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国府三姑娘过生日,该送什么寿礼才好?

欢迎关注周如风的戏猫世界

才自精明志自高

生于末世运偏消

清明涕送江边望

千里东风一梦遥

今天三月初三日,古时为上巳佳节,正该祓禊宴饮、踏青探春。

大概也是这个缘故,在《红楼梦》里曹雪芹将荣国府三小姐贾探春的生辰,设在了这一天。

《红楼梦》

第七十回 林黛玉重建桃花社

说起诗社,大家议定:明日是三月初二日,就起社,便改海棠社为桃花社,黛玉为社主……

次日乃是探春的寿日,元春早打发了两个小太监,送了几件玩器。合家皆有寿礼,自不必细说。饭后,探春换了礼服,各处行礼。

三姑娘过生日,该送什么样的寿礼才好?

想王熙凤过生日,众人攒金庆寿。贾母出钱二十两,除了客居的薛姨妈,旁人都得"自然矮一等”。

所以,给三姑娘送寿礼,比着元妃娘娘所赐之物,自然矮一等就行了。

可元妃赐下的是“几件玩器”,这玩器又是什么样的呢?

玩器就是供人玩赏之物。

比如秦可卿屋里“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

可三姑娘应该不喜欢这些。她几个月攒下十来吊钱,托宝玉给她带些“好字画,好轻巧玩意儿”。

她喜欢“柳枝儿编的小篮子,整竹子根抠的香盒儿,胶泥垛的风炉儿”,总而言之,要“朴而不俗,直而不拙者”。

所以,三姑娘闺房里的摆设,既不似秦可卿那般香艳,也不似薛宝钗“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处处透着她的“朴而不俗,直而不拙”。

《红楼梦》

第四十回 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探春素喜阔朗,这三间屋子并不曾隔断……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观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

三姑娘也说了,除了好轻巧玩意儿,好字画也是可以的,谁让她是大观园的女书法家呢!

三姑娘贴身的丫鬟名叫侍书,另有个小丫头叫翠墨,正是研磨挥毫之意。

元妃省亲时众人作诗助兴,元妃却命“探春另以彩笺誊录出”传给外厢的老爷们看。回宫后又“将那日所有的题咏,命探春依次抄录妥协”,再由元妃亲自“编次优劣”。

可见,元妃虽然夸赞薛宝钗、林黛玉的诗才“非愚姊妹可同列”,但她更知道自家三妹妹的书法也是别人不可企及的。

三姑娘喜好书法,送她书画字帖应该不会错。可自古以来书画大家门派众多,风格迥异,哪一类更合她的心意呢?

如果因为三姑娘是个闺阁千金,就以为她学的是什么“卫夫人传下美女簪花之格”那就大错特错了!

三姑娘喜欢的,恰恰是颜真卿的多力筋骨、遒劲郁勃。她生病的时候,宝玉送她颜真卿的字帖以表安慰;她屋子里挂着的对联也是颜真卿的墨迹。

《红楼梦》

第四十回 史太君两宴大观园

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

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词云:烟霞闲骨格 泉石野生涯。

《红楼梦》里,有两个女孩子是小时候被当做男孩子教养的。

一个是“自幼假充男儿教养的”的王熙凤,一个是“不过假充养子之意”的林黛玉。

然而,王熙凤虽说是“脂粉队里的英雄”,“男人万不及一”,可骨子里却甩不脱小女人的势利算计。她对荣国府的经营只在眼前的“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顾不得“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的衰败之势。

林妹妹就更不用说了,虽然比男人懂得诗书还多,可终究是个“美人灯儿,风吹吹就坏了”。

只有三姑娘,协理家务之时敢于“兴利除宿弊”,她要做“登利禄之场,处运筹之界者”,哪怕“窃尧舜之词,背孔孟之道”。

三姑娘是大观园众多女孩子里,真正拥有一颗男儿心的人。她说:“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

所以,曹公虽未写完《红楼梦》,我们也知道三姑娘最终会远嫁,就像判词里的风筝,迟早要断线飞去。

《红楼梦》

第七十回 林黛玉重建桃花社

探春正要剪自己的凤凰,见天上也有一个凤凰……只见那凤凰渐逼近来,遂与这凤凰绞在一处。众人方要往下收线,那一家也要收线,正不开交,又见一个门扇大的玲珑喜字带响鞭,在半天如钟鸣一般,也逼近来……

那喜字果然与这两个凤凰绞在一处。三下齐收乱顿,谁知线都断了,那三个风筝飘飘摇摇都去了。

不过,三姑娘应该不会介意风筝断线。她作风筝诗谜时就说:“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

三姑娘知道,唯有“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才能另立一番事业。也许后半生会“哭损残年”,但一向阔朗的她并不会哀怨。所以,她主动地“告爹娘,休把儿悬念”,“奴去也,莫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