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快手穷追猛赶,“越长越像”的斗鱼和虎牙如何出牌?

作者|钱洛滢

编辑|友 子

上周美股再次两度熔断,虎牙和斗鱼这两家游戏直播领域的领头羊,却都交出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年报,并隔空进行了一番“高手过招”。

一年前还饱受巨亏诟病的斗鱼(NASDAQ:DOYU)已经向世人证明了自己的吸金能力,此次财报披露其连续四个季度盈利,且增幅显著:去年Q4斗鱼总营收达20.6亿元,同比增长77.8%,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的净利润达1.86亿元,较去年同期大涨180%。而整个2019财年,斗鱼总营收达72.83亿元,同比增长将近一倍。

而虎牙(NASDAQ:HUYA)的财报亮点在于其一直以来的软肋——广告营收终于有所突破。财报显示,去年虎牙全年总营收增长79.6%,达到83.745亿元,其中广告及其他营收3.983亿元,同比增长八成。

数娱君对比两家的财报后注意到,虎牙和斗鱼都做到了在巩固自身优势的同时改善了原本的短板:斗鱼靠公会体系控制住了主播成本,付费用户大幅增长70.8%;虎牙在投放新的广告算法后,广告营收显著提升。

但在两家你追我赶的同时,新的隐忧也暗藏其中。其中最应该值得警惕的是,同为腾讯入股的虎牙和斗鱼,两者无论在盈利模式、收入结构、平均月活、营收成本还是对未来的布局上,都越来越相似。

作为股东的腾讯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晚点Latepost报道,3月23日虎牙公告董事会成员变动,腾讯控股全资子公司Linen Investment Limited任命郑磊为虎牙董事会的继任董事,接替腾讯高级副总裁、游戏业务负责人马晓轶。

同日,斗鱼也宣布任命Song Zhou作为Ting Yin的继任董事,而这位周女士曾担任腾讯控股有限公司财务副总经理。这是腾讯暨去年9月传出成立游戏直播业务部消息之后又一次人事大动作。

另据自媒体“竞核”援引一位接近虎牙高层的知情人士的说法,今年年前,虎牙高管曾拜访腾讯互娱高管,协商后续并购后管理方面的事宜,而腾讯目前已对虎牙完成并购前的全方位尽职调查。这意味着,近日虎牙和斗鱼的高管变动,不过是序曲。

游戏直播下半场战事早已在去年打响,除了斗鱼和虎牙,B站、快手等新入局者也表现颇佳,而今年开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也让“战局”更加混乱:宅经济的崛起,让各大直播平台的服务器都压力倍增;所有线下电竞赛事停摆后被迫转移至线上,进一步考验着游戏直播平台的营运能力;线上教育的大幅开展,则为所有头部平台拓展了一条新的发展道路……

在去年交出一份的好看的财报后,逐渐趋同的斗鱼和虎牙在新的一年里要如何守住己方“水晶”,推倒对方“基地”?

斗鱼虎牙越长越像,成本此消彼长

从去年半年报斗鱼扭亏为赢后,斗鱼和虎牙就开始变得越来越相似,而2019年年报,更是从多方面体现出了两家的趋同。

就第四季度财报中显示的平均MAU(月度活跃用户数)数值来看,虎牙为1.502亿,同比涨幅28.8%,斗鱼1.658亿,涨幅仅为8%。两者不仅月活差距在显著缩小,面对的困境也是相似的:用户数量和用户活跃度都已经发展到了瓶颈期,增速明显放缓。

直播收益方面,第四季度的斗鱼终于完全摆脱了高用户数、低付费率的“魔咒”,付费用户数一举增长70.8%至730万人次,超过了虎牙的510万人次。

然而斗鱼的用户平均收益仍然不及虎牙。从直播收入来看,虎牙Q4的成绩为23.46亿元,而斗鱼为18.9亿元。虎牙2019财年的直播营收为79.76亿元,同比增长79.5%,而斗鱼的年报甚至干脆没有列出详细数据。

看上去两者的直播营收增幅不小,但对比新加入竞争的哔哩哔哩,就能明显看出它们增长态势的乏力——虽然哔哩哔哩Q4直播营收仅有5.7亿元,但同比增长高达184%。

与用户数、营收增长相对应的,是营收成本的同步大幅增长。

财报数据显示,虎牙的营收成本为68.92亿元,同比增长75.2%。而去年斗鱼全年营收成本为60.87亿元,同比增长59.87%。需要注意的是,这还是斗鱼学习虎牙使用公会模式管理主播、大幅压缩了运营成本之后的数字。

由于直播观众一直有跟着内容走的特性,头腰部主播的争夺在直播平台之间是永不停息的。

去年年底,斗鱼知名女主播冯提莫与斗鱼合同到期,虎牙和斗鱼“鹬蚌相争”,却最后让哔哩哔哩“渔翁得利”,这也从侧面体现出了新一波主播争夺战正在打响。并且除了哔哩哔哩,如今与虎牙斗鱼同台竞技的,还有快手、触手、抖音等各大社区、短视频平台。

与此同时,电竞赛事目前也已经从早期的推广阶段发展到了精品化运营阶段,赛事版权竞标权益也愈加细分,国内外电竞赛事版权又成为了各大游戏直播平台新的争夺焦点。

在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斗鱼财务副总裁曹昊就称,随着新游戏的发行和老游戏的持续推广赛事的开展,国内赛事版权有分播版权开放竞争趋势,他们预计未来版权费会有一定的上升。

