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IP”与国产改编套路

影片《大赢家》改编自韩国电影《率性而活》,讲述了一个刻板、认真但不受同事待见的银行职员配合警察开展抢劫演练的任务。实际上,在韩国版的《率性而活》之前,日本在1991年便根据小说《游戏的时间不会结束》改编,拍摄了此题材影片《永不结束的游戏》。

此次国产版《大赢家》在沿用原版的故事框架的同时,将影片中“抢银行”的主要角色由警察替换为银行职员。重要角色的身份改编在便于与原版进行区分的同时,也更为符合《大赢家》所定位的喜剧模式,固执的银行职员如何凭借一股轴劲儿完成一场声势浩大的“抢劫”演练。

与《率性而活》为了重振警察雄风这一带有强烈目的性的“抢劫”缘由相比,《大赢家》消防演戏的“抢劫”目的相对更为简单一些,因而由警察到被忽略的银行职员的角色对换在为影片增添喜剧氛围的同时,也使得影片整体的人文感知更为强烈。

由大鹏饰演的银行职员严谨是一个固执而严谨的人,但这样的生活态度与工作方式却并未其带来同时的关怀与领导的赏识,甚至于在一定程度上成为领导眼中的绊脚石。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一场由误会导致的身份错位使得严谨获得了一次合法合理的抢劫银行的机会。

从《屌丝男士》到《受益人》大鹏以往的作品风格来看多是小人物的正能量传递与鸡汤式的情感灌输,《大赢家》依旧延续了这一影片模式,以边缘人物的情感切入在哄笑与闹剧之中将影片所提倡的“严谨”的生活态度灌输全片。这样的角色设置既打破了韩版的警察固有形象,使之更富有戏剧性,同时也在喜剧的基础上更为贴近普通人的生活,拉近观众与影片中所营造的环境的距离。

较之同一题材的其他版本,《大赢家》在原有的基础之上对影片的整体编排做出相应的本土化改编。影片整体节奏较为紧凑均匀,开片十分钟便大致交代了影片的主要内容并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了主人公严谨的人物形象。“严谨”从人物姓名到性格态度,在对比银行其他职员的松懈态度之时,这份严谨又似乎多了一丝执拗与孤独。借由严谨“抢劫”银行的契机影片不断从细微之处强化了主角“严谨”的人设,银行职员“抢劫”银行,似乎这样的情节设置确实要比其他身份的人来的更为吸引眼球,正如银行经理所说:“抢银行嘛,只要不是抢到自己头上,大家都还是喜闻乐见的。”于是在这样的身份错位之下,严谨开始了一场看似荒谬实则引人深思的“抢劫”之旅。

影片中大半以上的环境空间被设置在银行的大堂,因演习事件的特殊性,处于闹市中心的银行大堂成为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从开放到密闭,与空间一同变化的还有人物的情感态度。封闭的银行大堂不断压缩着人物的有效交流空间,从一开始同事的敷衍到烦躁再到误解再到最后的配合,空间的压缩不断催化着人物的情感流变,一群得过且过的同事也逐渐被严谨认真的态度而打动,主动配合着严谨扮演人质。

在这一群人质中,有同事,也有身为顾客的老人、儿童与孕妇,作为最清楚也最应该配合完成整个“抢劫”过程的同事,却成为严谨“抢劫计划”中最大的绊脚石,嘲讽与敷衍不断充斥着“抢劫”的前半部分,在制造笑点的同时也不由得令人深思。相较于作为陌生人的顾客,同事作为生活中的朋友与工作中的搭档则更应了解严谨的基本处事方式,同时银行的工作性质也更为严苛地要求其应当保有严肃而认真的工作态度,但高强度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已经逐渐使得“敷衍”成为一种被默认的生活态度,因此由严谨身上所流露出的这股子较真劲儿反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甚至于在影片中的某些瞬间,观众似乎无法去判断他的坚持是否正确,当这种执着真真切切地发生并且影响到自己的生活计划之时,我们做的又能比这些银行职员好吗?

当严谨的认真成为影片笑料的主要着力点,欢笑之余透出的是影片背后所蕴藏的对当下社会背景之下所形成的“快文化”的讥讽。

回到《大赢家》本身,影片借由闹剧的形式传达出较为生硬的生活哲理,魔幻之外竟有一丝不切实际的浪漫,出去对生活态度的指渉,透过《大赢家》观众以一种更为新鲜的方式观赏“伪警匪”片带来的轻松与诙谐,同时也看到更多只有被放置于中国社会文化背景之下才能成立的桥段设置,诸如影片中对正面人物从警察至领导的形象处理。当所有人都认为警方将会沿袭传统影视剧中的神武形象获得胜利之时,影片后半部分的接连反转也成为影片不得不看的高潮与亮点之一。与此同时,作为2020年第三部转战线上的影片,《大赢家》的改编与传播策略使得银幕不再成为口碑电影的唯一配置,而针对于外来影片的翻拍也应建立在合乎社会大环境与观众认知的基础之上而进行。

END

一影一话 谱人世虚实

俱是覆舟风雨 书字可抵愁

微信公众号:SuperFlaneur

公众号团队: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戏剧与影视学

终南影话 电影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