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为防发生二次伤害,将变更“N号房”受害者身份证号

随着疫情在国外爆发,韩国又出了一个大事件,其影响不小于去年的“李胜利风波”所引发的一系列事件,而是韩国全民都会愤怒的性犯罪,而胜利后续引发的群组事件也可能只是这个事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而这个关于性犯罪的社交平台,其付费会员就有26万之多,还有公务人员以及艺人涉及当中,可见韩国在这方面已经糜烂到何种程度。

3月26日,据韩媒独家报道,韩国政府为了防止因“N号房”事件而泄露居民身份证号码的受害者再次发生二次伤害,将提供行政支援,将尽快改变受害者居民身份证号码,以防这些人群在现实生活中再次受到伤害。

韩行政安全部居民身份证号码变更委员会(简称变更委)表示:“现行法律规定变更时间为6个月以内,但这是在社会上引起巨大争议的事件,受害者们对此感到不安,因此正在缩短事实调查,争取在3周内做出决定。”基于这次“N号房”事件影响太大了,而是面向于韩国全社会,因此,其伤害以及后续的处理都要考虑到更多方方面面,不然,只会给这个事件留下更多遗憾。

变更委还向警察厅和女性家庭部发送了公文,要求向新确认的受害者介绍身份证号码变更制度的使用。

除了在这方面需要给受害人更多的保护,对于,这次性犯罪社交平台的曝光,还有很多事情需要韩国的政法机构去完善,因为据曝光,这里面的人群已经涉及到了公务人员还有艺人等,再联想到之前“胜利事件”以及之前韩娱圈的这些女星自杀事件等,两者很有关联性,是不是“胜利事件”也是这个“N号房”事件的一部分?

而这次曝光的主犯赵立彬据其以往的经历,有两面性,非常懂得如何去获得别人的心理,更是为了钱财去残害他人?从此可以看出他人格的分裂或是在黑暗面的驱使下其人性变质了。这26万付费会员当中,都是一些在性格或是其它方面有缺陷的人群聚集地,这也是对韩国政府以及政法系统在这方面的能力以及意志,是不是能为民拔掉这个邪恶的毒瘤。

而这样的犯罪对于受害人是多重的伤害,不仅是身体上可能还有心理上,但是韩国的法律对于这种犯罪的处罚可以说相当轻微了,从现在报道出来的,包括前运营者watchman才被判了3年6个月,而以昵称Kelly活动,贩卖儿童-青少年性剥削物的申某去年1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可见这个程度关几年可能出来又可以作恶,因为本性难移呀!

CBS广播节目主持人金玄荣提到,韩国的法律对于网络相关的性犯罪惩处轻微,问受害者希望主嫌受到何种惩罚,她说,“我希望他在监狱里关到死,因为根本无法确定他出狱后会反省自己的犯行。”受害人并鼓励其他受害者出面,道出自己的经历,让嫌犯可以被重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