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延期后,日本东京确诊数字为何激增?

如今想要一下子管控超过一千万人的东京都民众,可以想象会有相当大的影响。餐饮店等营业将更加艰难。虽然为了应对新冠病毒迅速传播而不得不约束民众在家,但是对经营者的支援对策也将提上日程。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凤凰星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作者|关珺冉 编辑|段文

“这本该是很多人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原定于今天(3月26日)从日本福岛开始的2020东京奥运会火炬传递,因为会期推迟而被迫中止。

在福岛县大沼郡三岛町生活的徐铨轶告诉《凤凰周刊》:“奥运圣火原本明天来到我们小镇,现在延期了。大家虽然可以理解,但很多老人悲观地说,恐怕自己不一定等得到奥运圣火的到来了。”三岛町老龄化十分严重,这个人口只有不到1600人的小镇,每个月平均有10名老人因年岁过高而去世。

鉴于新冠疫情在全球大流行,国际奥委会与东京奥组委经协商一致,于3月24日正式宣布,将原定于今年夏天举行的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最晚不迟于2021年夏天举办)。这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124年历史上首次延期,此前因为“一战”和“二战”影响,曾经有过三次停办。按原计划,东京奥运会本应于2020年7月24日至8月9日举行。

日本首相安倍说,延期后东京奥运会要以完整形式举办,“TOKYO 2020”的奥运会名称要保留,以此作为人类战胜新冠病毒的证明。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称:“(延期)相比于停办总是好的。”不过,她表示,目前首要工作是尽全力应对新冠疫情。在奥运会正式宣布延期后,东京乃至整个日本的确诊感染人数大幅激增,小池在公开讲话中几次提到,东京有可能“封城”。

奥运宣布延期后的第一天

东京奥运会正式宣布延期后的第一天早上,穿行在日本东京站的人们发现,东京站广场上的奥运倒计时牌不再显示天数了,而是“尴尬”地显示着“325”——当天日期是3月25日,而原本这一天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还有121天。这个高4米、宽3.2米、重3.5吨的倒计时牌从2019年7月24日开始矗立在此。由于延期后的奥运会哪天召开还没有答案,所以倒计时牌也不再显示“距离东京奥运会多少天”。

在东京工作的藤原告诉《凤凰周刊》:“感觉有些无可奈何。明年真的成了‘复兴’奥运了——一场纪念人类战胜新冠病毒的奥运会。”此前日本将奥运圣火传递定于从福岛开始,是希望借奥运会“复兴”因为“3·11”大地震和核电事故之后一蹶不振的日本东北。

针对东京奥运会名称保留,有日本网友评论说:“东京奥运会不用‘TOKYO2021’,但可以是‘TOKYO2020+1’,‘+1’才算完整的奥运会,不是更好吗?”

不过,多数日本民众对奥运延期保持着乐观的心态:“不是停办,延期总是好的!”据美国《时代周刊》披露,多位国际奥委会委员提案表示,延期到2021年4月举办“樱”奥运——在“绝对高人气的樱花季”召开奥运会。但英国《卫报》则称,由于美国NBA篮球赛以及欧洲杯足球赛的延期,将明星球员全部聚集在春季有难度。

据了解,奥运最长不超过一年的延期是考虑到参赛选手的状态。如果延期至2年后,很多参赛选手可能会被替换,这会有很大影响。如果只延期1年,可以大致维持目前确定的参赛选手的状态。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说:“这是运动员的奥运会。对于努力至今的选手来说,今年没能举办非常抱歉。”

此前的3月23日,加拿大率先公开宣布:“如果东京奥运会不推迟举办,加拿大将拒绝派运动员参加。”紧随其后的澳大利亚也表示,鉴于安全形势,无法组团参加东京奥运会。而更早前,挪威奥委会曾向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递交请愿书,建议:“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全球范围得到严格控制前,不应举行东京奥运会。”

《日刊体育》评论说,各国体育团体、选手等发出希望延期的呼声,如不延期,日本会被批评为“没有责任感”。如今日本“先下手”提出延期方案,也算赢得信誉的方式。

日本政客们则在宣布奥运延期后的第一天,在日本国会审议会上揭露“奥运延期最晚不迟于一年”是安倍的“小心机”。因为安倍的自民党总裁任期到2021年9月截止,所以安倍说“最晚在2021年夏天前举行”,意味着奥运会可能是他最后的高光时刻。来自立宪民主党的国会议员田岛麻英子在3月25日的会议上直接质疑道:“(这一时间点)是否在配合至明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任期呢?”

不过,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日美首脑电话会谈时,力挺安倍:“日本要在安倍当首相时期举办(奥运会)”。《日刊体育》认为,美国在电视转播权限上对国际奥委会有很强的影响力。日本和美国保持一致,可以回避停办的风险。

奥运延期后东京确诊人数激增 或面临“封城”

奥运宣布延期后第一天是3月25日, 东京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当天新增41人,日本全境新增93人,成为近期以来单日新增病例最多的一天。此前东京最高纪录是3月24日公布的确诊人数17人,3月16日甚至“0”增加。

奥运会刚宣布延期,确诊病例数就激增。日本确诊感染人数之前是否存在漏检的问题不得不再次引起关注。(参见《疫情下的日本医疗:想去大医院看病 必须有小诊所医生开介绍信》)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于3月25日晚8点紧急召开记者会。她举着“感染暴发 重大局面”的绿色牌子呼吁,市民“(周一至周五)尽量在家工作,夜晚尽可能不要外出。非紧急和不必要的情况下,周末也尽量减少外出”。

