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慢脚步,敬畏自然

哲人说:

把你的内在生命活出来,

什么都别错过;

生命在沉思,你人生的四季风景;

红尘里,那些天真的,

跃动的,抑或静默的灵魂,

在繁华与喧嚣中,

都被刻上深深浅浅或浓浓淡淡的印痕;

放慢脚步,走得最慢的人,

只要他不丧失目标,

也比没无目的徘徊的人走得快;

敬畏自然,男人四十要畏惧,

头顶上一直有一双注视你的神秘的大眼睛;

在大自然里,

“天地元气”被记述得最多的是道家和魏晋名士,

他们把它当做人世间的兴衰之源,

荣枯之因;

“元气”上接天宇,下接地脉,

成为一种俯仰日月星辰,

山川河海的壮美库存;

余秋雨说:

历史书籍讲了太多的霸业和谋略,

其实那只是天地间的闲笔;

因此我成了一个永远的流浪者,

长久地置身于天地山水之间;

灵魂进入肉体,于是有了人的生命;

生命,灵魂是道、肉体是器;

我们要调养灵魂,

使之阳光明媚,照亮肉体,

善于采撷人类的智慧之精华以养心;

我们是天地之子,

我们的命运也是世间大运的一部分,

大运之行,山鸣谷应,

大运之伴,日月星辰;

敬畏、随顺、积极、自在,

我们是自然指令的倾听者、服从者、执行者,

也成了天地指令的人格化身;

2020年春天,

一场突然而来的疫情在全球爆发,

来势汹汹的疫情但挡不住春天的脚步;

迎春花开了,杏花开了,小雏菊开了,

生活的状态总是冷冷清清的风风火火,

春分过后是清明;

世界安静下来,

真正的安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

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

只剩下纯净的自己;

看似愚钝,都是深邃,

“我”在哪里,“我”应该被置在那里;

活在世上,

这似手是一件最平常的事,

凡活着的人都对它习以为常了,

要“认识你自己”;

哲人说:

此身非我,此心非我,

心有生灭,身有生灭;

痛哉、惜哉、快哉,

我能在此生灭中用心不已;

在天地间,

我是个上亿年的巫,

我又是个新生儿,

我是一个苍老的灵魂;

几千年哲学的归结点,

怎么也离不开“天人合一”,

正是对自然这种恢弘布局的集体朝圣;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其实是我们放慢脚步,

一页页,一步步地确认

“古代的自己”和“远方的自己”;

诗人唱着:

我想以你入药,融于肉身,

陪我周旋快逝的时光,

制住我的狂怒和萎靡,

唤起我跃出每日的坑井;

我站在远古的“在河之洲”,

敬畏着那大片芦苇的青葱的绿色所蕴聚壮观的气象,

那是《诗经》里的一种永恒;

它们走过楚辞、汉赋、唐诗、宋词,

依旧年年无数支翠绿火把,

高举出水面,

一个个的轮回,昭示着顽强的生命;

泰戈尔说:

我的主,你的世纪,

一个接一个来完成一朵小小的野花;

卑微如草木的生灵,演绎着不朽,

我们要对每一个日子精雕细刻;

宇宙因此而活,天地因此而醒;

有一个离我们很远却又很近的寓言:

一个人停了下来,笑着说:

走得太快,我要等等它,灵魂落在后面;

生命,

就是等待正确的时机,

所以你放轻松,

你没落后,你没领先;

城墙外的人模糊了日夜,

城墙内的他们严守朝八晚五;

城墙内是一群默默坚守的匠人,

故宫修文物的师傅们,

他们兴许一辈子就只干一件事;

如果,

我们对自然生灵的欣赏和疼爱,

那么生命与生命之间的天性也会积聚在一起,

熔炼成一体,

锻炼成一种强大的正能量的“集体念力”;

剪水为衣,搏山为钵,

山水的衣钵可授之何人;

叩山为钟鸣,抚水成琴弦,

谁又是山水清音的知音;

雨果曾说:

“大自然是善良的慈母,

同时也是冷酷的屠夫”;

若违背她,则天灾人祸;

若善待她,她就给你阳光雨露,

她是你善良的母亲;

我油然想起了辛果著名的诗:

自然给人类以生命和延续,

人文给我们以启迪与灵感;

我爱绿色的生命体,

我为绿色的生命讴歌!

放慢脚步,敬畏自然,

就是敬畏我们自己,

就是敬畏我们的生命!

作者简介:陆永祥,笔名:乳舟,师从许白凤先生、周退密先生。现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浙江省之江诗社副社长、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