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让纽约更穷了?华人关键时刻自发筹集捐赠物资

算下来刚收到停课通知的时候,我就开始写这个纽约留学生在突如其来的疫情之下的生活记录,而第二篇时就记录到已经有学生向学校发起了希望学校能返还部分学费或者住宿费的诉求。这些天又陆陆续续多了些要求给所有租房人减免房租之类的诉求。总而言之,能对我有帮助的,我都签过名了。当时成没成我不知道,现在看来签了那么多民众诉求,只有一个不去学校成功了。算下来自由的美国,群众的呼声成功率也不高。

可是纽约作为世界一大经济中心,虽然每天的经济吞吐巨量,在这暂时看不到尽头的疫情面前依然捉襟见肘。首当其冲就是各种医疗物资的奇缺。纽约州早就成为全美确诊数最高的州,州长Cuomo也说过,纽约每三天的确诊数量就会翻一番。而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只会更糟”。但是整个纽约州的3000张重症病床远远不够,虽然联邦政府已经支援了400台呼吸机,这个数字仍然让Cuomo抓狂,“当我需要30000台呼吸机的时候,你这样做就是让29600人选择去死!”他呼吁联邦政府将足够多的呼吸器先送来重灾区纽约,等纽约的疫情暂缓以后在送去其他州。而这些器械的缺口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对于出现轻微症状的病患不予救治,而是让他们自己在家隔离,优先救治已经出现呼吸困难的病例。

Cuomo的背后是医疗用品

不仅重要的医疗器械不够,纽约现在连在一线工作的医护人员的口罩都不能保证。据了解,纽约有的医院已经发生了一天只能给每个医生发一个口罩的现象,因为写了“急诊室的一天”而走红社交网络的医生Craig Spencer写到,“我害怕摘下口罩,这是唯一能保护我的东西。”布鲁克林的玛摩利医院已经要求医生尽量反复使用现有物资“手术口罩需要反复使用直到破裂或者被污染了,甚至去换新的口罩时要把坏的交上去;护目镜也需要用消毒纸巾反复擦拭来多次使用。”尽管纽约市市长白思豪说周一已经有220万个口罩送去各医院,后续联邦政府也会提供更多援助,“但这些远远不够”

医护人员被迫将一次性用具反复利用

在这个时候,纽约区的华裔组织开始积极行动了起来,给医院,警员送去了口罩。比如长岛华人协会(LICAA)和石溪中文学校就联合起来筹集了10000个医用口罩,1000个KN95口罩送去了纳苏大学医学中心,因为犹太社区大爆发而暴露于危险之中的八大道市警66分局也收到了当地居民几天之内通过爱心捐赠群筹集到的口罩。有的护士在出来拿口罩时情不自禁得给捐赠者一个拥抱表示感谢,又想起来自己刚从急诊室出来,还寄了很多维生素C表达歉意,而那位捐赠者却没有在医院询问时留下姓名,只说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人。”

不留名的“普通人”

在前线比医疗物资更宝贵的,就是医护人员。为此纽约大学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宣布纽大医学院的毕业生全部提前三个月毕业,也就是此时只需要学生本人同意,就可以即刻作为抗疫前线的后备军,来预防人手不足的现象。而随着前线如战场一般愈演愈烈,仅仅一天在州长Cuomo的号召下,就有1000名退休或只有执照的医护人员加入了医疗的后备队伍。纽约市市长白思豪坦言这是纽约首次采用这种方法,而他希望这个队伍能到达9000人。

和武汉当时的医疗前线一样,口罩在脸上的印记也成为了前线医护人员的勋章。护士Kathy Sabtoiemm在ABC采访中不断提到“我们很累,我有很多话要说”“我们每个人负责很多人,压力很大”。更有护士说和没有医疗物资相比,他们甚至更担心的是没有足够的人手来照顾病人。

纽大医学院给高年级同学的邮件

“压力很大,我们必须超负荷工作”

“很多护士告诉我他们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除了医疗物资的短缺,很多人的生活也因为疫情而停摆。大到关门的饭店商场,小至唯恐停了课就没有学校包餐的贫困儿童。一个小小的关门停课举动影响的并不仅仅是这些人。这也是为何纽约租房市场诡异的火爆,而也是川普最终决定为了更快更直接的帮助“给每个人直接发钱”而不是从报税里返回,这个壮举被命名为“2亿美元协议。” 继给小营业商铺补助,Spectrum免低收入者两个月网费,信用卡无逾期滞纳金以后,这个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紧急援助法案在3月25日晚间达成协议,初步结果为每一个在2019年报过税的成年人将按收入获得最多1200美元的补助,17岁以下的儿童可以获得500元。而某些人被明确排除在了援助范围之外,比如“非居民外国人”(non -resident aliens)等。

而我们这些拿着学生签证的留学生,则大部分都是上述排除在外的“非居民外国人”。因为疫情,今年暑假的实习职位大大缩水,面临毕业的学长学姐影响更大。不仅仅学生生涯最重要的毕业展几乎无望,连毕业后的工作机会也少儿又少。我们专业特供的STEM OPT几乎发挥不出作用,因为虽然可以延期,但毕业后三个月内没有工作依然要离开美国。作为留在纽约这个毒圈中心,受到了和所有美国本地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影响的“非居民外国人”,我们不仅没有这个美国人翘首期盼的援助,我们学校甚至发邮件称,本学期(上了2/3网课,大部分工具全部不能用)的学费按照惯例不会退,因为在2月23日之前退学才是能拿到一部分学费返还的最后期限。而下学期为了继续让学校维持高水平运作,学费还会上涨3.8%。有一个已经回了澳大利亚的同学直言“我要是在2月23号那天知道我们这学期会变成这个鬼样子,我早就回家了。”而学生组织除了最开始就发起的“退还部分学费”的诉求,还专门写了长信,征集了100(我们专业一共才100多个人)个签名,正打算联名写给我们的院长,校长,希望还有争取的余地。

外婆那天也专门认真问了我,你想不想回来呀?我回想了一下,我身边跑毒的例子不少,跑毒不成功的也很多。机票取消了三四次,转机城市从亚洲到欧洲都有。而我呢?我看看越来越长的转机时间,越来越多的购票前须知,和越来越贵的票价,还是觉得不要回去当那个有可能的境外输入数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