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是我的一生

不幸

——给荷尔德林

1.病中的酒

拾起了一张病床

我的荷尔德林 他就躺在这张床上

马 疯狂地奔驰一阵

横穿整个法兰西

成为纯洁诗人、疾病诗人的象征

不幸的诗人啊

人们把你像系马一样

系在木匠家一张病床上

我不知道

在八月逝去的黄昏

二哥索福克勒斯

是否用悲剧减轻了你的苦痛

当那些姐妹和长老

举起了不幸的羊毛

燃烧的羊毛

像白雪一样地燃烧

他说——不要着急,焦躁的诸神

等一首故乡的颂歌唱完

我斤微 会钻进你们那

黑暗和迟钝的羊角

丰足的羊角 呜呜作响的羊角

王冠和疯狂的羊角:我躺下

——“一万年太久”

只有此羊角 诗歌黑暗 诗人盲目

2.怀念 或没有收获

等你手拿钝镰刀

割下白雪和羊毛

不幸的荷尔德林已经发疯

修道院总管的儿子

银行家夫人的情人

不幸的荷尔德林已经发疯

等你建好医院

安放好一张又一张病床

荷尔德林就躺在第一张床上

经历没有收获的日子

那是幸福的

——“收获即苦难。”

只好怀念大雁——

那哭泣和笑容的篮子

当你追随我

来到人类的生活

只好怀念大雁——

那被黄昏染红的肉体的新娘。

3.牧羊人的舞蹈——对称

——黑暗沉寂之国

(有题无诗)

4.血以后是黑暗——比血更红的

是黑暗

荷尔德林——告诉我那黑暗是什么

他又怎样把你淹没

把你拥进他的怀抱

像大河淹没了一匹骏马

存在着 嘶叫着 和黑暗之桶的主人啊

你——现在又怎样在深渊上飞翔——阴郁地起舞——将我抛弃

并将我嘲笑——荷尔德林

你可是也已成为黑暗的大神的一部分

故乡

……我们仍抱着这光中飞散的桶的碎片营造土地和村庄

他们终究要被黑暗淹没

告诉我,荷尔德林——我的诗歌为谁而写

掘地深藏的地洞中毒药般诗歌和粮食

房屋和果树——这些碎片——在黑暗中又会呈现怎样的景象,荷尔德林?

延续六年的阴郁的旅行之路啊

兄弟们是否理解?狄奥提马是否同情——她虽已早死?

哪一位神曾经用手牵引你度过这光明和黑暗交织的道路?

你在那些渡口又遇见什么样的老母和木匠的亲人?

他们是幻象?还是真理?

是美丽还是谎言?是阴郁还是狂喜?

还是这两者的合一:统治。

血以后还是黑暗——比血更红的是黑暗

我永久永久怀念着你

不幸的兄弟 荷尔德林!

5.致命运女神

怀抱心上人摔坏的一盏旧灯

怀抱悬崖上幸福的花草纵身而下

红色的大雁

隔河相望美丽村镇

致命运女神的几行诗句

痛苦在山上但说无妨

红色的大雁

在南风中微微吹动

少女食羊 羊食少年死后长出的青青草杆

一团白云卷走了你

随风来去的羊

——命运女神!

活在珍贵的人间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太阳强烈,水波温柔

一层层白云覆盖着

我踩在青草上

感到自己是彻底干净的黑土块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泥土高溅,扑打面颊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

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

日记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九月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风很美

风很美

小小的风很美

自然界的乳房很美

水很美

水啊

无人和你

说话的时刻很美

秋日黄昏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爱情保持一生

或者相反 极为短暂

极为短暂 匆匆熄灭

愿我从此不再提起

再不提起过去

痛苦与幸福

生不带来 死不带去

唯黄昏华美而无上

新娘

故乡的小木屋、筷子、一缸清水

和以后许许多多日子

许许多多告别

被你照耀

今天

我什么也不说

让别人去说

让遥远的江上船夫去说

有一盏灯

是河流幽幽的眼睛

闪亮着

这盏灯今夜睡在我的屋子里

过完了这个月,我们打开门

一些花开在高高的树上

一些果结在深深的地下

女孩子

她走来

断断续续走来

洁净的脚

沾满清凉的露水

她有些忧郁

望望用泥草筑起的房屋

望望父亲

她用双手分开黑发

一支野桃花斜插着默默无语

另一支送给了谁

却从来没人问起

春天是风

秋天是月亮

在我感觉到时

她已去了另一个地方

那里雨后的篱笆象一条蓝色的

小溪

月光

今夜美丽的月光 你看多好!

照着月光

饮水和盐的马

和声音

今夜美丽的月光 你看多美丽

羊群中 生命和死亡宁静的声音

我在倾听!

这是一支大地和水的歌谣, 月光!