北海道居民石原向《凤凰周刊》直言:“日本此前一直抱着‘东京奥运会’这颗‘炸弹’,新冠检测也没有像其他国家那样彻底,确诊数字一直偏低。死亡人数少只是因为日本人本身有洗手、戴口罩和避开人群的习惯。”

“如果这样下去,将面临医疗崩溃的局面。为了避免东京都全面封锁,恳请东京都民众配合。”小池在记者会上说。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提到“封城”——四天前她就直言东京有“封城”的可能性。此后的3月23日,她再次对媒体表示,今后随着事态的推进,东京可能不得不采取“封城”等强有力的措施。

小池显然是为了加强日本民众危机意识:“(新冠病毒)可能出现在难以发现的年轻人群中,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病毒可能被传播开来。”尤其如今日本已到樱花盛开的季节,有不少日本市民聚集赏樱。

小池表示,邻近东京都的各地方的知事正一起开视频会议讨论(应对策略)。神奈川县知事黑岩祐治3月24日称,东京和神奈川相互之间往来很密切,如果东京都要全面封锁,不能只是东京都做决定。

东京都“封城”到底是什么概念?根据东京官方数据,每天流入东京的人数约为290.6万人;日本铁路官网统计,东京品川站每日上下车的人数是27.5万人;东京羽田机场官网数据显示,每日平均旅客量为23.3万人。此外,“封城”还将涉及到是否关闭百货商店、餐厅、游乐园、体育馆等等。

《AERA》杂志评论称,北海道此前也曾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敦促居民待在家中,经济活动受到很大影响。如今想要一下子管控超过一千万人的东京都民众,可以想象会有相当大的影响。餐饮店等营业将更加艰难。虽然为了应对新冠病毒迅速传播而不得不约束民众在家,但是对经营者的支援对策也将提上日程。

小池的记者会结束后不久,3月25日深夜11点,出现了部分东京民众连夜出门购买食品及日用品的现象。一部分小商店出现商品不足。

东京医科大学教授滨田笃郎认为,东京都可能已经到了确诊患者暴发期了。“40人这个数字已经很多了,不排除有海外回国人员令感染扩大的可能。现在的时间点确诊的患者应该是1-2周之前感染的,这些天恐怕会传染更多的人。”滨田笃郎强调应采取必要的应对措施,“东京都应该做好传染扩大、确诊患者增加的准备。在对医疗体系进行扩充的同时,也要抑制传染的扩大。”

延期的门票和酒店怎么办?

“在得知奥运会延期后,我一早就翻看了东京奥运会的售票网站,仍然没有查到任何关于延期后门票如何处理的通知。”在东京上班的刘馨告诉《凤凰周刊》,她在2019年5月奥运会门票第一轮抽选中就抽中了跳水和举重决赛的门票。跳水决赛门票是两张8000日元(约合人民币514元),举重决赛是两张7000日元(约合人民币450元),2019年6月已经付款成功。本以为今年夏天就可以坐在两个项目决赛的现场,没想到奥运延期,门票是否可以沿用暂时是个未知数。而购买到棒球比赛门票的小松七海对媒体表示:“如果不能使用怎么办?考虑到工作安排要做调整,2021年还不知道能不能去了。”

除了门票之外,还有高价预约好的奥运期间的酒店。此前奥运期间的酒店价格是平时的2-10倍。在“乐天”“一休”等几家预约酒店的网站上,奥运期间的酒店是需要提前支付并不可取消的。平时不可取消的房间一般是低价房间,但奥运期间的高价房也设定了一样的标准。奥运期间,一家普通的商务酒店可达到一晚3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929元)以上。而市中心的酒店一晚在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430元)以上,有的天价房间达到近1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4万元)。

记者致电东京都的几家酒店问询,酒店目前均表示可以取消。东京都的帝国酒店公关部负责人说:“虽然客人预约的是奥运会期间的房间,但只要在入住两天前均可以免费取消。奥运宣布延期后,今天已经有客人打来电话取消了。目前酒店的确也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比如去年2月的入住率占到80%,今年只有50%。”

另一家在东京都的京王PLAZA酒店负责人也告诉记者,对预约奥运特殊时段房间的客人不会收取任何额外费用,都可以免费取消,“奥运已经延期了,对酒店肯定有一定影响的,目前只希望新冠疫情能尽快过去。”

东京奥运会主场馆国立竞技场附近的日本青年馆酒店,今年7月到9月已经全部预订满额,预约的大多数是奥运会的工作人员。酒店经理三田村成向媒体抱怨道,延期导致一个月的损失约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43万元),两个月至少有2亿日元了。用什么方法才能弥补这个损失?而且延期的话又该如何应对?

根据关西大学教授宫本胜浩的推算,奥运延期的经济损失约为640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12亿元)。而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永浜利广则认为,如果包含各种奥运相关的拉动效应,延期的经济损失将达到3.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057亿元)。无论哪一种结果,对日本来说都是巨额经济损失。

同样感到失望的还有东京奥运会约80家赞助商企业,其中丰田汽车、松下等日本国内外大型企业是联名赞助的。原本想借助世界体育盛会的契机,将本公司产品及定位向世界推销。一些企业也对奥运延期表示了担忧:“延期到什么程度?广告相关费用等支出的增加额会发生多大变化?”

另一方面,经济界人士表示,此前还担心奥运会在开幕前突然中止,或是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强行举办。“相比于停办或者没有观众,延期虽然对经济不利,但比起没有观众参与,延期一年的方案相对较好。”

(藤原、刘馨、石原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