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封城挡不住线上骗局:诈骗金额高达上亿,有人倾家荡产

最新消息显示,这一骗局涉及的诈骗总金额高达上亿元,有更多受骗者仍未参与到人数统计中,实际受害者人数可能更多。

原创首发 | 时代周报(Timeweekly)

文 | 叶万

疫情还未结束,借“封城”巧设的骗局,却是已经跑了路。

近日,时代周报新媒体记者接到爆料,有至少300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受害者,在一个名叫“优点商城”的网络平台刷赞兼职被骗。至今已统计的受骗金额,累计达到了800多万元。

最新消息显示,这一骗局涉及的诈骗总金额高达上亿元,有更多受骗者仍未参与到人数统计中,实际受害者人数可能更多。

在这其中,就有不少人来自武汉等受此次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国内城市。长期的封城状态下,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失去经济来源,原本寄希望于网络兼职“赚点家用”。如今却因为平台跑路,陷入了又一场苦难当中。

这个所谓给抖音、快手网红点赞,就能赚钱的骗局,究竟是如何开展的?幕后真凶究竟是谁?

1

200人被骗40万元

“我被骗了三千多块,除了自己的积蓄还借了一千多花呗,不知道怎么还,现在封城我上不了学,没有生活费也不能兼职。”2020年3月26日,武汉还未解封,大学生小宋倍感压力,无助地叹了口气。

小宋的家人在这座城市开小餐馆,原本生意还不错。但随着疫情的发展,1月23日起武汉全城封锁,全部居民在家隔离,他家的店铺也不得不开始停业,全家人一下就失去了收入来源。

封城40多天后的3月9日,小宋的朋友突然给他发来消息,说自己在网络上找到了兼职,只要每天在“优点商城”APP上领任务,给抖音、快手等平台上的网红点赞、关注,就能赚到几十到几百块钱。

优点商城的介绍资料

在当时的封城状态下,受害者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在不能出门上班、没有收入来源但物价却相对增长的情况下,很多受害者没有详加分辨,就加入了这场骗局。

小宋一共用了3个手机号码,给自己充值了4个套餐,因此花费了3000多块钱。其中就包括从花呗借出的1000多元。

之所以要充值这么多套餐,包括小宋在内的众多受害者解释,优点商城给加入者设置了多个等级的充值套餐,等级越高会费越多,每天能领的任务量也越多,有效期一年。

时代周报新媒体(Timeweekly)记者获得的独家资料显示,“优点商城”APP将加入者分成了网红、达人、明星和巨星一共4个等级,对应的充值费用为96元、196元、296元和996元。

优点商城的套餐

这些套餐大多宣扬30多天即可回本,剩下每年320多天则是净赚。以网红为例,加入需要充值金额96元,每天可接点赞单数6个,每单收入0.4元,每天和每月收入分别达到2.4元、72元。

每天点赞6个视频、收入只有2.4元,对于最不缺时间上网、又没有正常收入来源的人来说,这显然是不够的。因此更多人在充值低等级套餐后,会继续选择充值费用更高的套餐,以获取更多收入。在近期统计的数据里,全国各地的3200多名受害者,累计损失了800多万元。平均每个人的损失,达到了2000多元。

在这其中,就包括200多名来自湖北的受害者,包括武汉、孝感和黄冈等市,他们的损失累计达到了40多万元。但实际受骗的湖北居民,很可能远远不止这些。

“被骗者肯定不止我们这些人。”在湖北受害者人数上,大学生小宋以及另一位受害者王先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王先生是已统计的湖北受害者里损失最高的人,原本在武汉上班,现在不得已在位于湖北仙桃的老家休息,仍然不能出门的他正在为损失的1.3万元发愁。

部分受害人参与统计的损失数据

有不少受害者表示,优点商城在对外宣传时自称拥有百万粉丝。那么3月中旬该平台跑路后,全国范围内的受害者到底有多少?

3月26日,时代周报新媒体(Timeweekly)记者获得的一份聊天记录显示,知情的平台相关人员在一次聊天记录中,透露出该平台已筹集的总金额已经达到1亿元。如果据此数据及已统计的人均损失金额推算,受害者总人数可能达到数万人。

这些受害者大多为宝妈、学生,或者是因为疫情封城而不能工作、失去收入的普通人。对他们来说,兼职被骗无异于在疫情的雪上又加了一层霜,称之为“倾家荡产”也不为过。

“实际受害人数只多不少。”一位本身被骗1.2万元,正在组织受害者统计损失和报案的相关人士分析称,有不少参与者充值金额较少,因此没有积极参与到统计数据中来。据其此前透露,截至目前参与统计的受害者中,被骗金额最多的一位用户,损失达到了11万元。

3月23日,我们联系到了这位吕先生。

2

“被骗金额最高的那个人”

来自山西的吕晋是个乐天派,电话里从头到尾他都在笑。如果不是谈到被骗的11万元,都很难被察觉到他那爽朗笑声中的苦涩和无奈。

吕晋之所以被骗11万元,是因为他给70个号码冲了会员套餐。今年2月底,他的一位在北京工作的朋友给他介绍了优点商城。想到三十多天就能回本,吕晋充值了70个最高级别的1500多元一套的经销商套餐,花费11万元有余。

