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团逆袭的表兄弟:巴布尔建莫卧儿帝国与塞依德建叶尔羌汗国

印度莫卧儿王朝和新疆叶尔羌汗国,都是由突厥化蒙古人建立的政权,但除此之外似乎别无什么联系。然而,两个国家的建立者巴布尔和塞依德是表兄弟关系,两人在成就大业的过程中守望相助,互为扶持。

巴布尔夹缝求生存

1483年,巴布尔出生于中亚的费尔干那,是一方诸侯的儿子。在11岁那年,父亲早逝,巴布尔继承王位。此时,帖木儿帝国早已分崩离析,作为帖木儿大帝的后裔,巴布尔自此担起了复兴家族的重担。

巴布尔的祖先帖木儿大帝

1497年,巴布尔攻克都城撒马尔罕,但在短短四年后,年纪尚幼的他被乌兹别克人的首领昔班尼汗(也属于突厥化蒙古人,号称是成吉思汗长子术赤的后代)打败,帖木儿帝国自此退出历史舞台。

巴布尔自此退居喀布尔(在今阿富汗境内),将此地当作大本营,时刻准备着复国大业。但他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后来他在自传《巴布尔回忆录》中形容自己“象在棋盘上一样,在格子之间移来移去。”

波斯萨法维帝国曾给了他短暂的希望。萨法维帝国向巴布尔伸出了橄榄枝,在1510年的谋夫战役中,波斯人打败了乌兹别克人,昔班尼汗也于此阵亡。

昔班尼汗,乌兹别克国家的奠基人

巴布尔踌躇满志,但他与波斯的结盟导致河中地区人民的反感。作为帖木儿帝国的核心区域,河中地区信奉逊尼派,而波斯人信奉什叶派。在乌兹别克人的反攻下,巴布尔很快退回了喀布尔。

此时,同样多灾多难的表弟塞依德来投。他是东察合台汗国阿黑麻汗之子,在征战中形成了强大势力,被哥哥满速儿汗追杀。在无立锥之地的情况下,他求助于表兄巴布尔。

久经失败的巴布尔可以在新疆找找久违的成就感,他欣然应允,帮助塞依德打下一片江山。

塞依德像

塞依德夺取向阳地

中亚这片是非之地塞依德是不敢混了,于是他将目光盯向了南疆塔里木盆地。这片地方当时称作“向阳地”,是杜格拉特部异密的世袭领地。

向阳地的统治中心在喀什,当时主政者是阿巴拜克,又译“阿巴癿乞儿”。当是时,喀什政权正是强盛之时,但塞依德善于审时度势,他明白自己身上的优势。

第一,塞依德是正宗的察合台王室后代,具有天然的正统性。经过察合台系数百年的漫长历史,即使沦至蒙尘之境,王室也有强大的号召力。

第二,阿巴拜克不得人心。虽然喀什政权看似如日中天,却是建立在压迫百姓的基础之上。据《拉失德史》记载,阿巴拜克处死反对其统治的三千多人,数千人被处刖刑。他暴敛民财,并在喀什、于阗、叶尔羌等地的古城址进行大规模寻宝。凭借搜刮所得,他修建了坚固、高大的城堡,富丽堂皇的宫邸和花园。

喀什葛尔,昔日阿巴拜克的大本营。

在得到巴布尔的支持后,于1514年初,塞依德决定夺取向阳地。阿巴拜克也有自知之明,因此他积极应对,但是阿巴拜克的措施加速了他的灭亡。

阿巴拜克采取了收缩战线的措施,将大部分力量集中用于防守喀什城。结果,塞依德率军长驱直入,直捣喀什城下。喀什城防坚固,塞依德围而不攻,转而运用快速机动的蛙跳战术将周边城镇驻军消灭。

喀什葛尔成为岌岌可危的孤城,阿巴拜克在惊恐之中出逃叶尔羌(今莎车),并企图组织更大的反击。但阿巴拜克多年的暴政与当下局势使他众叛亲离,他一路南逃,又被于阗拒绝帮助,最终于南部高原山区被擒,旋即身首异处。

其实,阿巴拜克的策略并不算错,客观来讲,如若拉长战线,他的胜算恐也不大。这只能解释成失民心者失天下,阿巴拜克惹得民怨,注定失败。

塞依德凭借巴布尔的援助得到了向阳地,在喀什建立了自己的政权。出于对中亚混乱局势的恐惧,不久后他迁都叶尔羌城,这政权遂被称为叶尔羌汗国。

叶尔羌王陵,位于喀什地区莎车县。

称汗后,塞依德向哥哥满速儿提出和解,奉满速儿为察合台的共主。满速儿在吐鲁番的政权,被称为吐鲁番汗国。

兄弟俩最终的结局

在叶尔羌汗国建立后,巴布尔又要考虑自己的家业了。

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既然河中地区不欢迎他,何不另寻出路?于是,巴布尔将目光投向南边的印度。

当时印度局势混乱,德里苏丹国在洛迪王朝后期的统治下陷入混乱,正适合巴布尔来个混水摸鱼。

巴布尔

1519年,巴布尔发动第一次征服印度战争,翌年巴布尔以帖木尔继承人的名义,占领旁遮普。1524年,巴布尔通过开伯尔山口南下,在短暂的失败后,于1526年,巴布尔在帕尼帕特战役中重创了德里苏丹国,就此开启莫卧儿王朝入主印度的历史。

1530年,巴布尔死于疟疾。由于他的帝国建立在武力征服之上,缺乏合适的行政机制,在巴布尔死后帝国境内的各部族很快不听号令,帝国陷入混乱。

巴布尔的儿子胡马雍毕生忙碌于应对叛乱与收复失地,直至巴布尔之孙,胡马雍之子阿克巴即位,莫卧儿帝国才重又崛起。

胡马雍陵,位于印度新德里东南郊。

另一边的塞依德汗也忙于应付叶尔羌汗国的内部问题。在叶尔羌居统治地位的蒙古人不愿意转向定居生活,但传统的游牧方式随着人口增长越发困难。

在恢复东察合台汗国广大疆域的接连失败后,蒙古人终于放弃了重建游牧大帝国的幻梦,蒙古人融入维吾尔族的进程更进一步。

值得一提的是,巴布尔与塞依德的亲情最终难敌国家利益。在坚持游牧老路积极对外扩张,或是就地定居和农耕的畏兀儿人融合的选择中,塞依德最后一次选择了前者。

1529年,塞依德扩张至印度北部边境的拉达克,与表亲巴布尔正面冲突。虽然叶尔羌汗国未能维持统治而匆匆回撤,塞依德却永久失去了与巴布尔的良好关系。

莫卧儿帝国的极盛时疆域。

之后,塞依德转向进攻乌斯藏(即今西藏),于1533年死于征战途中。与莫卧儿王朝一样,叶尔羌汗国的定居化转型与稳定也最终由其子孙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