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媒爆料“博士”赵主彬曾胁迫受害女性做其女友,并使其参与犯罪

“N号房”事件主犯之一赵主彬

3月25日,经韩国警方确认,韩国“N号房”事件主犯之一赵主彬将一名陷入陷阱的受害者中的一名称作“女朋友”,并强迫其参与犯罪。

据韩国媒体爆料,赵主彬最近在警方调查中主张参与自己罪行的20多岁女性A某是自己的“女朋友”。但警方通过后续调查发现该女性刚开始是受到赵主彬一伙人的性虐待的受害者。据悉,A某被性侵的视频也被赵主彬发到了“博士房”中共享。赵主彬在1年零3个月里至少胁迫了包括未成年人在内的72名女性,教唆会员对其进行包括性暴力在内的各种虐待,其中一名受害女性则是A某。

“N号房”事件主犯之一赵主彬被移送检方

警方的一位有关负责人表示:“A某加入犯罪很有可能是被赵主彬强迫和威胁的,并且被强迫像女朋友一样相处。”对于记者的提问“难道不是受害者在精神上向犯罪分子投降,主动配合的现象‘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吗?”,该负责人回答道“确实不是那种状态”。这意味着很有可能是“单方面的、强制性的恋人关系”。

赵主彬用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从希望进入自己制作的“性剥削影像共享室”的会员那里收取了“入场费”。赵主彬通过会员中指定的“提款人”将该门票兑换成现金,但从未因收钱直接与“提款人”见面。他指示“提款人”将钱放在指定的地点京畿道水原的某公寓走廊的“消化战舰”(消防水管等保管场所)。该公寓是被赵主彬称为“女朋友”的A某的家。据悉,如果“提款人”留下钱,A某就会收回钱交给赵主彬。

此次与赵主彬一起被拘留的13人中有5人是这样的“提款人”,还有1人是A某。这是一种典型的毒品交易手法,被称为“扔垃圾”。这是犯罪分子在不露面的情况下进行交易的方式。通过这种方法,赵主彬甚至可以不露面指使共犯犯罪。

对于参与赵主彬一伙犯罪的A某的处罚,警方的立场是有必要进行进一步调查。因为A某加入犯罪很有可能是受到赵主彬的胁迫和威胁。警方一位有关负责人表示:“应该以赵主彬和A某的陈述为基础,对A某是受害者还是共犯进行法律讨论”。

赵主彬将自己的聊天室用户彻底变成“共犯”,不让其举报,表现出其缜密的行为。根据会员交纳的金额,可以观看非法视频的聊天室分为4个阶段运营。想要观看裸露程度和施虐性较大视频的会员们,必须把上传到聊天室的非法淫秽物转发给其他人,并且需要得到赵主彬的认证。还有将自己的身份证照片和联系方式发给赵主彬的会员。据说,赵主彬经常要求会员们拍摄小手指和脸部照片,这就是所谓的“信号姿势”。

本月16日,赵主彬在首都圈自己的居住地被逮捕。当时在赵主彬的居住地发现了看似犯罪收益的1.3亿韩元(约合人民币74万元)现金。警方为查出赵主彬剩下的犯罪收益,于上周对赵主彬一直使用的国内虚拟货币交易所进行了扣押搜查。据悉,在此过程中,警方掌握了约2000件赵主彬相关交易明细。警方认为,赵主彬经营的Telegram“博士房”至少有1万人使用。警方以交易明细为基础,正在调查汇款者的个人信息和汇款次数、汇款金额等。

现行法律规定,持有并传播非法淫秽物将受到处罚。赵主彬以此威胁部分会员参与犯罪,并称这部分会员为“职员”。他们跟踪受害者,并在社交媒体上发布非法聊天室广告。据悉,赵主彬还给职员数万至数十万韩元的“跑腿费”。在这些“职员”中,还有地方市政府8级公务员。

但赵主彬除了称为“女朋友”的A某外,没有与其他共犯或受害者直接见面。因为在赵主彬的Telegram聊天室,会员们看到非法淫秽物后,代替赵某与受害者见面并威胁对方,所以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东国大学司法警察大学教授表示:“起初只是个人的非法制作传播淫秽物的犯罪,但时间一长,进化为有组织犯罪的。”

(编译/烟给我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