今年1月,企鹅电竞、虎牙直播、斗鱼直播、Bilibili直播、快手游戏直播、腾讯体育等六家直播平台成为2020 LPL全程版权合作伙伴。据人民电竞报道,其中只有腾讯“嫡子”企鹅电竞获得了S级版权,有全年的2路流解说权,而虎牙与斗鱼获得都是A级版权,包括50个比赛日的直播和1路OB的制作权。

头部赛事的独家、高清直播转播权的竞争格外激烈,也进一步导致了虎牙和斗鱼运营成本的居高不下。

而早早预言了这一趋势的斗鱼,却在赛事版权的攻城拔寨中失了阵地,拥有的头部赛事版权寥寥无几。数娱君整理后注意到,斗鱼2020年的赛事直播权不仅远不如虎牙,甚至也已快被B站反超。

(2020年热门电竞赛事直播、转播权一览)

去年S赛期间,斗鱼也惨遭虎牙“骑脸嘲讽输出”,在自家的社交平台上出现了“看S9赛事上虎牙直播”的字样,也让人不禁担忧斗鱼接下来在电竞赛事领域是否还能保有自己原本的优势地位。

布局电竞全产业链、强化自制赛事,

虎牙、斗鱼能否保持领先身位?

由于在去年投放了新的广告算法,虎牙2019年的广告及其他业务板块营收大幅拉升,已经逐渐赶上斗鱼。但就全局而观,两者对游戏直播营收的依赖度仍然很高。

为了打开营收的新局面,也为了保持自身游戏直播这个“老本行”的水平,虎牙和斗鱼都进行了大量投资和尝试。

斗鱼强调的是电竞全产业链的布局。2019年,斗鱼全资组建了电竞战队DYG,重金签下了KPL“三冠王”久诚、笑煮等明星选手,还入股了王者荣耀联赛冠军eStar,签约了绝地求生PGC世界冠军Gen.G等顶级战队。

此外,斗鱼还在自有赛事上下了功夫,光在第四季度就策划了包括斗鱼黄金大奖赛S8、斗鱼DOTA1第三届超神杯、斗鱼CFM亚洲杯中越邀请赛在内的超50个自有赛事,及超50个电竞精品节目和活动。

相比之下,虎牙在财报中表示,其第四季度举办了30场自制赛事,总观看人次超过7千万次,实现了超过20%的同比增长。2019年全年,虎牙共举办了120场自制赛事,总观看人次超过2.8亿次,实现了79%的增长。

而虎牙对电竞战队的组建,早已走在斗鱼前面,RNG战队在多个电竞项目上的优异表现,为虎牙争取到了颇多口碑。

但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自制赛事还是电竞战队的运营,都尚且无法为虎牙或者斗鱼带来太大的营收,特别是电竞俱乐部向来以“烧钱”著称,盈利者寥寥无几,斗鱼刚起步的战队是否能为其带来预想中的结果,我们不得而知。

新技术的比拼是虎牙和斗鱼祭出的第二招。

2019年第四季度,斗鱼和虎牙均在财报中表示,自身在带宽成本控制、优化用户体验、5G技术、AI技术等方面加大了技术研发投入。面对5G网络的大潮,斗鱼率先着手探索5G技术与直播场景的结合,并于2019年11月上线了业内首个云游戏平台。斗鱼称,未来会进一步探索5G网络下“云游戏+直播”的商业可能性。

而虎牙掌门人董荣杰在虎牙年会上就表示"虎牙会继续探索直播内容多元化,并利用AI等新技术探索内容的升级,继续推进个性化推荐、数字人等新技术对于内容形式、交互形式的革新"。

然而5G技术还未全面实现落地,这一切目前只能是“战前准备”。斗鱼高管也曾在电话会议上坦言,目前斗鱼的云游戏由PC端和移动端的云游戏构成,云游戏平台也不过是一个“试验阶段平台”,“对用户体量影响不大”,“并不太急于变现”。

此外,游戏直播行业也颇受疫情影响。线下电竞赛事纷纷转至线上,游戏直播平台日活用户数量增长。

虎牙管理层表示,虎牙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移动端MAU或将突破新高超过7000万,用户时长也得到增长,虎牙也上线了筹备已久的教育频道,与此同时,斗鱼公布自己的在线教育频道在疫情期间直播间每天最多新增3000个,环比增加了7倍。

新一季度的用户数据虽然可人,但虎牙方面仍然预计2020年Q1总收入将在23.6亿元至24亿元,相较于2019年Q4实际总收入有所下调。其原因可能在于带宽成本持续增加,而电竞赛事转战线上之后,整个赛事赞助、营运方面的压力会更向平台倾斜,此外在线教育变现能力还有待挖掘。

压缩成本的平衡点在哪?如何继续深挖电竞产业?新技术和新版块会是新机遇吗?如何谨防竞争对手的“背刺”?

光鲜亮丽的财报背后,主营业务增长放缓,拓展业务尚在起步,高管又经历着洗牌,更有合并传闻,互相较劲的同时还要面对B站、快手等新兴游戏直播平台的穷追猛打,斗鱼和虎牙,注定又要度过不平凡的一年。

一个又一个问题,一个又一个选择,不仅摆在虎牙和斗鱼前面,其实同样也考验着腾讯的决断。手握庞大的电竞圈上下游牌面,面对这两张越来越雷同的牌,腾讯下一步又会怎么出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