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达民族美感的工具——中国建筑中的书法艺术

“中国书法作为中国美学的基础,其中的全部含义将在研究中国绘画和建筑时进一步看到。在中国绘画的线条和构思上,在中国建筑的形式和结构上,我们将可以分辨出那些从中国书法发展起来的原则。正是这些韵律、形态、范围等基本概念给予了中国艺术的各种门类,比如诗歌、绘画、建筑、瓷器和房屋修饰,以基本的精神体系。” ——林语堂

从这一层面上可以看出,中国的书法艺术对中国建筑产生了很深的影响。而且,从书法的功能作用和社会意义上来讲,中国书法不像其他国家的文字,只是停留在作为一种符号的阶段,而是已经成为一种可以用来表达民族美感的工具。这同样可以体现在中国的建筑中,它们在线条、平面布局以及结构上都具有很多的相通之处。因此,我们甚至可以通过象形文字,来研究我国更古远的没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并从中可以推测出当时人们生活、居住的情况,更可以了解当时房屋建筑的构造。

用线条装饰的门窗

01书法的线条美感变换到建筑的线条和形态之中,创造出了各种各样风格的建筑作品

汉字起源于象形,是抽象点线的组合。最早的文字本身就是一幅极其精美的图案,中国特有的书法艺术是高度发达了的线条美,它表现一种净化了的意味和美的理想,线条自身的流动、转折,他们所传达出来的情感、力量、气势、时空感,构成了重要的境界。

中国的书法艺术与传统建筑在线条上有相通性,在林语堂先生看来,中国建筑是沿着一条与西方完全不同的道路在发展。中国建筑主要是寻求与自然的和谐,这在很多方面都可以看得出来。而它的成功源于从梅花枝头获得的灵感,人们将这种灵感变换到书法上的线条,之后又转变到到建筑上。

中国的设计者在建筑中运用变化莫测的书法线条在中国大地上创造出了各种各样风格的建筑作品。中国传统建筑,着眼于线的排列组合及流动。《诗经》中“如鸟斯革,如翠斯飞”的诗句,就是形容中国建筑大屋顶飞檐、翘角的曲线动态美。许多建筑构件如柱、斗拱、瓦当等,都表现了线的弹性和力感,这种追求线的弹性与力感的表现,与书法中“书要直而有曲体,直而有曲致”的造型理法是一脉相通的。

飞檐建筑

中国的书法家们从宇宙万物之中抽取出“曲”与“直”这两种元素,并以一种独特的审美情趣、深邃的哲学理念将它们熔铸在线条之中,“曲”与“直”就成了中国书法美学中一个最重要的范畴。而这种美学甚至对中国建筑都产生了影响,这种影响在倾斜屋顶的演变中,庙宇殿堂的形状、比例、优雅、安详等总体感觉上,显得更为明显。比如倾斜的屋顶与书法的关系,就算是不懂中国书法的人也能看得出其曲线的美妙。

在中国书法中,最困难的是如何恰到好处地运用笔力,比如说,要让一条特别笔直的线条显得有力量感就很不容易。而且,用笔稍微有一点倾斜,就立刻会显示出一种紧张感。另外,中国建筑中通透的门窗线条、丰富线脚的栏杆、亭廊内木线条装饰等无不体现出了中国书法艺术的魅力。

苏州园林中直线、曲线的运用

02用汉字做建筑的平面布局,除了寄托人们美好的理想,还要讲究形式美

据说,从空中俯瞰山西省祁县的乔家大院,正好构成吉祥如意的双“喜”字。房屋的这种构建方式,仿佛寄托着一种理想主义色彩,人们希望借此可以在生活中充满幸福欢乐,透露出一种传统的文化思想。而且“喜”字的结构,可以体现出文字的紧密性、对称性,这恰好与中国建筑追求紧凑性、讲究左右对称、前后呼应的布局相吻合。另外,从文化方面上看,“喜”字也特别符合我们国人审美的心性和标准。又比如山西的曹家大院,其中有一个堂的平面布局就是一个“寿”字,同样体现了人们美好的理想,希望多福、多寿、多子。

