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官窑中的藏文瓷器

瓷器上的藏文也和瓷器上的梵文一样是由于明代中央政府加强和西藏地方政府的联系,以及明代帝王的藏传佛教信仰而出现的。与瓷器上的梵文相比,藏文的种类和器物都较少。所见的器物也仅为永乐、宣德、成化和万历四朝。

明宣德青花五彩鸳鸯莲池图碗

萨迦寺藏

瓷器上出现藏文,最早也是在永乐朝,它的出现似乎要比瓷器上的梵文更早。根据景德镇对明代御器厂珠山遗址的发掘来看,在永乐前期的考古地层中就有发现,而梵文出现在瓷器上则要晚至永乐后期。

明宣德青花莲龙纹僧帽壶

台北故宫

景德镇出土的永乐藏文瓷器见诸报导的几件都为僧帽壶,藏文内容都是“吉祥赞。汉地对吉祥赞的翻译有繁有简,大致内容为:“白昼安宁夜安宁,白日中午得安宁昼夜长久安宁兮,三宝保佑安且宁赞中的宝指的是佛、法、僧。就其内容而言,它代表了一种祝愿,其实并不包含很多的宗教涵义,现在西藏到处可见到类似内容的“吉祥赞”,人们把它印、绣在哈达上献给尊敬的人;刻写于寺庙、住所的梁枋、门楣上,保佑进出的人们得以平安。

明宣德青花莲托八宝纹纹僧帽壶

景德镇出土

宣德瓷器上的藏文内容亦以吉祥赞为主。最著名的是蘸迦寺所藏的宣德五彩鸳鸯莲池图碗,碗内口沿以青花写一周藏文吉祥赞,景德镇珠山遗址亦有盘残片出土。另一件较为有名的是藏于西藏自治区文管会的青花僧帽壶颈部绘以吉祥图案。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的一件青花莲纹龙纹僧帽壶壶上部绘以青花莲龙纹,龙为典型的宣德五爪行龙,腹部亦为青花书高的吉祥赞景德镇有相似的青花莲龙纹僧帽壶出土类似的器形在西藏地区仍保存有数件除了藏文“吉祥赞”相同外,且都写于腹部,僧帽壶另有上部以青花绘“八宝”和“缠枝莲”等几种有的底部还有大明宣德年制"六字双圈款。

明宣德青花龙纹僧帽壶

景德镇出土

宣德带藏文吉祥赞”的瓷器除僧帽壶外,还见有几件青花高足碗西藏自治区文管会藏有一件外绘缠枝莲,碗内口沿有一周藏文吉祥赞,碗心双圈梵文字的高足碗;一件为北京故宫博物院藏的青花莲龙纹高足碗,碗内外亦有梵文和藏文“吉祥赞",两件高足碗在碗足内均有“宣德年制”四字青花楷款。

明宣德青花龙纹高足碗

台北故宫

成化藏文瓷器也有几件,其藏文内容也有多种,不仅有藏文吉祥赞,而且有藏文吽和用藏文转写梵文因缘咒,外壁以藏文写因缘咒,内心有一藏文吽字的瓷器,现见有五件卧足碗,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对,另一对旧藏于仇炎之,现为香港天民楼葛氏所珍藏,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景德镇亦有相似小杯出,台北、香港和北京的五件卧足碗,器型尺寸,藏文内容和书写风格完全相同,可能是同时在景德镇造的.宣德写有藏文吉祥赞的五彩鸳鸯莲池碗,成化官窝续有仿烧,景德镇成化地层有实物出土现西藏地区藏文转写经咒有两种,一种是音译,另一种为意译,以音译居多汉语藏语在音译梵语经咒时都略有差异,如六字大明咒“嗡嘛呢叭咪吽在印、藏三地的发音都有差别这两对卧足碗即为音译“因缘咒”从中可以看到成化景德镇御器厂工匠对藏文极不熟悉,内中脱漏字甚多。

明成化青花藏文杯

台北故宫

耿实昌先生《明清瓷器鉴定·明代部份》中记载正德有藏文瓷器,且有古藏和新藏两种书写形式,可惜不知道耿先生材料所出。

明成化藏文杯.

景德镇出土

成化以后的藏文瓷器,从目前所存的材料看,仅见有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的万历青花仕女躅高足碗,口沿有一周藏文“吉祥赞”这件碗与西藏自治区文管会的宣德高足碗相似,但藏文已明显变形,不像藏文,所以许多材料认为是梵文经仔细辨认其为藏文,很明显该高足碗是以前几朝的同类器型中的藏文为蓝本而摹写的,故笔尽僵硬拙笨,已脱藏文原有字形。综上所述藏文瓷器在明代官窑瓷器方面仅占很少的部份,其数量也远远少于明代梵文瓷器,而且以后的清朝几乎不见,可以说独见于有明一朝。

注: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本文部分图文整理自网络,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小编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