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小伙冒疫情捐髓 1岁萌娃获救后却无钱治疗 父母:对不住人家

2020年2月24日,在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的移植仓内,患儿烁烁在妈妈照顾下等待移植。本来这是件开心的事,然而移植仓外的烁烁爸爸却站在窗前眉头紧锁。因为不久前医生告诉他,骨髓供者在天津,前去取骨髓的医生原本定的是早上一班的高铁,但现在车站没有正式恢复运营,临时通知列车出发时间改为下午。而就在等着去车站的期间,再次被告知列车停运。

他们等不起,骨髓提取后要在24小时内回输到患者体内,否则失去活性,可眼下已过去大半天,如果今天无法回输将前功尽弃。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院方决定派急救车前往,随之又面临难题,疫情之下道路封锁,怎样才能顺利到达?

(图为前去取造血干细胞的医生)

经过咨询得知,急救车进出京津需要准备出入京证、骨髓库介绍信和工作证,一准备好材料,医生便争分夺秒赶去天津,当天下午5点,骨髓被成功取回。看到“希望的种子”一点一滴回输到烁烁身体里,烁烁爸妈激动的掉泪。“冒着疫情捐髓,真的很危险!医生说救孩子的是一位90后小伙,他是我们家的大恩人,而我们却不知道他是谁啊!”烁烁爸爸说。如果您想帮助烁烁顺利完成后续治疗,请点击【冒疫情救下来的孩子

烁烁今年1岁零3个月,来自河南濮阳南乐县谷金楼乡。去年10月,烁烁高烧不退,肚子发胀,血象检查结果显示异常。在河南省儿童医院,仅10个月大的烁烁受尽骨穿腰穿之痛,被确诊为噬血细胞综合征。

随后烁烁转入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治疗。每上一次化疗药,对烁烁幼小的身体都是一次摧残。化疗期间烁烁皮肤过敏,全身结痂脱皮,娇嫩的皮肤很快变得黢黑。而脱皮后的皮肤又疼又痒,稍有不慎便会挠破。“孩子经常难受,哭的撕心裂肺,有时哭着哭着没有声音了,我们的心都碎了。”烁烁爸爸回忆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烁烁持续高烧后被细菌感染,口腔黏膜损伤严重,嘴里长了上百个溃疡,最后都烂成了一个个洞。烁烁不会说话,也不敢喝奶,更不敢大哭,哭只会加剧疼痛。可化疗副作用太大,烁烁又患上支气管炎和败血症,心肌也受到损害。治疗一个月,烁烁又发高烧,一检查病情复发。如果您想帮助烁烁顺利完成后续治疗,请点击【冒疫情救下来的孩子

“你们去大医院治疗吧,孩子治愈的几率更高。”医生告诉烁烁爸妈。去年12月,烁烁转入北京儿童医院,得知只有骨髓移植可以根治。由于医院床位紧张,烁烁于2020年1月6日转到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父母作为捐髓第一考虑对象,却都配型失败,只有把希望寄托在中华骨髓库。幸运的是,经过半个月烁烁便找到合适的供者,移植时间定在1月底。

就在烁烁做各项术前准备、等待进仓时,疫情却不期而至!担心患儿移植后免疫力低下,会增加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院方将原本定下的移植时间一推再推。这期间,烁烁爸妈整日担惊受怕:“供者会不会被感染隔离?会不会因此悔捐?孩子的身体能否撑得住?”夫妻俩越想越害怕,因为烁烁没有时间再去寻找其他供者。

“孩子有救了!”2月6日,医生传来好消息—供者同意捐献,烁烁爸妈别提有多高兴。可担忧随之而来,当时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不断攀升,别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医院,供者要经常冒着生命危险出入医院去做体检,烁烁爸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谢意和歉意。

2月24日是烁烁移植时间,在医生出发取骨髓之前,烁烁父母写下一封感谢信给爱心供者。虽然一波三折,但烁烁成功回输干细胞。“医生说,原本供者在捐献当日应该接受大家的鲜花和掌声。但疫情特殊期间,医院里空荡无人,只有供者一人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说到这,烁烁爸爸流下泪水。如果您想帮助烁烁顺利完成后续治疗,请点击【冒疫情救下来的孩子

“他给了孩子第二次生命,我和孩子妈想找到他当面致谢。我们找过医生咨询,医生说供者信息保密,我们该怎么办呢。”烁烁爸爸说他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但现实条件是连供者是谁都不知道。

烁烁爸爸了解到,根据骨髓捐献相关条例,供者和患者之间信息保密,两年之后才能公布,到时候双方如果同意,可以安排见面。“我们要让孩子两年后亲自跟对方说声谢谢。”烁烁爸爸说。

据中华骨髓库官方微博发布信息得知,1—2月份疫情正严重期间,冒着危险去捐献骨髓的志愿者有112位,还有很多志愿者配型成功但因医院规定只能推迟捐献时间。这些“无名英雄”和战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一样,不顾个人安危去挽救生命,都值得人们敬佩。

本以为移植后一切都会好起来,就在烁烁出仓不久排异接踵而至,现在治疗更复杂。烁烁目前已花费50多万元,烁烁爸爸给朋友打电话借钱,但最后都杳无音信。烁烁后续治疗费至今都没有着落,急哭了烁烁爸爸:“我们当父母的无能,素不相识的供者拼命救回来的孩子,却因我们没钱再次面临危险,是我们对不住人家,希望大家帮帮我孩子。”如果您想帮助烁烁顺利完成后续治疗,请点击【冒疫情救下来的孩子】,或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冒疫情救下来的孩子”完成捐赠,感谢您的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