乔家大院俯瞰图

那人们为什么要采用汉字来做建筑的平面布局呢?这主要源于中国汉字的外方内圆与结构严谨的特性,同时中国的汉字又具有表意性的特点。人们更可以通过它来表达自己的美好愿望。正如上面提到的两处建筑,无论是平面布局还是结构,都和中国的汉字一样是轴对称。而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在书法方面,人们更乐于追求这种视觉上的对称。

另外,汉字也因为其外轮廓以方为主,被称为“方块字”。古人为了“守方”,同时要在书法节奏上有变化,用笔就需要讲究中锋,讲究圆润。这样书法的形式美,体现了阳刚阴柔之美。而方与圆,是构成一切形体的基本形。将方形作直线系,圆形作曲线系,方与圆、直与曲的参与为中间系,以此为出发点,就可以构成千变万化的形,任何建筑、书法都可认为是这一系列的不同程度、不同方向的参与。

相对而言,方形利于视觉上的尺寸感,具有严整、规则、肯定的性格。而圆形则包容感强,有集中、向心的特点,以圆和圆弧形成的曲线又有连贯性及柔和感。所以方与圆常被用于建筑造型艺术中,并通过它来获得构图上高度的完整统一。比如,从半坡遗址看仰韶文化的住房,就有两种形式,方形和圆形,因为这两种简单的几何图形体本身就是一种秩序和统一。

半坡遗址中方形和圆形的住房

03书法以点线为基本构成元素组合,而建筑则以墙、梁、柱等基本构成元素组合,两者都在进行空间的构建

书法,以点线为基本构成元素,当点线组合成形成一个字,就形成了一块空间。而建筑,以墙、梁、柱等为基本构成元素,组合成一个空间体。由此可以看出,书法和建筑是在进行空间的构建。听一个学建筑的朋友说,他们有一个关于“解字重构”的教学内容,其主要目的就是通过拆解常见的汉字重新组合要素构筑新的形象,来练习一种设计方法。

这就要求学生能够运用从具体事物中提取出符号,再用符号来创造新形象的方法,用拆散汉字的笔画要素,并按照自己的意愿组合成结构类似汉字的新形象,同时分析书法墨线所留下的二维平面空间和三维运动。建筑的空间是依赖于墙体的分布来界定,书法的空间是靠笔画的间架结构、组合得以构成空间。书法的线条,以及由线条组合的形状,都具有美感,再联想到建筑的形式,就可以发现它们在这两点上是一致的。

书法艺术与建筑立体造型的相通性源于一条著名的书法原则,即“间架”。也就是说在一个字的笔画中,我们总是需要选择一个主要的横笔,或者竖笔,或者一个封口的方框,来为剩下的笔画提供一个支撑。而且,这主要的一笔必须得有力,比其他笔画明显要长一些。有了这个主要笔画,剩下的笔画就可以主要笔画周围由此延伸出去。应用到群体建筑的设计中,就是一个轴线原则

故宫设计的轴线原则

另外,相比于笔直的中轴线原则,对于弧形、波浪形或不规则的线条的应用,或许更为重要。这些在屋顶的构造可以看得很清楚,无论是庙宇、宫殿,还是宅第,从本质上来讲,都是由柱子的直线和屋顶的曲线组合而成的。而且。屋顶本身也是由屋脊的直线、往下或往上的斜线相结合而成的。从字的章法布局上来说,字需要有一个主要的笔画,横也好,竖也好,我们都要使这主要的笔画和它周围的笔画形成对比。建筑也是这样,它的屋脊有时还要用不同的物件装饰来表达主题,只有通过这些线条的对比,才不会使那些如直线般的柱子和墙壁显得枯燥和乏味。

不同线条的对比

04总结:书法艺术与建筑

林语堂先生在他的《中国人》里写道,书法艺术会给美学欣赏提供一套术语,而我们可以把这些术语所代表的观念,看作是中华民族美学观念的基础。对于中国人来说,书法是民族精神最基本的艺术表现形式,它同样体现在中国的建筑中,两者在线条、平面布局以及结构上都具有很多的相通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