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足真的一年没发工资?去年的保级赢球奖金也才发了一半

3月24日,辽足的六名队员来到了辽宁省体育局,希望能够通过他们要回拖欠了一年的工资和奖金。他们认为,辽宁省体育局下属的辽宁省体育技术学院是辽足俱乐部的二股东,他们应该在大股东没钱发工资的时候为他们协调补发工资的事情。可事实上,这有点难为二股东了。辽足是一家股份制公司,宏运是占股80%的大股东,他们说话没有分量。对于辽宁省来说的尴尬是67年历史的俱乐部现在即将曲终人散。六名球员在写给辽宁省体育局的请愿函中说,一年不开工资给他们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其实,都是养家的岁数,一年不开工资这放在谁身上都有点难。

这六名队员递交的“请愿函”中,署名是辽足全体队员,信中还提到了“教练员”,可实际上这只是六人打的一个擦边球。他们与六人与辽足撕破脸讨薪,这并不是辽足所有人的意思。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辽足尽管所有人都希望能开工资,但绝对不是都赞同以这样的方式。”辽足真的一年没开工资?这是实情。因为辽足这么多年来常有拖欠工资的情况,但是都在最终签字之前补齐了,可是如今不比以往。

去年11月10日,辽足最终凭借客场进球多击败了苏州东吴涉险留在中甲。那场比赛后,俱乐部承诺的300万+的保级奖金最终只发了一半,这是他们工资卡全年唯一的一笔进账。那天发钱后,俱乐部和辽足队员们实际上就出现了裂痕。随后的五天,队员一直打听一个事情,那就是余下的保级奖金什么时候能够发,他们倒是没有担心过工资和奖金的事情。

其实,辽足真正没有钱是在2018年。2019赛季是1月12日上交工资确认表,但辽足在1月11日才解决了2018年的欠薪问题,签名也为代签。而那一次是在经过媒体爆料后,沈阳市相关部门下拨了承诺的赞助款辽足才过关。今年上交不欠薪确认表的日子是在1月15日,在此之前俱乐部相关负责人到广州和辽足教练员队员见面,意思是大家先在工资确认表上签字。当事人回忆:“当时尽管大家都很失望,可是想到我们如果不签字,俱乐部过不了准入,俱乐部破产,我们的工资一分钱也要不回来,多数人都同意俱乐部的说法,实际上代签多数人也是默许了。”可是张野、吕伟、宋琛、孙兆靓、张天龙、阮喆祥表示不同意代签,随后俱乐部的冬训也暂时告一段落。

不过,在2月4日,足协公布的不欠薪确认表公示,结果引起轩然大波。有部分队员的妻子就在微博上表达过不满,他们根本就没发过工资。随后,在2月7日足协公示结束以前,张野等向足协发去了“签名异议函”。可是截止到26日,他们无一人接到足协和辽足俱乐部的通知。所以,这六名运动员向辽宁省体育进行申诉。他们想直接找辽宁省体育局局长宋凯,可并没有如愿。

如俱乐部失去注册资格,被欠的工资和奖金是一定要不回来的,这一点其实无论是讨薪队员,还是俱乐部都是十分清楚的。一位内人士揭秘:“辽足队员为什么有这种底气,实际上与他们认为只有辽足保住了中甲资格,沈阳市的相关政策才能兑现有关。”可是随着事件进展,队员们发现这一招并不管用。即使有什么政策,宏运集团也拿不出钱来。大股东没钱,去找二股东,这是不得已而为之。

其实,在矛盾公开化之后,辽足已经被足协盯上,他们一定是过不了足协的准入关的。六名队员这么一闹,实际上让那些没有闹的队员彻底失去了讨回薪水的可能,甚至面临着失业的危险。队长桑一非在微博上表态:“队员要工资没有错,且是天经地义。不过,俱乐部真是没有钱给大家发,此事没有对错只能是包容和理解。俱乐部不在了,结果只有双输。”俱乐部不在了,所有人要下岗。能力强的队员没有问题,可那些替补就可能真失业了啊!桑一非其实也是在心疼那些只能在辽足的队员。

辽足的队员很多人都已经结婚,也购置了房产和汽车,且多为贷款。一年不开工资对谁来说都受不了。在联赛期间看到有的队员比赛确实努力,生活上也有困难。以臧海利为首的教练组曾经多次借钱给队员。教练们说:“毕竟我们年龄大,有一些积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