不要说 你是灯中之灯, 月光!

不要说心中有一个地方

那是我一直不敢梦见的地方

不要问 桃子对桃花的珍藏

不要问 打麦大地 处女 桂花和村庄

今夜美丽的月光 你看多好!

不要说死亡的烛光何须倾倒

生命依然生长在忧愁的河水上

月光照着月光 月光普照

今夜美丽的月光合在一起流淌

海子小夜曲

以前的夜里我们静静地坐着

我们双膝如木

我们支起了耳朵

我们听得见草原上的水和诗歌

这是我们自己的平原、夜晚和诗歌

如今只剩下我一个

只有我一个双膝如木

只有我一个支起了耳朵

只有我一个听得见平原上的水

诗歌中的水

在这个下雨的夜晚

如今只剩下我一个

为你写着诗歌

这是我们共同的平原和水

这是我们共同的夜晚和诗歌

是谁这么说过 海子

要走了 要到处看看

我们曾在这儿坐过

春天,十个海子

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春天,十个海子低低地怒吼

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

扯乱你的黑头发,骑上你飞奔而去,尘土飞扬

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在春天,野蛮而复仇的海子

就剩这一个,最后一个

这是黑夜的儿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遮住了窗子

它们一半用于一家六口人的嘴,吃和胃

一半用于农业,他们自己繁殖

大风从东吹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祖国,或以梦为马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

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道

路上

万人都要将火熄灭 我一人独将此

火高高举起

此火为大 开花落英于神圣的祖国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借此火得度一生的茫茫黑夜

此火为大 祖国的语言和乱石投筑

的梁山城寨

以梦为上的敦煌————那七月也会寒冷

的骨骼

如雪白的柴和坚硬的条条白雪 横

放在众神之山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投入此火 这三者是囚禁我的灯盏

吐出光辉

万人都要从我刀口走过 去建筑祖国

的语言

我甘愿一切从头开始

和所以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牢底坐穿

众神创造物中只有我最易朽 带着不

可抗拒的死亡的速度

只有粮食是我珍爱 我将她紧紧抱住

抱住她在故乡生儿育女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我也愿将自己埋葬在四周高高的山上

守望平静的家园

面对大河我无限惭愧

我年华虚度 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岁月易逝 一滴不剩 水滴中有一匹

马儿一命归天

千年后如若我再生于祖国的河岸

千年后我再次拥有中国的稻田

和周天子的雪山 天马踢踏

我选择永恒的事业

我的事业 就是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他从古至今——-"日"————他无比辉煌

无比光明

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

最后我被黄昏的众神抬入不朽的太阳

太阳是我的名字

太阳是我的一生

太阳的山顶埋葬 诗歌的尸体————千

年王国和我

骑着五千年凤凰和名字叫"马"的龙

————我必将失败

但诗歌本身以太阳必将胜利

亚洲铜

亚洲铜 亚洲铜

祖父死在这里 父亲死在这里 我也会死在这里

你是唯一的一块埋人的地方

亚洲铜 亚洲铜

爱怀疑和飞翔的是鸟 淹没一切的是海水

你的主人却是青草 住在自己细小的腰上

守住野花的手掌和秘密

亚洲铜 亚洲铜

看见了吗?那两只白鸽子 它是屈原遗落在沙滩上的白

鞋子

让我们————我们和河流一起 穿上它吧

亚洲铜 亚洲铜

击鼓之后 我们把在黑暗中跳舞的心脏叫做月亮

这月亮主要由你构成

答复

麦地

别人看见你

觉得你温暖 美丽

我则站在你痛苦质问的中心

被你灼伤

我站在太阳 痛苦的芒上

麦地

神秘的质问者啊

当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

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

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

村庄

村庄 在五谷丰盛的村庄 我安顿下来

我顺手摸到的东西越少越好!

珍惜黄昏的村庄 珍惜雨水的村庄

万里无云如同我永恒的悲伤

在昌平的孤独

孤独是一只鱼筐

是鱼筐中的泉水

放在泉水中

孤独是泉水中睡着的鹿王

梦见的猎鹿人

就是那用鱼筐提水的人

以及其他的孤独

是柏木之舟中的两个儿子

和所有的女儿,围着诗经桑麻沅湘木叶

在爱情中失败

他们是鱼筐中的火苗

沉到水底

拉到岸上还是一只鱼筐

孤独不可言说

九月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 高悬草原 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夜晚,亲爱的朋友

在什么树林,你酒瓶倒顷

你和泪饮酒,在什么树林,把亲人埋葬

在什么河岸,你最寂寞

搬进了空荡荡的房屋,你最寂寞,点亮灯火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了忙乱的箩筐

大地茫茫,河水流淌

是什么人掌灯把你照亮

哪辆马车,载你而去,奔向远方

奔向远方,你去而不返,是哪辆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