经销商和代理商,是优点商城在原有4个套餐基础上,又新设的两个高级别套餐。除了每天能领的任务量更多、赚取的佣金更高以外,充值了这些高等级套餐的用户还能在商城中发布自己的产品。

优点商城的“经销商”曾一度受到欢迎

对很多在朋友圈做微商或在线下做小生意的个体经营者来说,优点商城对外宣称的百万粉丝流量,可是一个非常致命的诱惑。

上面提到的受害人群体组织者王红,就是一个“上了钩”的个体经营者。她在江苏某地开有几间小店,也常在朋友圈和自己的抖音号等线上渠道卖货。然而个人的力量始终有限,一直以来她的线上生意都受困于流量。

在他人介绍下了解“拥有百万粉丝”的优点商城以后,用王红的话来说,她“看到了一个完整的闭环”,平台用佣金吸引用户加入,又用点赞、关注等任务给店铺增加人气,吸引更多人加入。于是,她充值了该平台的经销商套餐,花费1.2万元。

直到最后优点商城跑路,APP和各个微信群全部关闭后,王红他们细查之下才发现,经销商和代理商套餐,不过是骗局组织者最后下的一个重套。

“明日之星和优点商城都是这个团伙运营的。”在受害人群里,受害者晒出的几张聊天截图显示,优点商城的开发者“逆风团队”疑似内部起了争执——被他们称作“队长”的一人在微信私聊中,斥责另一位工作人员将他的微信号发在了即将解散的微信群的群公告中,并艾特了所有人。

有意思的是,两人的聊天记录里透露出,为了从受害者手中诈骗更多资金,他们在操纵两个平台“倒手”榨取用户:先以黑客攻击为由短暂关闭优点商城,将粉丝引导到明日之星APP,骗取充值费用后跑路;而后再重启优点商城,引导遭受损失的用户回到该平台“挽回损失”,收割第二波韭菜。

聊天记录的最后,因为“队长”不愿意满足对方提出的立即支付30万元酬劳的要求,“工作人员”威胁将发出骗局内幕相关信息,两人不欢而散。

值得注意的是,这则聊天记录里透露出的骗局组织者“逆风团队”,到底是个什么存在?

3

骗局的幕后主导者

很显然,优点商城和明日之星两个所谓的刷赞兼职平台,都是有团伙在背后有组织地策划起来的。而且这个团伙的许多作案手法,都显得熟练而又“相当狡诈”。

除了用任务佣金、粉丝流量吸引用户加入以外,优点商城还采用了涉嫌传销的金字塔型人员发展模式。据受害者透露,优点商城团队的最高级别为上述“逆风团队”的队长,其下有明月、雪鸢、静静等多位总代理,总代理之下又是各地代理商,下来才是经销商,最下面是各个等级的会员。

经销商和代理商均可借优点商城发展团队,每发展出一个一级团队,他们就能抽取15%的会员费用,发展出二级团队则可以抽取5%的费用。通过这种人员发展的方式,该平台在全国大部分省市都发展了会员。

这也是平台跑路后,虽然只有3000多名会员参加损失统计,涉及的省市却多达20多个的原因。

优点商城的推广提成模式

优点商城幕后操纵团伙的狡诈之处则在于,他们投入多达大量支付渠道用于吸纳会员费,分散了被发现的风险。而且时代周报新媒体(Timeweekly)记者查阅资料发现,这些支付渠道所对应的公司大多疑为“皮包公司”,也就是没有实际经营业务的空壳公司。

以山西受害者吕晋提供的资料为例,他在优点商城充值70个1500元套餐,支付宝显示的接受渠道,对应的公司却多达7家。它们分别是广州冬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广州红笑脸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冰钫商贸有限公司、恩平市康特富商贸有限公司、肇庆端州区文瀚店、广州麦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恩平市嗨购电子设备有限公司。

其中,广州冬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赵文静,其名下有步捷网络、欣钰网络、惠吴网络等6家注册在广州的公司。有多位受害者质疑,赵文静即为优点商城总代理商之一的静静。

天眼查平台查询到,受害者反馈的数十个支付渠道公司基本都未留下联系电话,注册地址也大多为自主申报,部分公司已被相关部门公示“无法通过注册地址取得联系”。

在幕后操纵如此众多的“皮包公司”,“逆风团队”究竟是何方神圣?时代周报新媒体(Timeweekly)记者近日多方调查发现,明日之星、优点商城等一系列刷赞平台,很有可能是一个境外组织、境内实施的骗局。

有备案的被挂网站(左)与无备案的境外黑网站

网络查询发现,“逆风工作室”是一个从事提供“网赌出黑”服务的平台。所谓网赌出黑,是指这一平台为参与网络赌博而资金被套的人,提供套出黑款的服务。据相关人士分析,该团队位于东南亚某国。

这个团队的网站也设于境外,目前在深圳一家公司的网站上挂了木马。点击公司网站,跳转到的却是没有ICP备案的“逆风工作室”的网站。

这起“借疫发挥”的亿元骗局的幕后真凶,到底是不是这个所谓的“逆风工作室”?时代周报将会继续关注和报道。

(文中受访对象均为化名,欢迎读者扫码进群与作者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