甲油痕迹和明脚上逐渐变黑的鞋子,看出时间的流逝。

到最后,由于没钱,公寓也停了水电。

他们只能去公园接水,洗衣服,晾衣服。

房间也越来越乱。

没有吃的,小儿子茂只能用嚼纸团来增加饱腹感。

这一切都让我们在同情这四个孩子的同时,又痛斥那个不负责任的母亲。

既然生了他们又为何不尽到养育之责呢?

答案要从当时的社会背景说起。

故事设定于1988年的日本。

此时的日本进入了社会高速发展时期。

在经济持续上涨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摒弃传统的生活方式。

追求新潮的、刺激的生活。

于是在这种思潮下,日本的离婚率、未婚生子率、低龄产妇率越来越高。

年轻的妈妈们靠着丈夫、男友的供养生活,但随之而来的风险可想而知。

越来越多的单亲妈妈出现。

这部电影中的惠子就是其中一员。

她虽然生下四个孩子,但是内心却还不成熟,不能承担起做妈妈的责任。

她虽然抛弃了他的孩子,是个「施害者」;

但也是当时时代的「受害者」。

就像片中明在惠子准备离开的时候所说:

「妈妈总是很自私」。

惠子却说:

「你爸爸才是最自私的」

「我就不能得到幸福吗」

她认为,错的不是她。

错的是那个时代。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长子明的扮演者,柳乐优弥

他通过这部电影,打败《2046》中的梁朝伟,成为史上最年轻的戛纳影帝。

在电影中,12岁的他独立肩负起了照顾三个弟弟妹妹的责任。

他会记着每个人的喜好,为他们准备礼物和惊喜。

也会在新年的时候给他们准备假装是母亲寄来的压岁钱。

并且拜托便利店的姐姐帮他在信封上写下每个人的名字。

对于弟弟妹妹们来说,他就是这个家的支柱。

但是,一个年仅12岁的孩子能做到的事微乎其微。

他也只是给一个孩子。

由于没钱,最小的妹妹从椅子上摔下来,没有及时得到救治之后死了。

无可奈何的明把死去的妹妹装进了行李箱,带她去看了她最想看的飞机。

然后把她埋在了离飞机场不远的草坪下面。

这或许是一个孩子所能想象到的最好的告别方式了吧。

导演是枝裕和没有给死去的妹妹一个正面镜头,影片从始至终也没有出现流泪的画面。

他有意回避了这些角度,这大概也是属于是枝裕和的温柔吧

就像有人说过,不管生活有多么糟糕,你都能被是枝裕和治愈。

这部电影虽然讲述了一个残忍的故事,但是纵观整部影片都是被欢快的音乐包围。

导演并没有刻意煽情,而是娓娓道来,以柔和的画面纪录他们的生活。

电影最后几个孩子有说有笑的走在阳光下,但他们要去的地方,无人知晓。

导演是枝裕和以最温柔的镜头,向我们展现了一个残忍的故事。

但是,现实比电影残忍一百倍

《无人知晓》改编自真实的“1988日本西巢鸭弃婴”事件。

真实事件中的最小的妹妹,不是自己不小心从椅子摔下来导致死亡。

而是因为长子邀请他的朋友们来家里玩,其中一人发现最小的妹妹偷吃了自己带来的方便面。

于是开始殴打妹妹导致其死亡。

这个过程中,长子也有参与其中。

在发现妹妹死亡之后,长子伙同其他两个朋友,将尸体装入行李箱,连夜坐电车到秩父市大宫的羊山公园的杂木林里弃尸。

电影中是四个孩子,而真实事件中却有五个。

其中一个孩子在生下来5个月后,因为先天性疾病未得到救治不幸夭折。

而象征片中弟弟茂的孩子,在真实事件中,活活饿死在了家中,尸体被母亲藏在了衣橱里

最终由于拖欠房租被房东发现,整个事件才被曝光出来。

母亲上岛律子因「遗弃罪」和「遗弃致死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明明是成年人的过错,却让孩子来承担后果。

以前的「西巢鸭弃婴」如此,现在的「N号房」更是如此。

一群成年人叫嚣着需要自由,需要释放压力。

转而却把目光一个一个投在一群无知的孩子身上,实在是令人作呕。

但愿。

一切邪恶,都会有被惩治的一天。

别让孩子在这样丑陋的土壤里长大。

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