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华:《心计》与《良苦用心》

文/郭广华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心计》

“父王,您为何选皋陶做继承人,儿臣的心思难道您一点儿都不懂吗?难道您不爱儿臣吗?”

“儿啊,你和皋陶相比,才能和功绩如何?人心向背如何?”

好一会儿沉默。

“儿臣确不如皋陶。”

“你也不要泄气,你有你的优势!”

“孩儿也有优势?孩儿有何优势?”

“自己想!做事情要动脑!”

不久,年龄比禹还大的皋陶去世。

“父王,您为何又选伯益做继承人,儿臣的心思难道您一点儿都不懂吗?难道您不爱儿臣吗?”

“哈哈——儿啊,为父早就说过,做事情要动脑。现在四海升平,再无大事可做,伯益靠什么树威立信,倒是你的威信越来越大……”

若干年后,启的威信如日中天,众诸侯不去朝觐伯益而去拜见启。

这就是,“禹名传天下于皋、益,实令启自取之”。

自此,中国历史上的选贤任能的公天下制度变成了父死子继的家天下制度。

《良苦用心》

“你这狗奴才,竟敢欺瞒朕,朕非杀了你不可。来人,把这狗奴才拖出去斩了……”

“陛下息怒,毛画师一腔忠心,日月可鉴啊。”大臣周堪伏地乞求。

“南山可移,此人难赦,难道周爱卿想和这狗奴才一块儿受死吗?”

群臣无言。

半年后,昭君出塞。此后数十年,边患无忧。

一日,皇帝传周堪入内廷:“周大夫,朕清晰记得一年前你替毛画师说情,今天,朕想听听你的心声……”

“陛下,毛画师故意在王嫱画像上点上流泪痣,这事儿微臣知道,但微臣更知道,毛画师这样做,实是害怕皇上贪恋其美色而步纣王之后尘啊……”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朕错怪毛先生了……”皇上一下瘫坐在床榻上。

好一阵沉默。

“朕要厚赏毛先生家人,要追加毛先生为‘宫廷第一画师’……”

“陛下能励精图治,柔仁好儒,勤政爱民,便是对毛先生最好的赏赐啊……”

自此,汉元帝改弦更张,弃法家而重儒家,开始了他在位期间的一次重大改革。

【作者简介】郭广华,宁阳八中语文教师,喜欢写点东西。曾在《小说月刊》《金山》《新故事会》《剑南文学》《华文小小说》《幽默讽刺精短小说》《小小说家》《小小说大世界》《陶山》《茉莉 精短小说》《水月北湖》《喜剧世界》《当代闪小说》等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600余篇。

(图片来自网络)